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創立香港首個菲傭性小眾組織 「跨仔」領袖的 13 年平權路

2019/3/29 — 22:03

香港菲律賓性小眾組織「Filguys」的創會會長 Marrz

香港菲律賓性小眾組織「Filguys」的創會會長 Marrz

推動平權的第三屆、亦是最後一屆的香港同讀文化節,本周五起一連三日舉行,本地菲傭性小眾組織「Filguys」創會會長  Marrz 將參與「真人圖書館」活動。

十多年來,作為「跨仔」的 Marrz 一直在本地菲傭群體推動性小眾平權和爭取同婚,不少歧視來自篤信天主教的同鄉。最初組織成立乃源於「團結起來,就沒人能攻擊我們」的信念,如今臨近退休,他希望有更多年青同志投身運動,「我想為所做的事情感到驕傲,即使(同婚)尚未合法,但已正在發生。」

*   *   *

廣告

香港菲律賓性小眾組織「Filguys」創會會長 Marrz

香港菲律賓性小眾組織「Filguys」創會會長 Marrz

廣告

62 歲的跨性別男性 Marrz 是香港菲傭性小眾組織「Filguys」的創會會長,該會成員主要由「跨仔」(跨性別男性)、女同志及雙性戀者組成。「Filguys」於 13 年前成立,成立原因來自一宗欺凌事件。

2005 年 10 月一個晚上, Marrz 跟朋友到當年成行成市的卡拉 OK 酒吧聚會。一名疑有黑道關係的菲律賓男子,騷擾他一位外型較陽剛的同志朋友,又動手撕開他胸前衣服,又斥他「扮什麼男人」。眾人遂報警,落案時因受害者事發時醉酒,而涉事男子清醒,結果竟然不了了之。該名受害菲傭因該事遲了回家,結果不幸遭僱主辭退,被迫返回菲律賓。

目擊事件發生的 Marrz 感到十分震撼。這班性小眾被公然侮辱,加害者毋須付上任何代價,被罰的竟是受害者。「我憤怒地對當晚在場的朋友說:我們必須做點事情,不能沉默了事,這樣的事不能再發生。」他說。「團結起來,就沒有人可這樣攻擊我們!」

21 位創會成員就以一年時間籌備,「Filguys」2006 年 10 月正式成立。Marrz 一臉驕傲地說,「Filguys」是本港首個菲律賓性小眾組織,其後同類組織才逐漸出現。而組織的橫額,亦是由 Marrz 親手以絲網印刷製作。標誌上四名昂首的人,代表跨性別者、同志、家人和朋友的連結,現時組織約有逾 400 名成員。

由女同志到跨仔領袖

Marrz 小時候已察覺自己與別人不同 — 不肯穿任何女性衣服,只作男孩打扮,又受到女孩們吸引。進入青春期後,他極討厭日漸發育的胸部,甚至會用小槌敲打至紫瘀,以為可以「敲碎」胸部、回復原狀。

他 12 歲就向最親近的母親「出櫃」,萬幸的是,媽媽二話不說,就擁抱他這個身份。回想起來,Marrz 覺得自己比很多性小眾朋友都來得幸運。「她說:我接受你啊,你是我的女兒。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生於九名孩子的家庭, Marrz 排行第三,兩位兄姊也接受了他的新身份,唯獨爸爸並不理解,經常怪責他。善於木工的 Marrz 就在芒果樹上建了間小樹屋,當被怪責時就躲在小屋裡,心底總會自問:「為何我如此不一樣?」。

「跨性別者」這名詞,也是近年才開始成為主流社會的詞彙,Marrz 從前根本未聽過。他要到 35 歲才認定,自己其實是一名跨性別男性,並開始性別轉換過程。

對於這轉換過程,人人需要和要達到的程度各異,視乎個人選擇。大多數「跨仔」會注射睪酮(testosterone),有人會做胸部切除手術(或稱為上身手術),有人更會進行下身手術。 Marrz 稱沒考慮過做手術。這不單因為他覺得手術危險,作為基督徒,他更認為對身體造成傷害是對神的冒犯,因此選擇以相對自然的方法過渡,例如服用睪酮、以舉重健身,以達更陽剛的肌肉和身材。

他來港時是一名女同志,38 年後,他已是一名為自己身份驕傲的「跨仔」領袖。

本地僱主對性小眾傭工歧視漸有改善

Marrz 已留港 38 年,可幸的是,他工作過的家庭,僱主均思想進步,並沒因「跨仔」身份而歧視他。他已為現任僱主工作十年,對方來自美加,十分支持 Marrz 在社群的工作。

的確,這樣開明的僱主難得一見。Marrz 過去看到不少香港僱主「擺明」恐同,表明不要同志菲傭,「他們擔心孩子會受到『污染』!他們真的如此相信!」

他稱過去十年,本地社會對性小眾的觀念,較他初抵港的 80 年代已較為開放,有些僱主太太甚至特別喜歡僱用同志菲傭,認為這樣其夫就不會「出軌」,令她們安心。

每當有菲傭因被僱主發現性小眾身份而遭中止合約,「Filguys」就會出動,主動接觸僱主,跟他們解釋同志身份不會對工作有影響。經溝通後,部份僱主肯把中止合約期限延長,有時他們更成功說服僱主、讓傭工留低。

「我們會嘗試解釋,性取向不會傳染。我們天生如此,並非有病。」他說。「希望(僱主)只會就工作成績作出評價,性取向是私人的事,我們只是來這裡工作。」

可能由於天生自信,Marrz 坦言來港很少遇上騷擾,不過他提及未來港前在菲律賓的一次經歷,令他在近 40 年後,仍記憶猶新。

當年他在菲律賓要乘船到一個地方,船程要 36 個小時。他上船坐定後,一名修女跟著上船,  明明 Marrz 身旁有位,但她盯了他一眼後,就遠遠走開坐,他被修女盯得莫名其妙,「我的心裡就像被石壓住,我想問:究竟有什麼事情令她困擾?」待乘客下船到餐廳用膳時,他忍不住上前問個明白。那位修女盯著他整整一分鐘,然後說:「我討厭你們這些人。在《聖經》中,這是罪。」

年輕的 Marrz 呆了,嘗試友善地解說,最後修女改變話題。奇怪的是,二人談起來後,Marrz 反而為能與反對者對話而高興,「她開始肯跟我說話後,我已沒事,而且感到高興。無論她心裡想什麼,我只想向她表達善意。」

被排拒天主教會外  後成基督教牧者

以前曾篤信天主教的 Marrz 稱在港多年,主要的歧視來自本地菲籍教徒團體。到埗不久,他到過花園道聖若瑟堂望彌撤,一入教堂,就感到在場信徒不歡迎他留下,結果去了數次後,就沒有再去。其後他改為把周日的時間,投入服務同胞的義務工作。

他稱菲律賓有 87 %人口信奉天主教,性小眾在當地生活寸步難行,想不到來港後仍會被同鄉排斥,像被無形的牆拒諸門外。這令重視信仰的 Marrz 十分難受。「(天主教)教會政策不會幫我們,那我們為何還要去?我們在那裡不被歡迎,所以大多數性小眾不會去教會。」

直至近十年前 ,他才在性小眾教會找到被接納的感覺,因而改信基督教。重回教會群體後,能與同為性小眾的信徒互相支持,又透過查經理解信仰跟性取向的關係,從而復修來自教會和教徒的傷害……對他來說,這是一口壓抑已久的自由空氣。

「一間接納(性小眾)的教會,幫我敞開心靈和思想,為人所用。」他說。「當你能自我解放,才能解放其他人。」

其後, Marrz 在牧師鼓勵下在網上修讀神學,現在他已是性小眾教會的牧師。周日在中環的公園,不時看到會眾參加祟拜的身影,Marrz 更會為菲藉同志結合證婚。現時,有近千對菲籍同性伴侶在港,他們透過儀式共諧連理,即使香港和菲律賓同志婚姻仍未合法,儀式並無法律效力,但對大部份長居香港數十年的同志伴侶來說,意義非凡。

在他心目中,性小眾必須有平等婚姻的權利,而「Filguys」其中一個主旨就是推動婚姻平權,他們的口號是「尚未合法,但已正在發生」(It is not legal but happening),一切就由改變在港菲律賓群體的思維開始。

他認為目前香港同志運動未算紮實,每年的大型同志活動只有「國際不再恐同日」、「香港同志遊行」以及「Pink Dot HK 一點粉紅」,但卻缺乏實質推動政策平權的組織,他認為要有更多小型組織參與、由下而上去推動。

2017 年 7 月 Marrz 所屬教會為八對同志伴侶舉行結婚儀式

2017 年 7 月 Marrz 所屬教會為八對同志伴侶舉行結婚儀式

本地菲籍性小眾運動急需新血加入

要在本地菲律賓群體推動性小眾平權,一點也不簡單,Marrz 最擔心是留港工作的菲籍年輕性小眾。他們年紀輕輕就離鄉別井,經常出現「一腳踏幾船」、醉酒、賭博和暴力對待伴侶等問題。作為先行者,他希望出一分力,透過「Filguys」的活動,接觸這班年青人。

Filguys 工餘會落力搞活動,舉行如有關「跨性別入門」、「《聖經》與同志」等講座,不過出席的人寥寥可數。當舉辦娛樂性十足的節目就截然不同,如三年前舉行的「跨仔」選美大賽、去年的合襯同志情侶比賽時,參加者蜂擁而至,開心熱鬧一輪後,最後留下加入組織的,有十分一已算不錯。

訪問期間,一班廿多歲的「Filguys」核心成員走過來跟 Marrz 打招呼,「他們年輕有活力,都有很大潛力。」他說。「他們留下,是因為覺得需要鼓勵更多年青人加入運動。」

其中一人是蓄刺狀短髮、眼神炯炯的現任主席 Spykez。三年前他被僱主惡待,因身型紮實而被派到貨倉搬貨,求助後暫住在宿舍,Marrz 第一次見時 Spykez 時他在哭,覺得走頭無路,於是 Marrz 跟他說:「不要哭,為爭取你的權利站起來,哭是沒有用的。」其後 Spykez 再找到工作、重新站起來後,問 Marrz 可做些什麼以示報答時, Marrz 請他花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去幫助其他人。

「他常常跟我說:我變得像你啊!你造了另一個 Marrz 出來!」Marrz 笑說。「我為他感到驕傲。」

近年 Filguys 也與其他外地勞工以及本地團體連結,分享各種資源,有活動時就互相撐場,日後更希望可以合作搞活動。

「Filguys」一班年輕核心成員

「Filguys」一班年輕核心成員

退休轉戰照顧性小眾長者群體

Marrz 打算兩年後退休。飄泊數十年後回鄉的其一理由,是太太在家鄉北呂宋島阿布拉省等他。他們在兩年前成婚,他慨嘆要維繫遠距離婚姻不易,只能每年兩次回鄉探望。

現在他想盡快把「Filguys」的運作和未來計劃「交棒」。退休後,他計劃開一間專門擺放性小眾藏書的圖書館,紀念五年前去世的媽媽。「她是我第一個出櫃的人。」他憶起 2005 年探親時,80 歲的媽媽已患上初期阿茲海默症。她坐在椅上,像孩子般摸 Marrz 的頭髮,令他淚如雨下。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我回港後數月,她就過世了。」Marrz 憶起往事,眼中有淚。「我出櫃時,她給我的擁抱就如天堂般美好,我會一生銘記。有她做我媽媽是很大的祝福。現在每天我也會掛念她。」

退休後 Marrz 也不會閒下來,將繼續推動同婚和性小眾平權。他深明性小眾找工作的困難,因此打算在家鄉開一間專僱用性小眾的餐館,並計劃照顧年長無依的性小眾群體。這是他躲在家鄉芒果樹屋中仍在摸索自已身份認同時,已一早立下的志向。

在異鄉推動性小眾運動十多年,困難重重,為何仍要繼續?「我想為所做的事情感到驕傲。我想捍衛我認為對的事。即使現在仍未合法,但正在發生。我想為所有人而令(同志婚姻)合法化。」

文/Seb

 

第三屆香港同讀文化節

日期:3 月 29 日至 31 日

地點: 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詳情見此

Facebook專頁

「Filguys」去年參與 Pinkdot

「Filguys」去年參與 Pinkdo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