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1987:逆權公民》到性別小眾公民參與

2018/3/21 — 12:10

g點電視製圖

g點電視製圖

【文:晴晴】

落筆之時,正是立法會311補選揭盅之日。很遺憾地民主派未能全取四席,雖然說選舉是民主的體現,應該要尊重選民的意願。但是,今天所以有311補選,正正是因為政府無視選民意願及橫蠻地以釋法的方式追溯未釋法前宣誓而發生的DQ潮。所以311其實是民主的體現,還是對民主的諷刺?

時光倒流至1987的韓國,首爾仍然被稱呼作漢城,報章上仍然有漢字的年代。全斗煥於1980藉當時總統朴正熙被暗殺而發動政變,改總統任期為七年,亦對傳媒實施嚴格監控,亦有專責強力部門藉搜捕共產黨而彌漫著白色恐怖。面對威權的壓迫,仍然有韓國的人民及大學生反抗暴政。

廣告

早於1980就已經有光州事件,200多人因此而犧牲。至1987年5月,即《1987:逆權公民》所講述的時空,因為一個大學生被捕期間無故死亡而觸發一連串的公民運動。電影中的情節都是歷史上確實有發生。沒有一個人是主角,沒有一個人是英雄。只是每個人各盡其職,有嚴格遵從法例的檢控官,有勇於發佈真相的記者,敢於為公義發聲的教會等等。任何一個人只要沒有緊守崗位或怯於政權,便沒有後來發生的事情。高呼4000萬人對抗暴政,由1980的光州漫延到全國,全斗煥也被逼推行總統民選。由此看來,雨傘運動的代價真的是有點太低了,還要害怕會阻礙別人上班上學,香港人何時看得上班如此重要。

廣告

回歸到今天的香港,我們所期盼的民主自由及平等是否就寄望在一張選票上,然後就安然在家由代議士去決定我們的命運?正當我們一邊恥笑泛民的愚蠢,左派的奸詐。我們有沒有想過去重新掌握自己命運,透過公民參與重奪民主的領地?

在性別運動一環上,同性婚姻、性別認同從來都不會是代議士最關注的話題。同運份子同時也是公民,公民參與才是運動的基礎。每個人也只要是緊守崗位便可以推動社會改變。當公民能夠積極參與,代議士只會變成其中一種的抗爭手法,而不是全盤都押注在議會上,去期望議會大發慈悲去恩賜我們平等及自由。

 

原刊於作者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