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是我們迫同志做光棍

2017/11/14 — 14:08

早前雙十一剛過,相信讀者們已心滿意足地在網上購物場。雙十一被稱為光棍節。現今社會男女比例失衡 ; 擇偶條件增加 ; 人民選擇遲婚,因此社會上愈來愈多人選擇單身。該節日目的就是讓單身人士以購物彌補感情狀況空虛。俗語說: 錢解釋到的問題不是問題。但錢不能夠解決同志被迫單身的問題。

眾所周知同志「出櫃」難,承受打壓更難。社會大眾、傳媒樂意稱出櫃同志「勇敢出櫃」、「無懼」。然而,是誰令同志恐懼?

如上文講述,香港政府從無訂立性教育課程,只有虛無的指引。課程並非必修,固此教師以消極態度教授。加上師生同樣因接收的性知識不一而產生混亂,師生們亦不懂拿捏性別平等意識。平機會引述一名性小眾曾因性別氣質陰柔而被老師公開改花名,以博其他同學笑聲。事實上,此等老師只是把歡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之上。因此根據關懷愛滋調查,仍有四成年輕人不懂避孕、安全性行為方式。連簡單的保健意識都未穩妥建立。老師和同學真的有時間學習性別議題嗎?

廣告

傳媒界同樣如是,除了早前引述「愛回家」標籤易服者「嘔心」外,昨日「降魔的」又再次嘲諷跨性別為「人妖」。傳媒作為第四權,理應向大眾講述正確知識,宣揚反歧視精神。性小眾議題不是劇本錦上添花的宣傳賣點,更不是一邊扮反歧視,另一邊暗地嘲諷別人。長者由其喜愛看電視,他們普遍比現今學生接受更少教育。傳媒不應該成為「食兩家茶禮」的機構,相反內部應設立一套完整反歧視、小眾友善的行政措施,以建立品牌進步的形象。如果家長照本宣科教導孩子,這變相令青年同志更難在家中成長,更莫談出櫃。

儘管政府不斷宣傳多元包容、不歧視等訊息,但反歧視與真接受之間距離仍如鴻海。例如「同志不影響就沒有問題」、「不反對但不支持」、「同志接吻不宜高調」等荒謬言論,他們嘗試以中立、第三者的角度評論事件,但只是一種「各家自掃門前雪」的迴避心態。他們不懂處理議題,因此只好「各打五十大板」,嘗試不表達立場地。然而,他們對待同志與異性戀者的友善態度差之千里,請問同志真的能夠在此等環境中表達性傾向嗎?

廣告

出櫃雖勇敢,但事實是沒人有資格支持鼓勵他人出櫃。我們不能夠永遠保護對方,亦法建立足夠同志友善的陣地讓性小眾生活。明知同志路難走,為何我們要迫同志孤立無援地面對?去年平機會針對性傾向、性別認同報告顯示,全數性小眾受訪者認為香港歧視情況普遍,絕大多數受訪者認為香港並非同志友善的城市。接近九成受訪者更表示,過去兩年內曾經因性傾向而遭受歧視。根據非正式統計,中國大陸有數千萬同志,明報亦引述1980年代香港行政局曾估計至少十四萬男同性戀者,還未計算其他性小眾。同志群體數量驚人,但讀者們除了陳志全、何韻詩、黃耀明、盧凱彤,甚至蔡康永外,我們還認識其他為同志打拼的人嗎?

當大家開開心心地渡過光棍節時候,社會有一部分人,因為法律莫視同性戀,令同志情侶如同默路人,被社會分類為「光棍」。沒有人願意假扮單身、沒有人希望自己的戀情不被祝福。事實上是社會令同志恐懼。事實是社會各面向都不友善地霸凌、打壓同志,甚至迫使他們轉校、辭職。同志唯有繼續躲於黑暗當中、繼續單身、繼續「扮直」結婚、繼續欺騙自己和身邊人終老。

抱歉,是我們迫同志做光棍。我們做得不夠好,不夠多,沒有帶領社會步向自由、進步的人權城市。是我們讓同志處於這於這種半生不死的境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