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之科學考證

2015/10/22 — 15:23

科學家研究雙胞胎中不同性取向的兄弟,嘗試從科學角度了解相同基因卻不同性向的原因。

科學家研究雙胞胎中不同性取向的兄弟,嘗試從科學角度了解相同基因卻不同性向的原因。

【文:張嫣;圖:香港電台】

究竟「同性戀是否先天注定」的事? 好像從沒帶來討論的聲音,社會裡就草草略過去。

認同性別多元者毫不介意性取向是否天生,反正是人權和自由意志的選擇;異性戀霸權倡議者亦從不理會這個科學角度,因為同性戀就是心理變態、應該要去驅魔!

廣告

是真的,筆者一女同性戀友人的母親是個知識份子,因為接受不來孩子的選擇,有天強行帶孩子去驅魔。

尤其在華人社會,嘴裡碎碎唸《詩經》《論語》,但凡有人提出「離經叛道」的概念,縱有何科學根據,此時此刻,科學也不過是奇技淫巧。

廣告

根據內地一份研究報告估計,中國大概有一千四百萬「同妻」,約等於香港總人口的兩倍。所謂「同妻」就是男同志的妻子,大部份同妻最初都被蒙在鼓裡,不知道每晚同床共枕的另一半,原來是個對自己毫無興趣的男同性戀者。

如果單純根據達爾文提出的進化理論,同性戀者應該早於億萬年之前就被淘汰,何以時至今日,仍有千千萬萬的同性戀者爭取平權呢?

由社會意識形態、文化論述、一切宗教理論與爭拗,各人執持己見雄辯滔滔,也許我們是時候,聆聽人類的身體以本能自行「現身說法」。

公開承認同性戀身份的電影製作人布萊斯 沙吉(Bryce Sage),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他走訪各國,訪問一班頂尖科學家,希望從進化角度解答這個謎團。

公開承認同性戀身份的電影製作人布萊斯 沙吉(Bryce Sage),一直在思考這些問題。他走訪各國,訪問一班頂尖科學家,希望從進化角度解答這個謎團。

電影製作人 Bryce Sage 作為同性戀者,希望可以以生物學角度解釋自己的性取向,他跑到芝加哥西北大學,找一群在「性取向實驗室」工作的科學家作研究。科學家利用「陰莖測謊機」量度 Bryce觀看不同性行為的畫面引致的性興奮,又以磁力共振掃描觀察大腦的反應。測試主要針對「大腦邊緣系統」,亦即控制本能性反應的區域,負責控制情緒和潛意識活動,譬如:肚子餓、性衝動等等。從進化角度來說,「大腦邊緣系統」為人類大腦最原始、最古老的部份,相較腦部用作思考和控制直覺的區域還要早出現得多。

生理反應難以說謊,測試結果顯示,Bryce的同性戀傾向是一種原始的本能。

薩摩亞文化裡,有一班叫「Fa'afafine」的男人,為當地第三性別,他們以女性化打扮,只愛男人。

薩摩亞文化裡,有一班叫「Fa'afafine」的男人,為當地第三性別,他們以女性化打扮,只愛男人。

科學家指,類似的研究和數據均證明,男人的性取向是一出生,甚至在母體就早已決定了。而更令人驚訝的是,愈來愈多研究證明、當女人生了第一兒子,第二個兒子是同性戀者的可能性會倍增!比方說如果第一個兒子是同性戀的機率為2%,到第五個兒子成為同性戀者的機率會增至6%。科學家暫時未能拆解箇中原因,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媽媽體內除左大腦,還有免疫系統會記得她曾誕下多少個兒子。如果肚裡的孩子是男生,他會製造出男性獨有的蛋白質,而對於媽媽的子宮來說這是外來物質,於是,媽媽體內的免疫系統就會產生反雄性的抗體。科學家估計,就是這些殘留的抗體,令孩子日後有機會成為同性戀者。

那就是說,科究證明性取向是天生的。證明了所謂的「性小眾」其實也不過是跟「主流」無異的「正常人」,然後呢?

加拿大心理學家用了十年時間研究薩摩亞島上面幾代同堂的大家庭。

加拿大心理學家用了十年時間研究薩摩亞島上面幾代同堂的大家庭。

筆者在求學時期諗過法國後現代主義哲學家Gilles Deleuze 的著作《Difference and Repetition》,其中一個章節的一個論點讓人印象很深。作者指:能夠被簡單直接歸類的「不一樣」,如一般二元分野:男或女、白人或黑人、異性戀或同性戀,會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遠,因為我們淺白地相信那些人跟我們不一樣,然後排除異己。

說到這裡,性取向竟是天生也好,前世也好,或者都不再重要。湊趣把 Facebook Profile Picture 轉為彩虹旗的同時,或許更值得反思的是,對於跟自己不一樣的人和事,我們該用怎樣的心去面對。

港台電視31外購紀錄節目《零距離科學》【「基」之科學考證】將於10月23日(星期五)晚上9時於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Bryce Sage先後到訪加拿大和洛杉磯,探索基因對同性戀者的影響。 

Bryce Sage先後到訪加拿大和洛杉磯,探索基因對同性戀者的影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