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別自主好,不及才子抽水好

2018/9/14 — 13:55

【文:不妙花生】

某香江才子,向來是抽水稱強,說理為弱。繼早前大談政治正確之「霸道」,近日再次發文,借阿根廷公務員改變性別以提早退休一事,一次過抨擊「身份政治」、「自我性別認同(性別自主?)」以至不太相關的「#MeToo」等議題。行文盡見其對左翼思想之深惡痛絕,乃至棄人情常理於不顧,事理分析亦有失偏頗。

簡單而言,正常人得知制度被濫用,理應是去檢討如何防止,而非貶斥制度或其本身所確保之權利。就正如今日香港有人等騙取綜援,稍有理智者斷不會借此攻擊福利制度,而是建議改善機制,例如加強虛報資產的罰則和加密抽查。也所以才子借此事上綱上線,根本師出無名。

廣告

有說,改善機制也不能完全堵塞漏洞,有心人仍可濫用。這回應正確是正確,但無視現實社會運作。任何制度都有可能被濫用,我們不能因少數人濫用,而阻礙真正有需要的人行駛制度。一個有為政府應該做的,是在保障人權的前提下以合理措施降低濫用人數。至於少數漏網之魚,既是必然之惡,無奈亦須接受。

退一步講,即使有人佔「身份政治」便宜,也不能就此說明「身份政治」本身有何問題。才子為求抽水,不惜展示邏輯下限,blame the victim 既不成理,更顯無賴霸道。用同等垃圾邏輯,今日若有人如此重口味抽才子水至乾塘,也不過是後者咎由自取,惡業自招,與人無尤,才子想必同意,連自己鄙視的 #MeToo 都可以慳返唔洗講了。

廣告

那麼「身份政治」是否真如文中所言「強調個人身份地位獨特,個人感受問題優於現實社會問題,不問世事,自我為先」?未必。女士強調女權,工人強調工權,大家基於共有身份認同而團結,正是才子口中的「西方左派從六十年代開始發明的社會抗爭運動」(可議,暫且當真)。若沒有這班先進努力,今日我們只會離進步社會更遠。至於因何團結抗爭?不就是因為「個人」共同面對的問題未解決,部分族群受壓迫被剝削,未能享有平等權利或分享勞動成果?也所以「個人」面對的問題,根本就是「現實社會問題」。嘗試將「個人」與「社會」割裂,純屬反智。

最後也回應才子的有趣見解,性別認同竟能扯到 #MeToo 頭上,孫悟空七十二變也要甘拜下風。#MeToo 的敵人從來只是性侵,運動由女性發起,不同性別性侵情況有所不同(例如案件數目,形式,相關法律、道德規範、社會期許等)致使 #MeToo 多為女性所用,但這並不代表其為女性專屬。任何性別均可高呼「Me too」,任何性別也能成為被指控者。近日不是連 #MeToo 其中一位領袖 Asia Argento,也被男星指控性侵?

才子要針對的,應是他在最初文章提及,社會期許、法律上取證與審訊等可能潛藏的種種性別不公現象,務使任何性別都能得到公平對待。今日有正經大道理不談,偏要穿鑿附會,大肆抽水,誤導大眾。才子啊才子,既自命不凡,又能寫一手好文,何苦墮落至此?是否未能察覺自身的小農 DNA,已在妨礙社會進步?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