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情保鮮十二年

2015/5/4 — 14:33

【文:伍詠欣;攝:Tang Ho Ching (@hochinglish)】

2001年初,二人第一次見面,William對Hinson一見鍾情,「他肥肥矮矮實在很可愛。」Hinson來電約會後,William就很落力追求他,「試過錄MD、送電話甚至送戒指,不過失敗收場。」Hinson解釋:「有人追求當然開心,但是當時沒有觸電的感覺,可是我有把他放在心上,因為他很熱誠。」Hinson在William翌年生日,主動致電祝賀,「他的生日很容易記,七月十四,哈哈。」二人終於在半年後一次台灣之旅訂情,2003年正式開始愛情長跑。

廣告

不如分開吧?

二人相戀兩個月後就同居,戀情卻在一年後告終。無論是工作、作息、家務還是相處方式,二人都在兩個極端。Hinson是中學英文科老師,習慣早睡早起,從事銀行業的William卻是夜貓,又喜愛去酒吧。說到家務,「William除了開水喉和開雪櫃之外,並不懂得做任何家務。」Hinson沒好氣地說:「我家庭觀念重,對生活的感覺就是一家人要一起吃飯、看電視。但是William覺得家庭既然已經存在,就不用投放很多時間。」結果Hinson缺乏安全感,開始與他人發展地下情,William直到二人分手搬屋才知道第三者的存在。

廣告

你還愛我嗎?

二人有機會復合,要多謝2004年的歐國盃和奧運。William當時只是搬到Hinson隔鄰的大廈,常找藉口去他的家看直播,看到半夜又留宿。在各項賽事都結束後,二人就決定重賽。

「我以前一直以為要年紀比我大的人能了解我。但是我越發覺得正正因為William為人簡單才平衝到我的複雜。」二人在分手的時候將所有不滿都清楚地說出來,反而對這段關係有幫助。「我當初就是因為喜歡Hinson的住家性格才與他一起,實在沒理由要求他改變。」

二人重新出發,開始學會珍惜和欣賞對方。「以前會很在意工作,現在因為Hinson早睡,所以會想早點下班陪他吃飯,爭取多點時間相處,兩三個月才落一次酒吧。」Hinson笑說:「現在William會陪我入睡,之後才回到客廳繼續看電視或打機。就算他出去玩,我也可以早點休息。」最重要是,William回家後一定會報告Hinson自己認識了甚麼新朋友。「我當晚與人交換了電話,或是摟抱親吻,回家後也會告訴他。坦白很重要──況且Hinson也知道我離不開他,哈哈。」


 
如何保鮮十二年

二人在一起十二年,去年的紀念日只是外出吃一頓晚餐,因為「一齊這麼久本身就已經是最好的事。」就算平日較忙,未必有時間說上幾句話,William在睡前也一定會問一句「你是否真的愛我」。William說罷也有點面紅,「我們每晚臨睡之前都會很認真地接吻呢。這些細節都很重要,因為重視這段愛情才會問這條問題,這些都是情趣。」

為對方保留足夠的空間之餘,參與對方的家庭聚會,都是建立感情的方法。Hinson順利過到William媽媽那一關,「她很喜歡會入廚的男士,而教師這份職業也讓她比較放心。」雖然媽媽還未完全接受二人的關係,始終都是口硬心軟。「有時她會問我何時才拍拖,但是又會上來我們家煮飯給我們吃。」

訪問的時候,最常聽到的就是二人以「欣賞」、「喜歡」等字眼來形容對方。「Hinson是個敢愛敢恨且敢於表達的人,我不會公開曬恩愛,但是他卻不怕把我們的周年晚飯照放上Facebook。有些事我不敢做而他夠膽做,令我很欣賞他。愛情的昇華是累積而成的,我們到今天還有初戀的感覺。」

的確,他們並沒有刻意營造恩愛的感覺,而是自然散發出一種戀人們獨有的氣息。就像Hinson從洗手間回來後,William會替他翻一翻衣領,這種細心來得很自然。「我很喜歡William幫我採耳,他很有技巧,讓我很放心。小時候有爸爸幫我採耳,現在連男朋友都會這樣做,實在太美妙。」Hinson續說:「我們的關係已經變得多元化,除了愛情,還有親情和友情。我們亦師亦友,既是兄弟又是愛人。」

生仔卻不是這麼簡單

二人關係猶如已婚一樣,更想過應否養育小孩。「可是現今社會還是較為保守,要向小孩解釋我與Hinson的關係很容易,但是要保護他免受歧視就很困難。」事實上,Hinson因為教師的身份,一直以來都沒有在工作上公開自己的性傾向。年輕時甚至刻意對學校的女老師特別好,特意開車接送上班,以營造異性戀的形象。

本來逛街是輕鬆的事,但是有時離遠見到學生家長,Hinson就會叫William走開一點。William曾因此發脾氣,結果他們一起外出的時候,Hinson就神經緊張。「其實我很認同自己的身份,但是我不希望聽到『基佬阿sir』的稱呼。假如我在空堂時接William的電話,都會以工作中的聲線與他對話。過去十一年,他每次都會問我是否不舒服或不開心,其實只是因為旁邊有同事。」

直到2012年,因為陳志全、趙式芝、黃耀明以及何韻詩等公眾人物相繼出櫃,令Hinson有勇氣做自己。「我開始反思為何我要背負這個枷鎖呢?所以變得越來越無所謂,現在出街會搭膊也會拖手。我不會刻意告訴別人我的性傾向。然而,假如有人問到,我不會再說我有女朋友,而是有男朋友。」

後記

拍攝的時候,為了清晰地拍到二人站在銅鑼灣馬路中心,William與Hinson需要在等候轉燈的過程擺定擁抱姿勢,攝影師、記者以及更多預備過馬路的途人都站在對面馬路看著。

意料之外的是,途人都只是投以好奇的目光,並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露出厭惡的神色。也許,就像William所講,越多人願意公開身份,公眾就會習慣同志的存在。就從身邊的人開始,讓人看得見你的存在。

 

大愛同盟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