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性戀的錯

2016/9/9 — 12:51

添馬公園上的一點粉紅活動(圖片來源:一點粉紅 facebook)

添馬公園上的一點粉紅活動(圖片來源:一點粉紅 facebook)

上星期和一個在PINK DOT做義工的Designer在酒吧談起同性戀的事。

我隨意比喻:「就好似一個西人只喜歡食中餐,其他西人無權利唔俾佢食中餐。」

說完,回家,想想,盡管看似有理,但我是錯的。

廣告

愛一個想愛的人,是人的本能。

其他人認同及支持他們能得到法律認可的長期關係的權利,是人的良知。

廣告

不可以只是「無權利唔俾佢食中餐,而是要保護他們食中餐被認同的權利。」

連結婚都不能,說什麼被認同。

要看大道理、科學數據、專家分析,為什麼同性戀婚姻比較合乎普世,請自行google,大量資訊。

我想說的只是良知。

政府不同意同性婚姻是因為這事會影響國家管制,影響社會發展。

但是我的良知告訴我婚姻平權是對的,何不像其他國家一樣做個公投,便知道香港人是怎樣理解同性婚姻。

家長不同意同性婚姻是因為這事會令到他們害怕子女不像他們想像中的「正常人」。

如果我是家長,我想我的子女做一個開心的不正常人比做一個不開心的正常人好。

宗教不同意同性戀是因為這事聖經說是錯的。

聖經同時說奴隸制度是合乎道德的,說不可自瀆及用dom,說不可在休息日工作,說成年後要難開父母自己居住。

人不可以因為自己的利益而去剝削別人應該得到的基本人權。

我想用一個故事作結:

Shane小時候就知道自己「不正常」,在性向認同上面臨很大的掙扎,曾經因為做自己非常困難,恐慌症發作,他會跪在地上祈求自己不是同志。Tom靚仔活躍,萬人迷,正能量充足。

故事,當然地,他們相愛。

正當他們的生活開始步入正軌,出櫃了,Shane的家人非常支持他,而Tom的父母卻認為這是罪,他父親甚至拿槍威脅他「你應該以自己的性向為恥」。

有天,Tom在天台幫他的朋友Alex影相時不慎墜樓、意外身亡。

Shane趕到醫院的時候,因為沒有法定伴侶的關係,護士無法告知他任何訊息,也無法讓Shane見到Tom的遺體。Tom的媽媽不想讓Shane參與喪禮,Shan是間接才得知喪禮的日期。

在喪禮的當天,Shane還是到了印第安納州,在機場時,Tom的家人來電表達他們並不歡迎Shane來參加喪禮,威脅若他出現在喪禮上將會受到襲擊,最後Shane並沒有參加這場喪禮。

看不到Tom的最後一面。

在整個喪禮的儀式中,Shane的名字不曾被提及,喪禮中的Tom基本上只停留在他認識Shane之前,因為他的家人試圖抹走他和Shane這六年的所有事實,然而在法律上Shane卻沒有任何實質的權利能夠做些什麼。

看著Shane拿著訂婚戒指對著鏡頭哭著說對Tom死去的感受,我看不到什麼不正常,我看到的只有愛。

這是紀錄片-「再見我的新郎」

想真正支持就自己google詳情:「Pink Dot一點粉紅2016」活動將於9月25日舉行,西九,將有戶外音樂會及大型嘉年。當一個「正常」event玩下,用行動告訴這些「不正常」的人,你們沒有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