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小眾就業無保障 居港教師現身說法

2015/6/11 — 6:19

作者:達拉斯‧山達斯(Dallas Sanders)

G點電視譯按:達拉斯‧山達斯(Dallas Sanders)在香港及韓國任職教師十三年,現正於香港大學修讀新聞系碩士課程。

「山迪斯老師 (Mr. Sanders),他是個同性戀。」一個十歲的學生指著同學說。我當場停了下來,疑問不斷在腦海裡湧現——他是否知道同性戀的意思?他在開玩笑嗎?還是在重複電視上聽來的看我怎反應?

廣告

我想了一想,對他說:「他是也好,不是也好。只要他開心就沒問題。」說完只見那小孩困惑地看著我,不知道是因為我的說話,還是因為他根本不明白。

我喜歡當教師,所以教書對我來說很容易。可是,在香港當一個同性戀教師就很困難。如果我對那學生說我也是同性戀,學校大可以不和我續約。由於香港並沒有反歧視條例保障職場上的性小眾,我可能會因為那小孩向他父母投訴而失去工作。

廣告

政府有反歧視政策,但那不是法例,並沒有約束性。香港需要在這方面立法,不只是為了保障性小眾,更是為了保障其他因為身份而非能力被評價的人。

我任職英文教師十三年,知道如何激發和幫助學生。我剛來到現在任職的學校時,大部份學生並不能以英文談話,可是現在他們大多能與不懂中文的我溝通。但作為一個好教師並不代表我不會失去工作。如果我認識某人,而他又知道我是同性戀的話,那我就不會告訴他我的學校,甚至我工作的地區。我不是唯一一個感到害怕的人——這裡很多性小眾也有同感。萬一被人知道了,後果通常都不會是好的。

邁克‧莫勒爾(Mike Morrill) 曾在港當老師,致力令香港變得更美好。他曾經和微型金融慈善團體「我開」及其他非牟利團體合作,幫助尋求庇護人士和提升群眾對愛滋病病毒和愛滋病的認知。他亦是一個公開的同性戀者和愛滋病病毒感染者。

2013年他贏得「香港同志先生」比賽,他的同事因而得悉他另一重身份。去年九月莫勒爾對Time Out Hong Kong透露,一名同事曾經說,身為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他被視作沙士患者一樣。

莫勒爾表示 「在那裏工作變成了噩夢」。校方怕他會「污染學生」,令他最終決定辭職。他希望開設自己的教學中心,但投資者卻又擔心他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會影響公司聲譽。他嘗試過找其他工作,卻因他的身份而困難重重。最後莫勒爾覺得在本地找工作越來越難,無奈搬回美國。

爭議一次又一次出現。去年,位於沙田的基督教國際學校要求現職和新入職教師簽署道德聲明,裡面提及學校有權開除或不聘請性小眾、支持同性關係者及未婚同居者。因為沒有法律阻止,學校大可使用這種充滿歧視的聘用原則。

平機會現正諮詢市民和僱主,以提議更全面的反歧視條例保障僱員。有關法例最終還是要特首和立法會通過才可生效。香港需要這些法例,而受惠的不只是我,更包括所有與眾不同的人。

 

文章來源:Dallas Sanders網誌

翻譯:Chantal Yuen(女同學社 xG點電視義工)
校對:Jinner Li(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