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性別文化節延伸閱讀 1】三個外國基督徒的情慾故事

2015/10/16 — 19:39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Ryan McGuire )

資料圖片 (圖片來源:Ryan McGuire )

【文:熊玉婷 (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執委)】

(基督教性別文化節按:由於舉辦第二屆基督教性別文化節,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被一些基督徒家長批評。本系列旨在完整地回應一些疑慮。是次爭議其中一個對SCM的批評是,基督教必然是反對情慾,因此SCM不符合基督教教義。且看SCM執委熊玉婷在哥倫比亞交流時收集回來的三個外國基督徒的情慾故事。本文原載於2014年9月16日普世頻道。)

在旅途中,會遇到來自不同國家的人,會聽到與香港不同的文化、故事。與大家分享三個不同國家的基督徒的故事。

廣告

加拿大

A是一位來自加拿大的傳道人,同時是一名女同性戀者。她說自己小時候已感到對男生沒有興趣,但以為只因太專注學業,長大後便會喜歡男生。而且她一直覺得,女同性戀者應該短髮、有紋身、穿耳環,很型很酷的,總之不是她那個乖乖女的造型。十二歲時,她開始參加女童軍,慢慢發現自己喜歡的是女孩子。她後來才知道,原來當時三個女童軍領袖都是女同性戀者,大部份成員都知道,只因她是基督徒,領袖們才刻意不讓她知道。

廣告

發現自己喜歡女孩子,並不可怕。因為學校、教會自小已教導她,世上有異性戀者,也有同性戀者,並無不妥,所以她可以坦然讓朋友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她用了三、四年時間確定自己的性取向,讓她感恩的是,當時在教會牧養她的傳道人也是一名女同性戀者,能夠明白她的苦惱與掙扎。

唯一擔憂的是不知如何向家人坦白。她十多歲便與家人分開住,關係疏離,所以家人一直沒有發現她是同性戀者。直至廿多歲時,她才寄了一封電郵給父母,向他們出櫃。父母共用一個電郵地址,當母親收到她的「出櫃信」時,立刻把它刪除,並向A表示憤怒:「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你將來一定會改變的!所以不可以讓你的爸爸看到這封電郵,不可讓他知道。」此後,母親甚至一度與她斷絕來往。她說母親從來不是反同的,只是可以接受別人的孩子是同性戀者,接受不了自己的孩子。

A與現在的伴侶,在一次國際基督教會議邂逅,對方也是傳道人。兩人之後相戀,現在同居。A說她們已準備好結婚,只等待父母的接受。即使關係再疏離,她還是希望父母出席她的婚禮。

筆者告訴她,香港普遍基督徒的形象很差,因為他們平常都躲在教會裡,不問世事。每次看到他們關心社會,都是大大聲反同。A說,加拿大的主流教會都很進步,並不反同,同時強調不同人的基本人權和個人選擇。只是近年,加拿大愈來愈少人返教會,不認識教會的工作,加上美國基督教右派勢力傳入、新聞時常報導美國基督徒反同的消息,基督徒在加拿大的形象也開始愈來愈差。

筆者也好奇,A的教會願意教導信徒接受同性戀,那開放性關係呢?她說,教會近年亦出現擁有開放性關係的弟兄姊妹,例如三個姊妹組成一個家庭,一起領養小朋友,所以教會也開始有相關教導。跟之前提及的立場一樣,教會認為這可以是每個人的個人選擇,無需批評、審判,只是會提倡愛、誠實。即是你可以有開放性關係,但最好與伴侶溝通、是伴侶同意的,避免因欺騙而造成傷害。真的很前進!而且這些教導才是從信徒的實際處境出發,而非高高在上的大道理。

瑞典

B,同樣既是基督徒,也算是名男同性戀者。在他眼中,沒有絕對的異性戀者或同性戀者。若0是異性戀,10是同性戀,則大部份人都在裡面徘徊,他自己就在5-10中。十幾歲時,他曾結交過很漂亮的女朋友,但就在女朋友的畢業晚會上,他發現自己被很多男人盯著。原來瑞典人的求愛方式是,盯著你一整晚,好像很討厭你,三四個小時後,才過來跟你表示很喜歡你。

被男人盯了幾次後,他慢慢發現自己也可以喜歡男人,後來就遇上現在的伴侶。瑞典教會五年前通過同志可以在教會註冊結婚(不是在政府註冊後,再在教會領祝福),他與伴侶也於數年前在教會結婚了。

同樣的問題,學校、教會怎樣教同性戀的?他的學校、教會從不恐同。B記得小時候在學校參加過一個活動,是把所有對異性戀者、同性戀者的「偏見」、「定型」寫出來,然後逐一討論、破除。他更分享,在瑞典,很多同志會選擇首先在教會出櫃。因為比起家人、朋友,教會是最安全的地方,是會義無反顧接納他們的地方。他的教會更有份主辦每年的同志遊行。不過一次在教會播放有關基督教與同志的短片後,他要立刻召開危機處理會議。因為有弟兄姊妹看到其他地方的基督徒如此恐同後,被嚇到哭,更揚言不想繼續做基督徒,因為不想自己變得恐同。

芬蘭

C,也是基督徒。她與我分享芬蘭人的求愛方法。她說,芬蘭人都很害羞,不敢開口向意中人求愛。所以他們都是先性後愛,即是先在酒吧喝酒,喝醉後找個男人上床,睡醒後才:「噢!不如我們試試拍拖?」嘩!一點也不害羞呢!

筆者跟她分享,香港的教會還在教不要有婚前性行為呢?C說這種教導一點也不現實,芬蘭的教會就從來不會這樣教。她自己和她的朋友都是用這個方法開始一段感情,她19歲結婚,現在已離婚,教會從不會不接納她。她還正在讀神學,裝備自己成為一個傳道人,也在努力組織基督徒,爭取芬蘭同性婚姻合法化。

希望這三個故事不要只換來一句:「外國的教會都墜落了」,而是能引發一點思考。

 

延伸閱讀:聖經在社會處境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