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外傭辦同志遊行 邀港人參與 「性小眾合力方能爭取成果」

2016/11/23 — 19:51

去年外傭團體舉辦了首屆遊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去年外傭團體舉辦了首屆遊行。(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每逢周日,數以千計的外傭在中環街頭相聚,形成一幅香港獨有的風景。細看不難發現有外傭留著一束短髮,與身旁同性女伴親密相依。

同志外傭在香港一直存在,但大眾甚少關注到他們的聲音。去年有菲律賓外傭團體舉辦了首屆外傭同志遊行,於中環揚起了一面面彩虹標語,高呼口號要求大眾停止歧視性小眾。遊行最終僅獲零星網上及學生媒體關注,相信大部分港人對這次遊行聞所未聞。

本周日(27日)他們打算舉辦第二屆的外傭同志遊行,希望打破去年的情況,邀請更多港人至及不同種族的外傭參與。他們亦期望今次的外傭同志遊行,不單只是高喊口號的活動,更能成為本地與外傭同志組織合作的契機。

廣告

「只有所有性小眾齊心合力,我們才可以爭取成果。」遊行主辦單位之一、外傭組織Gabriela Hong Kong主席Shiela如是說。

Shiela(左)、Ivan(右)均有份籌辦今年外傭同志遊行。

Shiela(左)、Ivan(右)均有份籌辦今年外傭同志遊行。

廣告

女身男心受盡欺淩 Ivan:菲律賓人思想落後

今次的外傭同志遊行由Gabriela Hong Kong、Filipino Lesbian Organization (FILO) 等多個外傭團體舉辦。訪問當日FILO主席Ivan及Gabriela Hong Kong主席Shiela來到金鐘海富中心的連鎖快餐店,向記者細訴他們走過的同志平權路,一切由他們在菲律賓的經歷說起。

35歲的Ivan已來港工作12年,留著一頭清爽帥氣的短髮,定義自己為一位跨性別男性。早在6歲的時候Ivan已與別不同,身為女孩子卻不喜歡穿長裙、玩布偶,只愛T恤短褲的中性打扮,或甚是赤裸上身通處亂走。到讀中學的時候,Ivan發現自己性取向更為偏愛女性。

在朋友、兄長的眼中,他無疑是離經叛道的一群。在學校內,他不時受到同學的欺淩及歧視,「菲律賓人的思想較落後,他們總覺得如果你是女孩,就應該打扮成女性的樣子;如果你是男孩,就應該有男性的舉止。而我明明是女性,卻作男性打扮,在他們眼中就是不正常、不能接受。」

他憶述有時甚至連學校老師都對他投下歧視目光,不單止沒有阻止同學的欺淩行為,反而一同質疑他中性的打扮,變相鼓勵更多的校園欺淩。

Ivan在來港之前,曾於菲律賓一間天主教背景的中學擔任體育教師。在保守的宗教環境之下,他男性化的外表再次受到同事的冷言冷語,「由讀書時期開始,到出來工作,一切好像在不斷重覆。我想這是與菲律賓落後的思想有關,社會一直不願接納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社群」。

教友勸籲「重回正軌」 Shiela:只是去愛,不必向人交代

Shiela則是一位雙性戀者,在港工作約9年,多年來一直積極參與爭取外傭權益的運動。她在來港前曾與一位男士有過八年感情,但後來雙方感情變淡分手。之後她在香港遇上女伴,自此墮入愛河。

「我在菲律賓沒有(同性戀)經驗,可能是因為在香港外傭圈子中,看到不少同性戀的朋友,亦令我感到好奇。」

Shiela如今在香港,仍然保持每星期上教堂的習慣。面對天主教的保守風氣,她卻從不向教友掩飾性取向,難免受到奇異目光。有教友曾告誡她同性戀不為神所接受,勸勉她「重回正軌」。

「他們不接受我?我不在乎。」她開懷答道。「我只是去愛,不需要向別人交代。你可以批判我的行為,但不能批評我的性取向。」

常以「國際大都會」自居的香港,在對待同志外傭的態度相當保守。(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常以「國際大都會」自居的香港,在對待同志外傭的態度相當保守。(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菲跨性別人遇害案 轟動國內同運圈

談到菲律賓的同志人權情況,Shiela提起了2014年跨性別人士Jennifer Laude遇害案。據報道指,Jennifer Laude當年10月在酒吧中認識了一名美軍士兵。及後Laude被發現於酒店客房的浴室中遇害,有指該士兵在發現Laude跨性別身份後動怒。翌年該士兵被判謀殺罪成。

Jennifer Laude事件在菲律賓可謂轟動一時,對於當地同運圈而言,更是一場不能磨滅的悲劇。Ivan作為跨性別人士,坦言不時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在自己的地方,朋友和鄰居都認識我,對我的性取向較為尊重。但當我到菲律賓其他不熟悉的地方,有時會感到害怕。」

Shiela明言在菲律賓,針對同志的暴力事件時有發生,當中以男同志面對的情況更為嚴重,「尤其是在郊外地區,如果父親知道孩子是同性戀,往往會向他們施虐」。Ivan亦謂:「他們有時會虐打孩子,希望兒子變得如男人般強壯。」

穿男裝內褲惹僱主不滿 怕外傭教壞女

香港常以「國際大都會」自居,但在對待同志外傭的態度,同樣是相當保守。Ivan初來香港的時候,就被外傭中介公司警告必須打扮得女性化,才有機會獲僱主聘用。他明言被強迫打扮成女性,感覺並不好受:「我要戴耳環、留長髮、化妝,我當時有照著做,因為我需要工作」。

Ivan形容前傭主是一位思想保守的女人,並不接納其性取向。當她發現Ivan原來一直穿著男裝內褲,即大發雷霆斥道:「我接受到你外表像男生,但不是讓你把內褲掛出來!」

他憶述在「內褲事件」之後,與僱主的關係急轉直下,雙方變得甚少溝通,Ivan最終更被解僱,「她說若果我長期照顧她的女兒,怕女兒長大後會像我一樣。就好似我『有病』,會傳染她們似的」。

Ivan的情況並非特例,他舉例指身邊的朋友亦曾面對類似遭遇,曾聽聞有僱主要求每當客人到訪,外僱就要改變其男性打扮,改以長裙裝束示人。Ivan認同香港有必要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保障大眾不因性傾向而被人無故解僱,「這不僅是我面對的問題,而是會發生有在每個人身上,他們都失去了工作。如果有法例,至少算是對同性戀有點保障。」

外傭遊行冀教育同志 將抗爭理念帶回菲律賓

一年一度的香港同志遊行,將於周六(26日)舉行,亦即是外傭同志遊行的前一天。每年的香港同志遊行均見到外傭團體現身撐場,另行舉辦外傭遊行有何意義?

Shiela解釋在港的菲律賓女同志人數眾多,但她們的思想仍然頗為落後。不少人雖然在香港尋找到同性伴侶,但回國後面對保守的社會氣氛,往往會再次隱藏性取向:「菲律賓女同志社群在香港生活的時候,較樂於展現自己的性取向。但當她們返回家鄉,往往會扮回正常女人,隱藏真實的自己。」

而外傭遊行的意義,就是在於教育同志本身,帶動社群內的意識:「在推動進步的時候,我們希望教育在港菲律賓女同志社群,她們是否打算一世隱藏自己?沒有人希望如此過活,我們都需要免於暴力、免受虐待的自由」。

菲律賓同志平權運動一直存在,早在2003年當地成立了一個專門捍衛性小眾權益的政黨「Ladlad(意謂:出櫃)」。不過在多次選舉中,「Ladlad」均無法取得足夠票數,未能在參眾兩院取得任何席位,其實質政治力量有限。

Shiela亦希望在香港舉辦遊行,能夠將理念帶回菲律賓:「如果能夠教育他們,就有如讓他們拿起武器,助他們鼓起勇氣。我們在香港抗爭,社會逐漸接受我們,為何我們不能在菲律賓做同樣的事?」Ivan亦認同稱,活動是希望將平權信息傳播回菲律賓,帶動當地的平權步伐。

去年遊行隊伍中,九成均為菲律賓人。大會希望今年能邀請更多本地人參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去年遊行隊伍中,九成均為菲律賓人。大會希望今年能邀請更多本地人參與。(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邀港人穿藍衣參與周日遊行

香港同志遊行作為本地同運年度盛事,每年均獲外傭團體現身支持。但Shiela希望,將來本地同志團體與外傭之間可以加強合作,凝聚成更強大的平權力量,「不論是菲律賓抑或是中國的LGBT社群,我們都有共通點,就是要爭取社會接納。若果大家能夠合作,我們相信可以令香港社會更為接納菲律賓及本地的同志。」

為了加強菲律賓與香港社群之間的合作和交流,Shiela和Ivan積極進行不同的外展工作,出席各類型的座談會等,和本地團體分享同志平權、性別平等,以至勞工權益方面的經驗,「只有經過互相了解,我們才能集結雙方的力量」。

去年第一屆的外傭同志遊行,九成的參加者都是菲律賓人,香港人的參與度極低。今年他們希望改善此情況,讓不同國籍的外傭同志都可以參與,同時亦希望有更多香港人能夠現身支持。

「我們邀請不同國籍及本地人參與(遊行),就是要鞏固這股力量,令香港社會更為關注。」Shiela說道。

周日的活動除了有歌舞表演之外,不同的性小眾亦會上台分享自身經歷。大會亦呼籲到場支持的香港人能夠穿上藍色上衣,而其他的團體亦獲分配不同的主題顏色。當日活動不同種族的人將會合力拼湊出六色彩虹,象徵爭取性小眾平權。

2016外傭同志遊行
日期:11月27日(星期日)
時間:下午2至5時
地點: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
(活動詳情另見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