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未死 — 寫在性別平權公投後

2018/11/25 — 12:51

作者攝於台北街頭

作者攝於台北街頭

雖然還未有正式的公佈,但由現有的數據已經可以肯定,支持性別平權的一方確實未能在是次公投中如願。

身邊人見我滑了半天的電話,加上確認結果一下的頹然表情和因感冒而來的鼻水聲,以為我為著這結果而哭,但事實並非如此,我沒有哭,也沒有想過要哭,因為性別研究的訓練早令我明白:平權是一件比我們想像中困難上千百萬倍的事。

最初接觸性別研究是大學時的事,那些年,我有幸遇上很好的老師,遂一口氣修讀了「女性主義」、「酷兒理論」等不同課程,正當我們為著各種理論的先進和精妙而腦洞大開時,恩師在最後一課所教授的不是理論,而是與我們分享其「失戀史」,以及一句寄語:「別以為外面的世界會與這教室內的氛圍一樣開明,下山以後,才是修煉的開始。」

廣告

老師這話果然不虛。而且下山越久,越是會明白,當我們在課堂上暗暗為最早期的女性主義流派觀點保守而不屑一顧時,社會實況是連這保守的標準都仍未達到;當我們在導修課時討論酷兒理論的境界開闊時,社會上的大多數人會以為「酷兒」只是一種陳年飲品名稱;甚麼同志婚姻、性別平權?與我何干?

大概就是由那時開始,我就知道平權這事實在是條漫漫長路,甚至可能終我一生也不能看到終點。

廣告

然而,大家不妨又看看,引發同志平權運動的石牆事件距今還不足五十年,祁家威首次提出同性婚姻法制化並遭政府拒絕也不過是三十二年前的事,再看看今天,已有兩百多萬人願意走出來為平權投下一票,我們其實要明白,社會確實在變,只是改變所需要的時間和推動力度都比我們想像中的長和大。所以,面對這結果,傷心和失望還是會有的,只是傷心和失望過後,如何抖擻精神,繼續走好未來的每一步,才是真正的重點。

今次公投結果告訴了我們,在性別議題上開明的人或許真的我們想像的少,也印證了平權是一場漫長而艱苦的戰役,但我始終相信,怨恨、仇視和對立,於事無補;只要人心不死,才有繼續走下去,走到終點的可能。

無論如何,讓我們牽著手,一起走,慢慢走。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