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平機會明呃你!

2016/2/3 — 14:51

【文: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關於平機會最近所發表的有關「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研究報告及他們所發佈的訊息,我們認為這是一份低劣的報告,充滿扭曲以至瞞騙,並不是一個有水準的研究,原因如下:

1,預設立場

廣告

在次研究,其中有一部份是三場公開的講座及討論會,其中,第一場及第二場的被邀講者,全都是支持同運的,而第三場的論壇,被邀的嘉賓,也是絕大多數支持同運的。我們在籌備階段時得知此事,便與主辦機構聯絡,認為這樣不平衡、不夠中立及全面,實在不好,並告知如有需要,我們可協助尋找反對同運人士作他們的嘉賓。然而,他們仍是依然故我,沒有改變。其中,他們在邀請基督教界的代表時,明知該宗教絕大部份是反對同運的,竟然邀請了一位支持同運的人士,說是「基督教的代表」!

2.擺明呃你!

廣告

在報告中,平機會有不少地方是睜眼說謊,一副「擺明呃你」的模樣,現舉一些例子, 如下:

只有39%支持,就說是有「很大的比例」!

請看節錄報告中第2.2.4.3段:

公眾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和其他相類似結合形式的態度

過去的調查中,有很大比例的受訪者表示接受同性關係制度化,如婚姻或類似的結合形式。陳碧珊的研究(2006)顯示,39%一般大眾支持同性婚姻立法。在另一項調查中(鍾庭耀等,2013),33%一般大眾「非常支持/幾支持」同性婚姻或註冊伴侶合法化。在另一個調查中(Loper, Lau & Lau,2014),39%受訪者完全同意/有些同意「同性伴侶應獲准許結婚。」

當中,引述了一些其他研究,有33%及39%的受訪者支持不同的同運議程, 平機會竟然說是「有很大比例 的受訪者表示接受」!

2.2 受訪者只有28%同意,卻說是「公眾一般接受」,而絕口不提有49%反對!

請看節錄報告的第2.2.4.2段:

「2.2.4.2公眾對同性伴侶權益的態度:

有些過去的研究結果顯示,公眾一般接受同性伴侶享有若干福利和權利。

在「公眾對性傾向歧視意見」(2014)的調查中,28%受訪者非常同意/同意「政府立法規定本身已為僱員提供配偶褔利的僱主需要將範圍推至同性同居伴侶」。

的確,這報告是說有28%的受訪者非常同意/同意同性伴侶有一些福利,不過,平機會引用時,沒有說明反對的有49%,而他們竟把這報告,說成是「公眾一般接受同性伴侶享有若干福利和權利」的其中一個例子!

2.3公眾人士對立法沒有負面想法?

在報告的第2.2.3.1段中,他們提到公眾人士對立法的後果,是沒有負面想法的, 請看:

「2.2.3.1   公眾對立法的可能後果的意見

過去大部份的調查顯示,很多公眾人士對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可能帶來的後果沒有負面想法。2006年的一項調查顯示,62%受訪者非常不同意/不同意「如果政府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就會鼓勵同性戀行為」(MVAHK,2006),只有28%受訪者非常同意/同意這個說法。那些經常接觸同性戀者的人士,對以上問題的回應分別是75%和19%。 」

這個是稻草人式的論說。反對立法人士,根本不是以「會鼓勵同性戀行為」為反對的主要理據,也不是以這作為立法後的主要負面後果。我們認為立法的負面後果,一早已告訴平機會,也在公共空間一直發放,是對人權的侵害,是對不認同的人士的言論自由、良心自由、教育自由及對社會的思想自由的侵害,但他們卻隻字不提。

3,電話訪問 – 問題籠統, 有誤導欺騙成份

他們所作的電話訪問,據說有56%受訪者是支持立法,但他們所問的,是問「整體來說,你是否同意為不同性傾向、性別認同及雙性人身份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視?」。沒有細節,沒有內容!甚至不提是否立性傾向歧視法!

如果有人在街上問我,而我又未詳細研究同志團體一直想爭取的立法的細節,及其可能的影響,我都會傾向說「同意」,因為對不同人「提供法律保障」及令他們「免受歧視」,似乎是十分正義的事,可算是在道德高地!

其實,這是一個政治的技倆,在社會上,若你想公眾同意一件事,你只需絕口不提有爭議的部份,只說一些高層次(離地)的命題,就可以了!例如,你想人支持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只需問「你是否贊成國家及社會要安全?」沒有人會反對!

在這性傾向條例的立法上,如果你告訴被訪者,立法後,會禁止人對同性戀生活方式的批評,你估反對立法的人有多少?其實,我們在2014年底,委託理大做過一民調,有接近七成人認為社會應包容不同的意見,包括反對同性戀的意見。

平機會這種問法, 是對市民的一種欺騙,是對一些未有詳細研究細節者的誤導!

4.所謂「廣泛證據」,原來是可以是在網上匿名創作,不用負責的故事!

在平機會最近的發報會中, 說現在有十分廣泛的證據, 證明歧視的嚴重, 而周一嶽在報章也說要講理性的分析, 我們詳細看報告, 到底廣泛的證據, 是指什麼呢? 詳細看報告, 原來主要是指一些據說是歧視的個案。 請看報告中, 第4.1段:

「4.1背景

     …值得注意的是,本章的受訪者所談及的歧視經驗,乃是 LGBTI 人士的主觀感受,這些經驗並沒有相應的調查驗證。所以他們認為的「歧視」並不一定符合香港現行反歧視條例當中的法律定義。」

再看第3.1.2段:

「3.1.2  網上收集歧視個案

為了提供更多渠道讓不同人士以自述方式提供遭受歧視的經歷,本研究同時採取網上匿名方式收集歧視個案。」

注意,他們是容許任何人,在網上匿名提供他們所謂的歧視個案的,即是說,一個人可以不負任何負任,不留任何名字,提供一個或多個被歧視的所謂經歷!而平機會,話明不會驗證,但會把每一個個案,都當作真實的被歧視個案,列在報告中。而平機會也已把這一切,當作他們認為的「廣泛證據」,證明香港的歧視如何嚴重!

而且,他們在報告中,一一列舉的所謂歧視個案,他們已話明這只是被訪者(或網上投稿者)的一些主觀感受,內容的真確性,包括有沒有這回事,也沒有驗證過!即是說,他們可以愛作什麼故事,就作什麼故事!

再者,「歧視」的定義,在那些故事中,也是任由故事提供者自己決定的。平機會也話明,那些歧視個案中的「歧視」,與他們要求立法的歧視,可以是完全不同的!即是說,即使那些個案是真的,也不一定是與要訂立的歧視法有關,不過,平機會卻可當作支持立法的證據的一部份!我們看了其中一些個案,果然是有些人自己認為自己工作不開心,或是不願意向人透露自己的性傾向,就當作是人家給他的歧視!有些人不獲升職,沒有任何證據,也認定老闆是因為他的性傾向而歧視他!

把一些未經驗證,甚至是來歷不明的資料,當作證據,這在平機會來說,也不是沒有前科。今次把在網上網下搜集的故事,珍而重之當作「廣泛的證據」,竟然以為可以哄騙市民及政府,又有什麼出奇?

5.寫作手法立場偏頗,不持平中立

在報告中,可能是因為寫報告的人,充滿了心急想要立法的意識, 在字裡行間, 不夠客觀。這些現象, 可謂不計其數, 現只舉數個例子:

第二章第一段:「LGBTI人士在港遭受歧視的經歷」,不夠客觀, 應說「LGBTI人士聲稱在港遭受歧視的經歷」。
第2.1段:「大部份集中研究LGBT人士在僱傭和教育範疇內遭受的歧視經歷」,不夠客觀, 應說「…聲稱遭受的歧視經歷」。
第2.1.1.1段:「另一項名為『基於性傾向的僱傭歧視:香港研究』的調查(Lau & Stotzer, 2011)顯示,29%的同性戀受僱員工,在過去五年受僱期間曾因其性傾向遭受歧視」,我們只可以說,「…顯示29%的同性戀受僱員工,聲稱在過去五年受僱期間曾因其性傾向遭受歧視。」

6.人心轉向, 也是騙人!

平機會在發表這報告時,用那個電話調查所得的56%贊成立法的數據,就說這是人心的轉向,我們認為這是另一個謊話:

2014年何秀蘭委託一間調查機構做的調查,是說有60%的人支持立法。明顯這兩年是下跌了! (按:何秀蘭的問法,也有問題,也是「籠統誤導式」,與平機會一樣。)
2006年的調查,範圍不一樣,問法也不同,不能比較。上次沒有跨性別及雙性人方面, 今次有; 上次是問「是否反對」,今次是問「是否贊成」,在情緒上是有分別的; 上次是問「立法」,今次是問「法律保障」。
「法律保障免受歧視」不一定指訂立一條反歧視立法, 可指在執行現行法例時, 應不歧視某些人; 也可以指明光社提出的「第三條路」, 稍為修改現行某些法例便可。

綜合以上各點,我們認為,這研究本身及其發佈時的訊息,是一個有預設立場,即滿有積極推動立法的意向,是一個謊言,並不是一個認真及有水準的客觀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