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性戀美劇新歡《American Horror Story》

2015/3/26 — 16:25

同性戀確是有其獨特、秘密的品味,很多時不用多說就發覺到大家不約而同都鍾情於某文藝或娛樂創作。最近我和一個九華(九龍華仁) 師弟談起,原來他也十分喜歡由 Jessica Lange 孭飛的電視劇集《American Horror Story》,每一季的細節他都清楚記得,講到眉飛色舞。

約十多年前在網上搜索到一個華仁 gay 校友會的非正式組織,當時也有參與過他們的活動,記得其中一次聚會更有位在九華任教的 gay 老師出席。不過凡是舊生會眾會員唯一共通點只不過是大家都來自同一學校,不同年代的舊生未必容易熟絡,代溝更少不免(而且不止一個代溝,可能是多代代溝),漸漸就少了來往,不知這些年他們有沒有招收更後期的校友。今年忽然又重新聯絡上,在新春茶聚這位師弟就和我談論這部電視劇。

廣告

《American Horror Story》已播了四季,表面不外是以恐怖、血腥、靈異為賣點,但骨子裡卻充滿著同性戀趣味、符號和icons,像主角 Jessica Lange 每季演的角色儘管身份不同,但都是心理不平衡、帶點神經質、精神錯亂失常的女人,而到了第三、四季更加料,找來 Kathy Bates 和 Angela Bassett 助陣,三個老虔婆忽敵忽友鬥過你死我活,不就是開正 gay 果瓣!她們完全是 Tennessee Williams 筆下的女主角的加辣版,劇情也活像將田納西威廉斯的經典名劇妖魔化,渲染血淋淋場面,將心理殘酷化為肢體殘暴,把悲情變成煽情,即是說加入大量挑戰(或等於討好)觀眾感官的商業元素,但我懷疑像這樣的劇集會吸引到男性(直)觀眾追看嗎?抑或電視台已估計到目標觀眾是集中在女性和同性戀者而一早放棄了男性佔有率?同樣差不多全女班以時裝界為背景的日劇《First Class》也有可能搶到直男客嗎?而這些劇都是在黃金時段播放!

確要感謝近年在外國衛星、有線、收費電視多不勝數,除了傳統的「合家歡」節目,其他另類的小眾的特殊口味的 niche market 也變得有生存空間,找到收容所。不要說「同性戀趣味」如此抽象,單是這般程度的血腥暴力已不可能在免費電視台出街。

廣告

這套劇集聰明之處是四個劇季皆為獨立單元,每季題材截然不同,但劇中主要角色都是由同一批演員擔綱演出,感覺上又有點連貫性,好處是不用為了續季而逼住要去拖長故事,加插些無需要的情節和人物,它第一季是講一個中產家庭入住了一間以前曾多次發生恐怖命案的鬼屋,很典型的「鬼片」,第二季的背景移到一所精神病院,有變態醫生做駭人實驗,太殘忍我中途放棄不敢看下去,第三季反而最陽光也最具幽默 (Camp?),差不多是套黑色喜劇,講一間女巫學校培訓她們的接班人,這群年輕學員當中有一個將來會成為女巫族群下一代的「至尊」,到了最新的第四季叫 “Freak Show”,時間返回去五十年代,有一個近似馬戲班的表演團隊在美國南部一個小鎮紮營演出,他們沒有獅子老虎大笨象,負責表演的是一群天生畸形的怪胎,像了侏儒、巨人,也有雙頭美女、一對手生得像龍蝦鉗的男孩,他滿面生鬍子的母親 (Kathy Bates),還有一個擁有三個乳房的黑女人 (Angela Bassett)……Jessica Lange 今次演這戲團的班主,但見她塗脂盪粉,在台上不亦樂乎為那群沒興趣看她表演的大鄉里觀眾獻唱 David Bowie 名曲《Life on Mars》* 時,不已直達 drag queen 的神經樞紐!

這些畸形人絕對是弱勢社群,看他們在劇中被「正常」的社會歧視、排擠、欺凌,甚至虐殺,同是 (起碼在心理上) 處於弱勢社群的同性戀觀眾相信不期然都泛起多少同理心,殘暴的畫面除了令人心寒更是心酸,我那個華仁師弟特別憐愛劇中一個身形細小到像個人偶般的侏儒 Ma Petite(多可愛的名),而這個柔弱的印度小姑娘竟遭人殺害,製成標本賣給一所畸人博物館供遊客觀賞。

另一條支線是小鎮裡一對家族顯赫的母子,兒子是殺人狂魔,這對母子關係絕對是 Tennessee Williams〈突然去夏〉(Suddenly Last Summer) 的變奏了,當然〈突然去夏〉是詩,而這劇集的母子頂多也只是 Kitsch 吧了。


*在這部視聽考據得如此認真的劇集竟出現了這般明顯屬於七十年代的經典名曲,相信它的製作人是經過一番考慮,非要此曲不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