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黃偉明:「同性民事結合」違反《基本法》?

2018/6/22 — 16:07

【文:不妙花生】

先旨聲明,本花生並不同意以「民事結合」作為解決同性婚姻爭議之法。所謂「婚姻平權」,本來就不只是追求相約之實質福利。但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此法既見諸歐美諸國,反響和法律爭議亦較少,對同性伴侶實有一定吸引力。所以今日撰寫此文,嘗試簡單回應黃生(黃偉明)文章

黃生的一大偉論是跟大家講福利。簡而言之,社會提供相應福利,是為了鼓勵某種對社會整體有益的婚姻形式,例如「為在婚姻中出生的下一代提供一個最有利他們成長的環境」。這個論點相當有趣,首先我們必須明白,(1) 今時今日除黃生所屬組織「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外,還有多少人認為「結婚」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繁衍及養育下一代?而且要扯上下一代,本來香港社會就另一層福利制度如子女免稅額。

廣告

(2) 承上,撇開無後之問題,究竟「異性結合」和「同性結合」在社會整體利益上又有何等差別?若我們採用舊派理論,「結合」既能使伴侶二人和雙方家庭關係更加和諧,亦起穩定社會之作用。似乎從社會出發,我們更應同樣用福利鼓勵「同性結合」。

(3) 這套福利論放在現今之理論框架與現實,本來就值得質疑。給予特定社群福利可影響資源分配,以居住權為例,單身人士和已婚人士對住屋需要同樣殷切。為何後者上樓較易,而前者在輪候計分制度上要受差別待遇,上樓特別艱難?社會要推動某種形式,不代表要漠視形式外他人之訴求。而且社會福利(social welfare)的設置,歸根究底本來就不只是在於鼓勵某種取態,而是回應不同個體與群體的「實際需求」。今日有間接競爭的公屋輪候制度尚且應如此看待,無甚競爭的「民事結合」與「(異性)婚姻」,為何不能從實際需求出發,給予相約之福利待遇?

廣告

當然,黃生也說了,「同性伴侶關係與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在社會的價值上,有一個很大的分別」。但他所關注的「價值」,並不是先前所指對社會整體有益的價值,而是同性伴侶關係「違反部份人價值觀,極具爭議」,「侵害他們良心自由」,所以在「社會價值」上有差別。也就是說,他的論點由功能論的婚姻潛在社會效能(如有),轉移到意向論上的「某部份人不喜歡/不同意」。

如此轉向是令人費解,社會效能與部份人士所嘗試代表的「社會」取態,並不能相提並論。而講民事結合,若我們要聽取民意,正如文首所指提倡民事結合的部份原因部份是為減輕爭議,而某部份人之取態,亦根本不代表社會整體意願。又,若從原則上說,天賦人權本來就不容大眾取態左右,民主社會中亦應多數應尊重少數,保障小眾之人權。這點不多說,可參見呂秋遠律師之文章〈台灣反同公投案:既然是人權,就不應該拿來公投〉或本花生探討相近議題之劣文〈從性別承認法公眾資詢說起〉

至於良心自由,並不能成為否定他人「平權」的理據。本花生已一再提及,良心自由的行使,不能損害他人之基本權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18 條這樣寫:

人人表示其宗教或信仰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限制,此項限制以保障公共安全、秩序、衞生或風化或他人之基本權利自由所必要者為限。

即使今日國際間對「婚姻」是否基本人權有所爭議,文明世界歐美諸國亦基於不同性傾向之個體及其組成關係之權益,立法以「婚姻」或「民事結合」等形式承認同性伴侶關係,並賦予相等於異性婚姻之社會福利。世界潮流如此,香港又應何去何從?而當黃生搬國際法出來時,亦忽略了聯合國及相關組織之呼籲(A/HRC/29/23)

8. 對關係的承認和獲得國家和其它福利的相關權利 [註 1]

67. 雖然國際法不要求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但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呼籲各國對同性夫婦的法律承認作出規定。截至 2015 年 4 月,共有 34 個國家向同性夫婦提供婚姻或民事結合,民事結合提供許多與婚姻相同的利益和權益。凡是國家向未結婚異性伴侶提供養恤金和繼承權益時,應向未結婚同性伴侶提供相同的福利。 

68. 缺乏對同性關係的正式承認和缺乏對歧視的法律禁止會導致同性伴侶遭到私人行為方、包括衛生保健提供者和保險公司不公平對待。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兒童基金會)、兒童權利委員會和美洲人權法院對針對同性夫婦子女的歧視和缺乏法律保護表示關切。  

黃生同時亦無視過往之案例,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指出在 Young Vs Australia(HRC, 2003)一案上,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在退休軍人福利上之差別待遇,違反《公約》第 26 條:

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在此方面,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人人享受平等而有效之保護,以防因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其他主張、民族本源或社會階級、財產、出生或其他身分而生之歧視。

最後也回應一下正題。除了無限延伸,侵害他人權益的所謂「良心自由」外,黃生通篇文章根本交代不出「民事結合」是如何違反《基本法》。亦正如網友指出,即使議題如墮胎等與現行法律不相容,亦不代表其喪失合理性,法可以修,可以改,可以擴充,可以補注,還可以一如往常粗暴「釋法」。而「民事結合」相對於「同性婚姻」,有更容易繞過法律和民情上對「婚姻」定義之爭議,並同時保障小眾權益之利。話雖如此,會否通過,最終還是取決於政府態度。現時政局缺乏適當誘因,只能祝支持議案的朋友好運。

(註:特此聲明撰文時所述為陳志全原議案:「本會促請政府研究制訂讓同志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令同性伴侶得享異性伴侶平等的權利。」,而非梁美芬大幅修訂之版本。編按:詳見 G 點電視相關報道)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

[註 1] 英文原文如下:

8. Recognition of relationships and related access to State and other benefits

67. While States are not required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to recognize same-sex marriage, the Committee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has called upon States to provide for legal recognition of same-sex couples. As at April 2015, 34 States offered same-sex couples either marriage or civil unions, which bestow many of the same benefits and entitlements as marriage. Wherever States provide benefits such as pension and inheritance entitlements for unmarried heterosexual couples, the same benefits should be available to unmarried homosexual couples.

68. Lack of official recognition of same-sex relationships and absence of legal prohibition on discrimination can result in same-sex partners being treated unfairly by private actors, including health-care providers and insurance companies. The United Nations Children’s Fund (UNICEF), the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 and the 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 have expressed concern at discrimination against, and the lack of legal protection of, children of same-sex couple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