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同志天主教徒 — 在保守國度尋容身處

2015/11/20 — 16:08

Emmanuel及Tomas接受訪問,因未向教會出櫃,不願露面。

Emmanuel及Tomas接受訪問,因未向教會出櫃,不願露面。

11月5日,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發出一封千字牧函,緊急呼籲教友在區選中留意候選人在同志議題上的立場,又炮轟性解放運動及同志運動,衝擊了家庭婚姻的傳統觀念。

兩日後同志遊行在維園起步,大會稱共9500人參與,打破歷年紀錄。

在維園球場的正中央,一名婦人戴上墨鏡、口罩,向傳媒派發新聞稿。她化名為Bernardette,是「COMPASSION香港天主教同志信徒互助小組」的創辦人之一。身為同志天主教徒,她公開表明反對湯漢的牧函,強調「天主愛人不歧視」,批評教會帶有色眼鏡來看待同志。

廣告

同志/信徒。兩個身份是對立,還是歸一?《立場新聞》訪問了多名來自「COMPASSION」的同志信徒,了解他們在此保守的國度之中,如何尋找容身之處。

所謂的「關顧」是甚麼?

廣告

同為80後的Emmanuel及Tomas(均為化名),是一對同志伴侶,同時亦是天主教徒。Emmanuel從小到大在天主教環境下成長,Tomas則是近年才開始了解天主教,將來有意領洗。

二人親身感受到,在「COMPASSION」成立前,同性戀天主教徒根本沒有交流的空間。在2013年開始,香港教區針對同志信徒的情況,成立了一個「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牧民小組雖然以「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為名,但作風極為保守,其成員竟然包括反同組織明光社董事兼「新造的人協會」創辦人康貴華,對同性戀的立場可想而知。

根據該牧民小組的網頁資料,小組2014年出版了一本《天主教會如何看同性戀及相關的課題》,可從中窺探到他們對同性戀教徒的立場。該書序言批評反性傾向歧視立法,是「試圖透過所謂『公平』和『反歧視』的理由,使中外古今主流的男女婚姻觀念和價值觀改變」。文章又強調要向大眾傳播「傳統一男一女婚姻制度」的訊息。

刊物中亦出現一節「後同性戀者及家長的見證」,講述有同志信徒「離開同性戀」的經歷,雖故事未有談及任何「治療」手段,但呼籲信徒遠離同性戀生活的信息非常明顯。

另據《公教報》11月20日報道,教區決定重組教區婚姻與家庭牧民委員會,解散「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其工作將由婚委會兼顧,有關安排12月1日起生效。牧民小組成員亦會加入婚委會,相信婚委會對同志的立場不會有變。

Emmanuel指在基督教方面,出現了不少如「基恩之家」的同志友善教會等,都勇於發聲抗衡教內的恐同力量。然而在本地天主教之內,卻一直缺乏類似的組織,敢於站出來指責主教的言論不正確。

Tomas就形容,天主教比基督教更缺乏空間,讓性小眾可以進行聚會,亦難以找到同路人。而「COMPASSION」的出現正是打破了此局面,為天主教同志提供一個互助平台。

告解出櫃 被轉介「拗直」

憶述12、13歲那年,Emmanuel曾經向郭偉基神父辦告解,親身體驗到宗教對性小眾的打壓。當年他在告解室內向神父出櫃,表露同性戀傾向,神父隨即要求他步出告解室,面對面進行會談,並形容同性戀對「身、心、靈」都有負面影響,更勸勉他到「新造的人協會」求助。

他及後上網搜尋「新造的人協會」的相關資料,得知機構當年表明提供「拗直」治療,甚至以電擊、驅魔等方式「治療」同性戀。他見到這些資料後大驚,最終都未有前往接受「拗直」治療。Emmanuel又質疑,神父郭偉基當時要求面對面對話,已違反了告解中身份保密的原則。

翻查資料,該名郭偉基神父是家庭價值關注組的顧問,曾經多次出席「天主教香港教區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的講座活動,談及同性戀教徒的議題。《公教報》去年一篇報道,就引述郭偉基質疑,反性傾向歧視法會損害言論及教育自由的權利。

天主教中學的打壓

至14、15歲,Emmanuel在天主教中學內喜歡了一位異性戀男同學。「戀上直男」的下場當然是失敗告終。欠缺戀愛經驗的他,於是找校內的天主教徒社工傾訴心聲,社工竟然在未得其同意之下,打電話給Emmanuel的母親,告知其兒子的性取向有問題,亦令Emmanuel被迫向母親出櫃。

該社工違反了保密協定,卻如此解釋:「如果你告訴我要殺人,我都沒有辦法,一定需要報警。」這一刻Emmanuel才了解,原本在某些天主教徒眼中,同性戀和殺人同樣罪孽深重。

到在今年暑假,Emmanuel及Tomas參與了一個天主教徒的夏令營,發現其中一節的活動,正好邀請了郭偉基神父到場,就同性婚姻議題作講座分享。在講座上郭偉基播放了2013年香港同志遊行的短片。

片中女同學社幹事小曹化身成「大波聖母」,比喻宗教大愛可以包括性小眾。不過郭偉基在講座中針對小曹的打扮,批評他污辱聖母,並以此批評同志平權實質是要推動性解放。Emmanuel及Tomas作為同志伴侶,直言對該活動感到不舒服:「我們聽完講座後,忍受不了,於是就走了,沒有參加之後的活動。」

Emmanuel:湯漢明顯幫建制派助選

Emmanuel認為在陳日君在任主教時,經常就各項社會議題發聲,例如是民主、普選等,而非執意譴責性工作者等小眾。Emmanuel直言在該時期,一直認為天主教更能彰顯公義,亦對自己的信仰感到自豪。

直至湯漢近日針對同性戀發出緊急牧函,Emmanuel的想法有所改變:「這封牧函的論調,完全顛覆了對自己對信仰組織的感覺。以前覺得他們會批評政府的事,而非針對個人。相反湯樞機的文章,是在針對每一個同性戀者,甚至不論這些人是否有性行為。」

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公眾諮詢,早在2012年在立法會遭否決。往後數年,立法工作都未有重大發展。Emmanuel認為,社會現時根本沒有熱烈討論有關性傾向歧視法等議題,質疑湯漢在此時刻突然發牧函,實際上是為建制派拉票,「根本沒有人在談反歧視法,更遑論是同性婚姻,很明顯支持同志平權的議員都是泛民」、「很明顯幫建制派助選」。

*   *   *

拒絕自慰是向耶穌送禮?

38歲的John任職銀行業,在3歲時已經領洗,正式成為一名天主教徒。早在6歲就已發現自己受男性身體所吸引。訪問當日John戴了一頂紅色珠片的鴨舌帽,又別上了彩虹襟章,在人來人往的咖啡店中,似乎無意隱藏自己的性取向。

一坐下,John一口氣訴盡對天主教會的不滿。中三那一年,John參加了一個天主教教會,開始發現天主教對性的保守,「不論是當年的天主教,抑或到了今天,對性都後避諱,甚至是反感」。

有一段時間,John選擇了服從,「如果大時大節,即是受難節、復活節、聖誕節,就整個月不自慰,覺得好像送了一份禮物給耶穌,才對得起天主」。這段時期,他甚至因為手淫而感到內疚,「尤其是應承了這段時間不做(自慰),最後卻做了,就會覺得好核突」。

誰人有權審判?

大約30歲,John來到中環公教進行社的小聖堂,希望向神父告解,原本只是希望談論自己說謊、懶惰等罪孽,豈料神父卻要深入了解他的性取向。John坦然承認同性戀身份,直認已和男友發展十年的關係。神父竟立即要求他與男友分手,「他說,如果你這樣做,我可以不赦免你的罪過,不容許你領聖體」。

John直言該次告解後感到極為憤怒,因為以往告解中,從未聽過神父以「不赦罪」作威脅,又形容這是一次面對面的歧視:「他做了判官,但他憑甚麼去判?」一怒之下,John往後多年都沒有返教會,甚至連祈禱的習慣都放棄了,過了數年沒有耶穌的生活。

數年之後John開始接觸「基恩之家」等基恩教同志教會,雖然這些教會並非天主教背景,但同志友善的氣氛令他較為舒服,亦令他與神重新聯繫上。多年後John重臨舊地,再次到中環公教進行社告解,重遇當年的神父。神父態度絲毫未改,John卻沒有了怒火,只感慨「原來有些人是死性不改」。

對於湯漢的反同牧函,John就批評他未有如陳日君般願意為民主發聲,卻只會處處針對性小眾,「明知在去年傘運後,大家對社會公義更敏感,你(湯漢)卻不願意去談」、「溫州拆十字架如此大件事,你都一直不出聲。遲了一、兩個月,才在《公教報》撰文」。

事實上湯漢在去年傘運928後,有發一篇牧函作回應,不過只是呼喚政府避免使用暴力、聽取社會各界聲音,又期望示威者保持冷靜。百多字的牧函可謂四平八穩。在有關政改的牧函中,湯漢取態含糊,未有明言應否否決方案,只勸勉各方「同心協力,對現有政改方案中民主不足之處和其他可見的缺陷,作出修補」等。

John這形容,湯漢一直無視民主訴求,卻發出如此針對性小眾的牧函,是「非常離地,而且性潔癖」,相信即使是一般的教友都感到難以接受。

同志天主教徒John。

同志天主教徒John。

*   *   *

後記

今次訪問中,沒有受訪者願意露面拍照,無非是擔心自己的性取向,甚至是「COMPASSION」小組會面臨教會進一步的打壓。正如「COMPASSION」創辦人Bernardette透露,小組舉辦第一次聚會之時,借出場地的團體一度被教友杯葛,不滿團體借場予「COMPASSION」。甚至連教區都要求借場團體了解「COMPASSION」是否支持同志平權。

同志信徒的平權之路,仍然漫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