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給那些為美國同性婚姻而感到挫敗的信徒

2015/6/29 — 12:53

6月27日, 美國白宮在外牆打上象徵同志的彩虹燈光。(白宮 facebook page 片段截圖)

6月27日, 美國白宮在外牆打上象徵同志的彩虹燈光。(白宮 facebook page 片段截圖)

看著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各州不得禁止同性婚姻的新聞在臉書上洗版,我並不出奇,只是平常地在status 裡分享幾句和張貼相關新聞。但見一些信徒開始激動起來,情緒低落起來,便想寫點東西安慰這類信徒。以下綜合我在臉書所寫的和所見聞過的。大致上,我認為各位不必那麼憂心,同時亦要糾正一些未必正確的想法。

一,為何那麼傷心?那麼大反應?

我誠實地不明白那些因著美國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情緒低落的信徒朋友(尤指香港的那些),究竟有甚麼要極其傷心的原由。首先,我不是跟你說聖經支持同性戀,這點,為論證之故,就當你全對。但那又如何?按基督教義理,人類社會就是充滿罪惡,即使所謂一夫一妻的異性戀婚姻制度也被罪惡所蒙損,請想想那些婚外情、離婚、同居等,尤其是離婚,它徹頭徹尾地成為了婚姻制度的一部份,這在你們眼中也應該是嚴重破壞婚姻制度的;而按比較有水準的教內反同教導,你們不能把同性戀視為比其他罪特別壞的罪。那麼,現在多了一個國家認可同性婚姻,有甚麼出奇?有甚麼要特別傷心?

廣告

(也不妨想想,如此把基督教與婚姻制度綑綁在一起,以為沒有唯獨異性戀的婚姻制度,基督教就大難臨頭,是否太傻?近年有港式候派神學警剔信徒不要把基督教與民主制度綑綁在一起,其實同類思想更加要批評有大量機構和信徒把基督教與異性戀婚姻制度綑綁在一起。如果你喜歡那類神學論述,今天你卻很憂愁,你其實正在自打咀巴。)

那麼,有甚麼必要煞有介事?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多人因著戰火、種族歧視、性別歧視、人口販賣、經濟剥削或獨裁壓逼而天天活在毫無盼望、毫無尊嚴的生活裡,隨時會在痛苦中死掉,在世上消失時也沒有人記念。這些豈不更值得你傷心落淚?我知道有些信徒會反駁說,他對這一切事都同樣地傷心,天天有千斤重擔壓在心頭。邏輯上我當然明白有這可能性,但我不認為這能反駁我的批評,因為,請你撫心自問,你真的有這樣嗎?抑或屆時你會推說,不同信徒關心不同的事,很正常,然後自己繼續滿足於單單拼命反同?

廣告

說到底,令你們懊惱的,會否是那些把婚姻制度的崩潰歸咎給同性婚姻的論證?但你真的認為婚姻制度崩潰的最大因素,原來是同性婚姻而不是別的諸如異性戀的離婚、家暴、婚外情、男女各自有自己的高學歷和工作等嗎?我在美國認識一些女士,她們離婚後對婚姻制度完全絕望,不想再玩這遊戲。這個對婚姻制度的衝擊,不是更大的嗎?相反,同性婚姻至少包含了渴望有一生一世的親密關係。相比之下,兩者的衝擊是高下立見的。(1)

好的,你或許還想爭議說哪一個衝擊較大,但請留意,當你想如此爭議時,我們談的已不是所謂聖經真理,而是社會分析和政治哲學問題。

至於擔心宗教人士良心自由受到局限,有兩點要留意。首先,如果某些香港和北美的教團不是那麼強硬地反同,現在會否有那麼多社會人士不同情宗教人士,任由他們嚐苦頭和揶揄他們?其次,正如你們平日也懂得說,要思考不同權利之間可怎樣平衡,但既然如此,你們至少要承認對家有他們的權利,但例如在香港,反同教團一直的社會策略是連半點權利也不留給對方,正所謂消滅於萌芽,連職場上的性傾向歧視立法也要反對(有些言論甚至想否定有這些事)。剃人頭者必被剃頭,你出手那麼重,你跌倒時人家要踩多兩腳,完全是意料中事。(或有人會說,明明在講美國的同性婚姻,為何扯到香港教會?這樣反問的人大概忘記了,本文是寫給那些因著美國出現同性婚姻而感到很挫敗的香港信徒,換言之,反問者首先應該質疑的,是為甚麼有香港信徒竟然會因著美國出現同性婚姻而感到挫敗。)

二,明光社說這是「9個法官投票,決定3億人的婚姻制度…」

明光社在其專頁寫了一個短評,引來極多人回應和爭吵。那短評的第一句是這樣的:「9個法官投票,決定3億人的婚姻制度…」。這講法十分誤導,亦極不負責任。先說誤導。這幾個月早就有很多美國新聞顯示美國人支持同性婚姻的比率急升了很多。例如信仰百川提供過以下新聞:

美國著名基督教領袖 Campolo 改變立場,現呼籲教會全面接納 LGBT(2015年6月9日)
美國人接受同性戀總統比接受福音派總統比例較高(2015年5月11日)
很多宗教裡也已經有過半數受訪者接受同性婚姻 ,美國不同宗教人士對同性婚姻的看法(2015年4月28日);因此,請不要再說此事是世俗與(諸)宗教對立。
美國民調顯示美國人認為在同性婚姻議題上,他們已作出沒有廻旋餘地的選擇。(2015年4月22日)
美國調查顯示,認識同性戀者與否影響福音派信徒對同性婚姻看法,但道德判斷沒變(2015年4月21日)
逾半美國人認為商店不應該以宗教理由拒絕為同性戀者提供服務(2015年4月9日)

因此,雖然表面上是九個法官決定了美國社會的制度,但實際上他們只是順應民意而已。當然,來到這裡,明光社式慣常反駁會是,社會尚有很多不滿,不宜由法官這樣一錘定音。然而,首先,這已經不再是「9個法官投票,決定3億人的婚姻制度…」所表達的,請先承認誤導。其次,究竟要等到有多少社會共識才可以由法官去決定?再者,這次裁決的某部份考慮是,當有些州已經認可了同性婚姻,其他州可否不從,因此,若要追究,那些州的民選議員和選民也要負起不少責任,亦即是說,這裡有民意基礎,不能全怪在那幾位法官身上,法官所做的主要只是處理州與州之間的法律一致性問題,就像一個美國人在某州份取得博士學位,法官認為其他州份理應承認。(2)

在這話題上,有一位律師朋友對我說,「憲法權利凌駕民意之上」(所謂的 “majority rules; minority rights") 是很重要的憲制原則,所以聲稱此事是法院違反民主,十分可笑。

至於我說明光社此話極不負責任,是因為上述的同性戀新聞,他們在臉書上應該已看過,而他們作為那麼密切留意同性戀發展的機構,也應有專人搜集相關新聞。那麼,他們沒理由不知道這次裁決背後有很多民意支持。如此,他們是明知「9個法官投票,決定3億人的婚姻制度…」為假還要這樣扭曲事實,極不負責任。

說起新聞,我之前已為文分析,雖然香港是國際大都會,香港教會裡有不少神學博士,以及有極多人曾在海外留學,但香港教會的媒體卻猶如獨裁國家裡的那些,無意讓資訊流通。因此,上述舉出的美國新聞雖然只是動一動指頭的工夫,很多倚賴傳統教報的信徒卻完全不知道。而這幾天臉書被同性婚姻新聞洗版之時,以社關為標記的傳統教報如《時代論壇》卻只有兩新相關新聞,明光社專頁亦慣常只用他們的角度一味的批評。如此,不難理解為何那麼多信徒感到挫敗,因他們連美國民意轉向了同性婚姻也不知道,以為真的區區幾個(不信的?)法官能隻手遮天,彷彿世界大亂,會出現宗教大逼迫。

三,結語

作為在這十多年來有跟香港教會一起關注同性戀議題的我,雖然觀點與反同教團不盡相同,但我總算頗了解被薰陶要拼命反同的信徒的想法和今天他們的傷感。因此我寫這文章來安慰一下。當然,這十多年來已有一些信徒變成了死硬反同人士,跟他們談是沒意義的,他們只會戰意極濃地不斷鑽枝節來反駁,雖然他們口裡不會承認,但他們的身體早就誠實地視反同為基督教核心教義(而神學家莫特曼認為這樣修改核心教義是異端行徑),並且不惜在教內製造紛爭,但我希望還有一些信徒感到此文令他們稍為釋懷。

論到我的觀點,也想借此一隅作點澄清。自2009拙著《論盡明光社》面世後,我在博客還有寫了不少文章,較重要的是三年前一篇在教內極多人傳閱的文章,〈「同性戀與基督教」的思考綱領〉,解釋「反同」或「挺同」等用語反映出幼稚的兩極化思維。在〈論歧視〉裡我指出歧視可以是不為意的,因此很多信徒聲稱沒有反同,事實卻仍可以相反的。這些文章的焦點是如何思考,而不是爭議應否反同。我覺得香港教會這十多年來反同過程裡最可悲的,並不是一次又一次地「失敗」,而是花了這麼多年,也沒有怎樣提升過信徒圈子對這類事情的分析能力。推動者一直最關心的,彷彿只是如何對信徒進行薰陶,令他們變成反同大軍的成員,長期接收單方面資訊,一味只關心幾件事。(3)

 

注:

1. 有一位朋友分析法官判詞,指法官用語裡對婚姻和愛情的觀念極其保守。誠然,一位不主持同性婚姻的猶太拉比也為此在華盛頓郵報撰文點表示歡迎高院的裁決

2. 我先前用車牌為例,但有一朋友提醒我,用學位會更貼切。

3. 我無意在這短文回應所有相關爭議,那亦不是本文主旨所在。那些好辯之徒請不要為此大造文章。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