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敏感?」回應補習老師林作先生

2018/9/9 — 18:36

林作,圖片來源:遵理學校片段截圖

林作,圖片來源:遵理學校片段截圖

【文:鍾承志(生命工場創辦人、總監)】

補習老師林作先生於 Facebook 回應 Eric Kwok 曾經多次針對藍奕邦之性取向而開玩笑事件,認為只是攪氣氛、開玩笑。以兒童及青少年工作者的角度,他的說法很令人憂累他作為別人師長,未有合適的態度,讓不同特色的學生有適當的保護:

廣告

1. 他指出「部份同性戀者對於涉及性向的話題都太敏感。彷彿全世界就是要為難他們。」這是因為他本人對性少眾沒有深入之理解。他將事件淡化為「攪氣氛」,但實質卻忽略這是一種欺凌。例如遇上最常見男學生之間,對於較為缺乏男性氣質的同學會評為「乸型」,你又會否說這只是「玩下」而不加以處理?不理會他是那一種性傾向,他本人也不會覺得只是「開玩笑」吧。這會令人憂累,在他的課堂下,不同特色的學生能否獲得適當的保護。

2. 他又指出「異性戀也有很多好笑的地方,最好笑的笑話都不外乎關於性,但幾乎沒有異性戀者會投訴別人的玩笑是歧視…」這就更令人擔憂他如何教導異性戀學生。例如不少學生會以別人的部位大小開玩笑,甚至會拍打對方的重要部份等等,這對部份人來說是「玩下」,但對方則會感到被侵犯。而不少被侵犯的個案當時不會說出來,而是長大後才發現原來當時是被侵犯。不論是言語上或是身體上,說的不只是女性,男性的求助者也有不少。

廣告

3. 作為男性補習老師,說「最好笑的笑話都不外乎關於性」是忽略了異性戀者當事人的感受,也簡化成為不會投訴「被歧視」。這也令人思考,假若他在課堂中說性相關的笑話,女學生感到不舒服,他又會如何處理?會說對方成「人總是首先歧視自己,然後投放在別人身上」嗎?還是女學生已覺得是被性騷擾了?

4. 他及後在面書分享了一段名為〈Eric Kwok 當眾叫男參賽者提防藍奕邦:小心佢帶你返屋企〉,然後留言說「Member 與 member 之間咁講就係講笑,直仔講嘅就變 bully?」。這更顯示他是如何以異性戀者角度,如何簡化地看待欺凌和性小眾。以「直仔」為例,一個男生提另一個男生「小心對方帶你返屋企」就是以同性戀者為主題作笑話。這種直仔間的笑話當然不構成他們之間的欺凌,但這種好笑卻肯定是對同性戀者的一種不友善。

但假若其中一方是沒有公開同性戀者呢?這就證明了異性戀者常常只是假設身邊所有的人也是異性戀者。一個未能公開自己身份的同性戀者,當然你也不會知道,他也只能表面笑笑回應吧!正正是這樣,假若沒有這種敏感度,夾硬將同性戀事情說成笑話,那就當然是欺凌了。

他在回應中那句「遇上不懂應對的問題,笑笑就是了,何必認真?」他本人理應有更深的體會。不知道大家遇上升學上不懂應對的問題,會想找一位「笑笑就是了,何必認真?」的老師?

其實明知自己開的玩笑,是有機會是建立在別人痛苦之上,儘管不知機會有多大,又可否先停一停、想一想?或者再找另外一些方法,能讓所有人也快樂起來,不是更好嗎?

 

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