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向政府提交報告」

2016/1/5 — 16:37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就政府有關的新聞公佈, 關於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所提出的建議, 我們有如下的看法:

就小組的第一項建議:「(一)為顧問研究識別為與性小眾有較多直接互動的專業群體,即教師、醫生、醫院和診所的輔助專業人員及前線工作人員、社工及人力資源專業人員,提供培訓資源。培訓重點是提高他們對性小眾的敏感度。有關培訓亦應向政府僱員推廣,讓他們參與;」

廣告

我們有如下看法:

提供培訓是可以, 但是我們要小心, 所提供的培訓的內容, 是由誰制定, 會不會有一些富爭議性的內容, 被有心人放進去, 推動了同性戀價值 (按: “同性戀價值”, 是指”同性戀與異性戀一樣咁好”的價值觀), 甚至推動了一些侵害他人人權, 或是破壞家庭價值的看法! 我們建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在制定有關的培訓內容時, 不單只要聽取/採納支持同運人士的意見/材料, 也應聽取/採納一些支持家庭價值者的意見/材料。若有任何有爭議性的內容, 我們建議不要把其納入在其培訓的內容之中。

廣告

所以, 我們建議, 在推動有關的培訓時, 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持平的組織監管其中的內容, 以免保壞社會的人權狀況或是家庭價值。

2. 就小組的第二項建議:「(二)由政府制訂不歧視性小眾約章,讓僱主,學校,貨品、設施及服務提供者,以及業主/負責處置和管理房產的代理自願採納,目的是提高各個範疇的有關人員對不同性傾向和跨性別人士的敏感度和友善程度;」

我們有如下看法:

我們反對政府制定這些約章, 這些約章, 雖未至於有法律的硬性規定,但其性質與方向,根本是朝向立法的方向,而無可否認, 這根本是仍有很大的爭議性的!另一方面, 我們應知道, 因這建議的約章是「政府制訂」,其實應是已經是代表了社會上的共識,我們才認為是適合進行的。若立法的內容仍有如此巨大的爭議, 難道我們期望所要立的約章, 可輕易有全民的共識? 若沒有共識, 我們認為, 政府就仍有爭議性的約章,並不宜插手制訂的!就效果來說, 我們也要知道,這約章若成立,也會對有關的持份者構成很大的壓力,若約章其中有部份是不符合人權之處,或保壞家庭價值之處, 例如強逼學校或僱主認同同性戀價值,或是侵害業主或僱主的良心自由及組織宗旨等,這無疑於把香港社會的人權的狀況惡化,實不可取!

所以, 對於這建議, 我們認為要完全不用採納!

3. 就小組的第三項建議: 「(三)加強宣傳活動,宣揚不歧視性小眾,包括電視和電台宣傳短片/聲帶及節目,以及表揚承諾採納約章的公私營機構;」

我們有如下看法:

首先, 關於「表揚承諾採納約章的公私營機構」, 由於我們上面也建議不用推行約章, 所以, 這個表揚也是不需要的。

至於宣傳方面, 我們認為, 宣傳正確的訊息是可以的。但是, 如對上面培訓的建議一樣, 我們也必須要注意其內容。我們要小心, 所提供的宣傳所表達的訊息,是由誰制定, 會不會有一些富爭議性的內容, 被有心人士放進去, 推動了同性戀價值, 甚至推動了一些反人權或是破壞家庭價值的看法?

我們建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 在制定有關的宣傳內容時, 不單只要聽取/倚靠支持同運人士的意見, 也應聽取/採納一些支持家庭價值者的看法。若有任何有爭議性的內容, 我們建議不要把其納入在其宣傳的內容之中。

所以, 我們建議, 在推動有關的宣傳時, 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持平的組織監管其中的內容, 以免破壞社會的人權狀況或是家庭價值。

4. 就小組的第四項建議: 「(四)由政府諮詢有關服務提供者及性小眾,進行探討,確定現有性小眾支援服務有何不足之處,以提升服務成效及識別性小眾對專設服務的需要;」

我們有如下看法:

原則上, 這個建議, 未必有很大問題, 但我們在決定何為「不足之處」之時, 並設計要增加/改善的服務時, 必須要小心, 有沒有在有意無意之間, 把一些有爭議性的元素, 包括同性戀價值的元素, 或是破壞家庭價值之元素, 加了進去? 當然, 我們認為加入這些元素, 是不適當的!

所以, 我們建議, 在探討有關之服務時, 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持平的組織監管其中的細節, 包括可能直接或間接傳遞的訊息或意識, 以免破壞社會的人權狀況或是家庭價值。

5. 就小組的第五建議:「(五)為提供資料予日後就消除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立法建議及行政措施進行諮詢,進一步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推行立法和非立法措施的經驗。」我們有如下看法:

我們認為, 為諮詢立法,作進一步研究, 其實是進一步浪費納稅人的金錢, 及有關人士的時間, 若說「進一步研究其他司法管轄區推行立法和非立法措施的經驗」, 我們是反對的。 首先, 我們認為, 在外國在這些事的處理上, 不見得一定十分好, 而在外國因同運有關的法例, 已經造成很多不公義!

而在香港, 不同立場的人士, 對外國的經驗的看法, 也往往南轅北轍, 而且, 我們及社會上關注這議題的人士, 已經對這些外國的資料有相當的掌握, 也在不同的場合討論及辯論多時, 其實不知還有什麼好研究!

至於, 所謂「為提供資料予日後就消除性傾向及性別認同歧視的立法建議…進行諮詢」 ,我們認為更是要不得!既然小組已承認立法是未有共識, 為什麼仍要預設了一定要立法或作立法的諮詢? 這根本不是你們這小組的共識, 也一定不可能是市民大眾的共識!

至於「行政措施」, 如果當中不涉及認同同性戀價值或是改變家庭定義或價值的元素, 我們認為一般是可以接受的, 例如, 若說要非強制性地建議醫院可以考慮容許非親屬的「朋友」探病或容許病人可以預先安排有「朋友」可為其簽紙做手術等等, 我相信問題不會很大。不過,有一點要注意, 我們並不同意把任何「朋友」定義為家庭成員, 因這可能會對家庭的定義及家庭價值有所衝撃。當然, 這些行政措施的設計, 也一定要小心處理, 以免對人權與家庭價值有所侵害!

所以, 對於「再研究外國經驗」的建議, 我們認為不用採納! 而對於一些有關的行政措施方面, 我們建議必須要有一個持平的組織監管其中的細節, 要注意有任何措施, 可能直接或間接傳遞的訊息或意識, 可能會破壞社會的人權狀況或是家庭價值。

以上是我們的看法, 給有關當局及各界參考。如有任何查詢, 可與本組聯絡 ([email protected] ), 謝謝!

 

2016年1月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