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陳章明手上 鄭琴淵比誰都更平等!

2016/4/16 — 20:45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the others」誰比誰更平等?在陳章明手上,鄭琴淵比誰都更平等!

今天「大愛同盟」請我再次告訴大家我和 Policy 21 為「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做的研究報告中所顯示出的種種歧視問題。這個報告我有帶來,但只是一份沒有訂裝的報告,是一份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網上靜雞雞的上載了就代表算數的報告,214位性小眾的經歷就這樣「被消失」了。陳章明教授肯定看得出這份報告,在政府眼中根本沒有地位,他又怎會看這份報呢?而且這幾天他實在被自己的醜聞弄到焦頭爛額,怎會關注他本來就選擇忽略的問題呢?

對於一些對學術沒有尊重的人,這些學術研究根本就沒有位置,我在這裏介紹這份報告,又有什麼意義呢?

廣告

你看陳章明教授怎樣處理自己的學生鄭琴淵的碩士/博士論文,當中牽涉的種種學術操守就知道他對學術的態度,他的 academic integrity 真的出現了嚴重的問題。陳章明作為鄭琴淵的論文指導老師,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當中的欺騙,可惜他需要用一個大話去掩蓋另一個大話,如今已無言以對,只剩一張空櫈。

Plagiarism & self plagiarism/抄襲和自我抄襲:如果按照傳媒報道,鄭琴淵的論文是「一鷄兩味」,照日子計算應該是嶺南篇論文沒有 reference 到國歷大學論文的,如果國歷大學的博士論文行先, 那麼她在嶺南大學的碩士論文就有 plagiarism之嫌,即使是自己抄自己,在學術界也是嚴重的罪行,更不要說這樣的博士論文有什麼 originality 或創新。(嶺南大學又為何不會追究呢)?

廣告

Double registration/雙重學籍:鄭琴淵同時讀兩個學位,這種「一雞兩味」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到底她是Full time 還是 part time ? 如果真是 full time, 除犯同時讀兩個學位的問題,可能還涉及studentship/奬學金的問題。

Making false statements/用假學歷報讀中大:鄭琴淵正攻讀中大神學,她申請入學的文件肯定有問題,中大是否要交代如何處理學生虛報學歷的欺騙行為?如果她去年九月才開始在中大讀書,她申請入學之時都未爆國力事件,她肯定用了有關的學歷在報名上,而這些學歷全都是有問題的。(為什麼中大又不會追究呢)?

Perjury/欺騙法庭: 鄭當年被人告發選舉時候虛假陳述有博士學位,她對法庭提出的理由是2012年她已完成博士學位課程,只是等學校通知頒發學位。當年的法官相信她,她才豁免了刑責。 但事實她根本攞不到嶺南博士學位,於是唯有透過國力書院去到拿到一個博士學位。鄭在街上的Poster都自稱為博士, 她和她的老師都知道這個學位是買回來的,他們是怎樣向自己和選民解釋的呢?

為什麼陳章明可以這樣幫一個學生和區議員?他對其他人又如何?他怎樣看平等?看來陳教授本人對於平等是完全沒有概念的,你看他可以幫助自己的學生區議員欺騙數間大學,為的是瞞天過海,就知道「平等」之於他是什麼。可以見得他是一個「重情」的人,但也會因而偏私旺法。

陳章明知道學生欺騙法庭,欺騙選民,欺騙大學,容讓學生雙重報讀,自我抄襲,而他依然會保護她,繼續所有的大話,跟國力合作,他的偏私叫他怎樣站出來指出這個社會或一些機構的制度政策和架構的問題呢?

陳教授對於團體之間的界限和關係也毫無敏感度。他連出糧給自己的兩個機構,嶺南和國力,他都不知道是什麼,他還以為國力與嶺南是同一機構,是同一管治團隊。(也可能是真的,不過嶺南不會承認。)無論如何,你叫他怎樣處理社會上種種阻礙平等的利益勾結呢?

陳教授收受利益的時候,也沒有清楚的明白背後的意義而把錢入袋,你又叫他怎會明白社會不平等背後就是因為有人為了利益而放棄尊重自己和尊重別人?

還有,陳章明說性小眾反歧視法是「最不可取」,是立法不能解決的問題。但他似乎很贊成建議立法管制仔女一定要贍養父母,為什麼呢?他認為立法的利弊是什麼呢?什麼時候是可取?什麼時候是「最」不可取呢?作為平機會主席,他能理解立法與教育之間的關係嗎?

如果陳章明事件到最後可以不了了之,再講什麼研究報告也是徒然,所以我選擇了用學術的角度入手討論這件事。如果陳章明都可以做平機會主席, 小眾以後就更發不出聲音了!我在這種失望和憤怒中,決定說出我對陳章明的看法。大家覺得他前言不對後語,只覺得他的PR有問題,其實,這些只他多重欺騙的最表面的一層!

作為一個學者,我這樣公開評論另一位學者,實在難過,不過,今次事件的確嚴重,不得不請陳教授下台,救救香港的性小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