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澳洲看香港同志平權之路

2015/11/30 — 19:45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於眼全球,同志平權運動一直在推進當中。今年5月,愛爾蘭就同性婚姻進行全民公投,結果 62%表示贊成,令愛爾蘭同性婚姻合法化。同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宣布全國所有州份均將允許同性婚姻

而在澳洲,平權運動推行多年漸見進展,政府正考慮就同性婚姻進行公投,同時當地平權組織積極進行遊說工作,有望獲國會半數議員支持婚姻平權。反觀香港,平權運動近年未見重大突破,澳洲的平權經驗,能否讓香港借鏡?

澳洲平權組織 摒棄傳統策略

廣告

澳洲在2004年修正婚姻法,表明不認可同性婚姻,不過部分地區容許同性伴侶可作民事結合(Civil union)。2012年,澳洲國會曾就同性婚姻作投票,但當年的法案以42票對92票被否決。

正正是因為澳洲在2004年修正婚姻法,促成了當地同志平權組織「澳洲婚姻平等協會」(Australian Marriage Equality,簡稱AME)在翌年成立。英國《衛報》一篇專題報道,引述AME會長Rodney Croome,該協會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希望爭取大多數國會議員支持,以修改聯邦婚姻法,實現婚姻平權。

廣告

由於AME的目標清晰、明確,他們摒棄了傳統的平權策略,不再以傳統集會、遊行、聯署等方式,爭取外界支持同性平權。相反他們相當重視遊說工作,希望直接改變議員的想法,從而增加成功立法的可能性。

他們又做好策略研究,集中遊說其中25個關鍵選區,確保AME成員能走進每個議員的辦公室,分享自己被歧視、打壓等故事,從而讓議員明白婚姻平權的重要性,Croome解釋:「我們以前做過聯署,但原來人們若願意走出來分享自己的故事,威力往往更大。」

同性婚姻公投 打亂平權步伐

事實上AME的平權策略已見成效,如果將未正式表態的議員計算在內,國會已有近一半人支持婚姻平權。Croome揚言,現時國會內支持及反對的聲音,已達至平衡。這意味著一旦再討論同性婚姻,國會有可能會通過。

不過今年7月有傳,澳洲時任總理阿博特(Tony Abbott),有意在下次大選之後,就同性婚姻進行公投。此舉無疑打亂了AME的陣腳,以往只針對政客的遊說工作,未能做到呼籲民眾的效果。平權人士於是推行了「Plan B」,轉移了以往的戰線,開始籌集資金向大眾進行宣傳活動。

今年6月一項民意調查發現,全澳洲有68%選民支持婚姻平權,只有25%人反對。反對同性婚姻的比例,創下歷史性新低。執政黨聯盟的支持者當中,亦已有過半數人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一旦澳洲推行公投,婚姻平權有可能獲得過半數選民支持。

陳志全:香港同志活動流於「嘉年華會」式

反觀香港的同志平權運動,近年可算是停滯不前。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認同香港需要新的方式去推動平權。他形容以往的同志活動都流於「嘉年華會」式,欠缺抗爭行動,但看到情況漸見改善。

他又認為香港同志圈內,政治覺醒仍然是極度不足。他解釋,如果一班支持同志的選民站出來,就已經手執全港約一成的選票,令各政黨都不容忽視,「可惜香港同志社群,在這件事上不能讓人看到,有多少人出來登記?會不會投票?」

陳志全表示香港在2012年之前,有關同志平權的討論,都只集中在性傾向歧視條例之上。部份平權人士認為應該按部就班,先爭取反歧視立法,才進一步討論婚姻平權等更具爭議性的問題,「甚至有人反對在這時候高調爭取同性婚姻,覺得反歧視條例已『叫糊』(即將成功)。如果高調爭取同性婚姻,會令反對的人有藉口,亦會令爭議拉大」。

三線並行 寸土必爭平權

不過陳志全認為,反歧視立法以及婚姻平權,可以雙線並行,同步爭取。他正排期就民事結合法提出議案,預計明年1月正式作討論。民事結合法雖然和同性婚姻有一段距離,但他形容方案較為務實,教會阻力亦較少,而且外國大部分的平權運動,都是先做民事結合,再爭取婚姻平權。但他明言民事結合九成機會被否決,提出議案目的只是挑戰政府,並促當局關注議題。

除了透過議會推動婚姻平權,陳志全亦有意從司法覆核層面,爭取同性婚姻合法化,他解釋:「我一直有研究這個問題,亦有大律師願意做這件事,但仍欠一些苦主、案主站出來。」他承認挑戰整個婚姻條例,贏面只有一半。另一個選擇是,逐步挑戰不同層面的法例,例如是同志領取伴侶屍體的權利等。

第三條的平權路線,就是在平日零碎的立法工作中,以化整為零的方式爭取同性戀者權利。例如他們已爭取食環署放寬規例,讓同志伴侶死後的骨灰可共同安放。又例如今年《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條例草案》中,亦擴大了當中「家人」的定義,將代決人身份擴展至同性伴侶。陳志全形容這是以寸土必爭的方式,為同志爭取權益。

 

相關報道:衛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