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教性別文化節延伸閱讀 3】是妓女又怎樣:喇合在聖經中

2015/10/22 — 13:48

喇合與約書亞,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喇合與約書亞,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作者︰鄭依依、插圖︰琴琴】

(基督教性別文化節按:由於舉辦第二屆基督教性別文化節,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被一些基督徒家長批評。本系列旨在完整地回應一些疑慮。是次爭議其中一個對SCM的批評是,「合理化性工作」,而違反了基督教對性工作者的看法。

本文原載於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通訊《釋》第三十七期,鄭依依指出聖經中對妓女的正面描述,而非譴責。另外有中大學生琴琴重新為文章作插圖。)

以下內容出自聖經舊約約書亞記第二章。

也許,你可以像看一齣九十年代港產片般,看以下這個記載於聖經約書亞記中的女子「喇合」的故事。

廣告

她開始時便是一個妓女──或者花枝招展,或者英姿煥發,站出來總不至於是溫順的羔羊。她住在外邦人的耶利哥城牆邊上,來來往往的商旅顧客絡繹不絕,帶給她靈通的國外的消息。

廣告

這天,連正義的神的使者,也來到她的家:繼承摩西帶領以色列民族前往應許之地的約書亞,派出兩名探子窺探他們要攻打的耶利哥。

「於是二人去了、來到一個妓女名叫喇合的家裡、就在那裡躺臥。」(書 2:1)──妓女家中「躺臥」二字委婉而旖旎,叫人浮想翻飛。探子為何要來妓女之家收集情報?是她艷名四播?繁多的交往讓她掌握一般百姓也沒有的全面信息?

耶利哥王也知曉外族來了刺探,同樣趕往喇哈處質詢有無外人進出,質令交出人來。

喇哈站在故事設定為正義的這方,將探子隱藏:「那人果然到我這裡來.他們是那裡來的我卻不知道。天黑、要關城門的時候、他們出去了.往哪裡去我卻不知道.你們快快地去追趕、就必追上。」(書 2:4-5)事實是她早把探子藏匿房頂的麻秸中,神色鎮定地果敢行事,不怕事敗將蒙受叛國之罪名,承擔起拯救兩名使者以至以色列民族的「天命」,欺騙愚弄了耶利哥王派出的人。

耶利哥王的部屬走後,解救了探子的喇合與探子傾談條件。她展露長袖善舞的巧言遊說,先以崇敬之姿誇耀耶和華:「我知道耶和華已經把這地賜給你們、並且因你們的緣故我們都驚慌了.這地的一切居民、在你們面前心都消化了。因為我們聽見你們出埃及的時候、耶和華怎樣在你們前面使紅海的水乾了.並且你們怎樣待約但河東的兩個亞摩利王西宏和噩、將他們盡行毀滅。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因你們的緣故、並無一人有膽氣.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書 2:9-11)喇合挺身代表外邦民族傾訴對神的敬畏,也許是由於以色列民逃離強大的埃及法老剝削壓榨之手、早已是震攝中東的一場重大革命,令同樣身處逼迫的百姓心嚮往之;又或因為耶和華使這場以色列民的解放得以實現,所展現的偉大神力的確教人聞風喪膽。

而喇合這時向神的使者開列條件:「現在我既是恩待你們、求你們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也要恩待我父家、並給我一個實在的證據、要救活我的父母、弟兄、姐妹、和一切屬他們的、拯救我們性命不死。」(書2:12-13)她將以色列的神捧為至高,卻也並不以身為外邦女子為卑下,勇敢提出要求:她明白神勇的以色列軍將臨城下,耶利哥難免一滅,便與使者「講數」談判,清脆、決斷地求耶和華也救家人免於被滅的危難。

而我們知道,這妓女喇合在以色列軍滅耶利哥城時得救了:她將探子從窗戶縋下,對其行蹤保持緘默,讓他們逃過耶利哥王的追捕,在窗上結上紅繩以茲印記,使得全家逃過焚城之災而蒙救。(書 2:15-24;6:22-26)

這就是記載於舊約聖經中神話般的故事──考證其「真實性」並非故事的要點,故事何以如此記載、所顯示的是哪種精神與情懷,才是宗教所要引領的指向。

設想這故事被拍成電影──想必喇合的形象有一切或世故慧黠、或率性仗義的名妓作風:古裝的可能是隋末唐初慧眼識英雄的紅拂女,近代的或似清末民初支持蔡鍔革命的小鳳仙。也許是敏銳的先見,她們在一個朝代或王國將亡,促成或參與了新的紀元之出現,就如耶利哥城將滅時喇合主動而積極地配合上帝的旨意。

但它也不像任何一齣港產片:既不是《喜劇之王》中誤交負心男友的張栢芝,聖經中並不汲汲於追究喇合成為妓女的原因──沒有被情人或家人欺騙「賣入火坑」的著墨,也不帶出身貧寒的淒慘;它沒有仔細刻劃作為妓女的工作或生活,如《金鷄》中的吳君如,一個與香港共同走過經濟大起大落的風塵女子,在金碧輝煌中紙醉金迷、在低迷的巿道中經歷銀行存款少至無法提取的窘態;同樣,也沒書寫耶和華要喇合「改變」或「救她出火坑」,像《大三元》中被神父張國榮營救「重返正途」的妓女袁詠儀。關於喇合的身分,她出現之初是妓女(書 2:1);她從耶和華獲救時亦是妓女:「約書亞卻把妓女喇合、與他父家、並所有的、都救活了。」(書 6:25)

關於喇合妓女的身分,就僅作為她工作的身分,不追究她「入行」的原因、不深究她工作的悲喜、不探究她會否「轉行」。喇合的性工作,就僅是工作,正如你與我正在從事的任何一種工作──可能只是一種謀生的手段,也可以是盡情投入全情追求的事業。故事中,並沒有來自上帝的明確旨意,要摒棄作為妓女的喇合。她的呈現,就是個至性至情、有勇有謀的可愛女子。

甚至,聖經中,喇合的身分在神學上不止於她的職業身分;約書亞記之外,其他章節以讚揚的語氣書寫喇合:馬太福音 1:5-6:「耶穌的家譜:撒門由喇合生波阿斯,波阿斯從路得氏生俄備得,俄備得生耶西,耶西生大衞王。」大衞王是耶穌的先祖,喇合不也就是耶穌祖先?上帝並未因喇合是妓女,而忌諱她辱及耶穌的血脈──妓女喇合仍然是救世主的先祖;由此,新約中耶穌與妓女同行共餐還有何不可了?

而希伯來書 11:31「妓女喇合因著信、曾和和平平的接待探子、就不與那些不順從的人一同滅亡。」與雅各書 2:25「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樣因行為稱義麼。」兩段,則更是明白地指出妓女不因賣淫而被上帝遺棄,反因為喇合對上主堅定的信心、投向祂帶領以色列民離開剝削壓逼之地的隊伍而成義,成為永載於聖經之中的信仰典範。

這就是數千年前關於妓女喇合的刻劃──一個機智、果敢、有承擔的女子,完成了天主的計劃,有的是正面的肯定,而非種種的非難──今天,貼在妓女與性工作者身上的標籤諸如「淫亂」、「污穢」、「罪人」等等的所謂「道德判斷」,會否只是封建社會傳統的習見,根本不會阻礙賣淫者在信仰路上對公義的勇敢追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