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有一百萬個可能性 — 專訪台灣女同志方敏、糖糖

2015/2/16 — 17:24

圖左:方敏,圖右:糖糖

圖左:方敏,圖右:糖糖

2月15日,首屆「香港同讀文化節」來到最後一天,演講台上出現了兩個非常陌生的面孔。她們是來自台灣的女同性戀伴侶:方敏和糖糖,二人特意來到香港分享台灣同運的經驗。

方敏頂著一頭咖啡色的短髮,穿了一條破洞牛仔褲,定義自己為二人關係中的「公」。糖糖黑髮及肩,常開懷大笑,是很好相處的那種女生。兩口子總是甜蜜恩愛,就連拍合照都堅持要親嘴。

演講後我帶她們到附近的攤檔吃牛雜和雲吞撈麵,免得大家要餓著肚子做訪問,也讓二人嘗嘗香港特色。

廣告

台灣同運 「多元成家」興起

在此先補充一下台灣同運的現況。台灣近年討論熱烈的除了有「同性婚姻」議題外,還多了一個「多元成家」的概念。所謂的「多元成家」,是讓兩個或以上的人,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組成家庭並獲得法律承認。這種家庭不限於血緣或是戀人關係,其他如友伴、病友、靈修團體等均可成家。

廣告

在2013年,「家屬制度(即多元成家)」、「婚姻平權(即同性婚姻)」及「伴侶制度(類似民事結合)」被分成三個獨立草案送入立法院審查,當中只有婚姻平權(即同性婚姻)獲足夠提案立委連署並且通過一讀,正等候二、三讀。「多元成家」要正式走入立法院討論仍需要無了期的等待。

「多元成家」在台灣激起了巨大的爭論,反對的一方擔心法案會衝擊傳統家庭價值,甚至是容許亂倫等性關係成家。方敏在座談會上如此回應:「我們要成家,為甚麼一定要有性行為?為何不可以像我跟爸媽、兄弟姊妹的關係一樣,可以是很純粹的關係,不一定要性關係。」她又謂:「這個法案本身是一個價值,讓大家組成家庭,互相照顧。在這個前提之下,根本沒有談論到性行為。」

徒步見證愛的可能性

來自台灣的方敏、糖糖可以說是當地核心的同運人士,為了推動同志平權及多元成家一直走在最前線。2013年年尾,方敏、糖糖與台灣同志團體「玻璃紙」的成員,一行十多人發起了「徒步尋找愛的可能」的環島活動。他們把頭髮剃光,然後一步一步的走過這片土地,用55天拜訪了不同的家庭,尋找不同的家庭模式和可能性,探討「多元成家」的意義。

方敏解釋,環島遊是初衷,尋找「愛的可能」卻是忽發奇想:「我們一開始都有環島的想法,到後來我們決定要用徒步看台灣每一個風景,然後一起去收集在途中遇到所有愛的可能。我們十多人一開始說要環島,但後來聊天時才發現,原來我們每一個人對家的想像都不一樣。」

到訪過不同的家庭,她們親身體會到所謂「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家庭模式是何其狹隘。她們到訪過不同的同志家庭,有公開結婚的、養寵物的、想生小孩的……不同形式的家庭存在於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糖糖憶述在環島遊中探訪了一個5人家庭,成員包括了一對女同志、無性戀者及小孩子等,關係非常「另類」但同樣充滿了愛:「一位媽媽(跟丈夫)離婚了,卻愛上另一位女生。她帶着自己的孩子,跟那個女生在一起。」但三人在台北生活,經濟負擔不輕,於是又和另外兩個朋友合租單位,最後組成了5人家庭。

在這種生活方式中,愛漸漸在這5人之間滋生:「他們原本是室友的關係,但是隨着時間過去,孩子不但想從親生媽媽的身上,更想從家裡面每一個人身上得到愛。他們相信彼此是一家人,相信彼此是不離不棄的。」家庭中雖然沒有父親的角色,孩子卻換來更多的愛護。

五個人之中,又有一位女生定義自己為無性戀,從來沒有對任何人有性慾望。原本她和原生家庭一起生活,但卻因為家暴的問題已決定離開原來的家人,和朋友組織新的家庭。「當你活在一個被家暴的環境裡面,你是沒有辦法想像你要怎樣跟那群人一起生活。有些人天生就沒有選擇,多元家庭正正是創造的一個選擇給他們。」糖糖說。

圖片轉自「方糖日記」Facebook專頁。

圖片轉自「方糖日記」Facebook專頁。

同運發展  傳媒關鍵

對同志運動的發展,傳媒起了一個關鍵的作用。糖糖深深感受到台灣媒體的力量,對之又愛又恨。「愛」的是傳媒的影響力,可以將她們平權等訊息傳遞到大眾眼前,影響更多人;「恨」的是傳媒對性小眾的抹黑。她舉例道:「例如之前有一個雙性戀男生誘拐未成年少女。焦點應該是誘拐未成年少女,但他們(傳媒)就刻意把雙性戀標籤出來,說他常和男生發生性關係。大家就會覺得雙性戀又搞男又搞女,很嘔心。」

台灣「多元成家」這一步算是走得很前,亦是對保守傳統家庭一個巨大的挑戰。反觀同期的香港,連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公眾諮詢」動議都被否決。是否香港人太保守,才導致香港的同運進程如此落後?糖糖似乎不同意:「我不覺得香港保守,從剛才的(同讀)座談會感受到,大家的想法是前衛的,但是(整個社會)討論的人太少。這形成一個極端的金字塔,前衛的人大概只有幾個,但下面一大群人完全不知道同性戀是甚麼。」

港台同運差異  關乎民主制度

那是甚麼造成了香港和台灣在同運進程的差異?回歸到最根本的,是兩地政制上的差異。台灣有民主選舉,因此社會共識往往可以影響政策方向。方敏認為,台灣同運的方向,就是以社會共識影響立法委員:「社會共識對於他們(立法委員)是否能夠當選是成正比的。我們一直很希望透過立法委員打草案落成,我們只要成功影響立法委員,同志運動才有可能成功。」

糖糖有留意香港早前的佔領行動,她對港台同運差異有另一種看法,認為香港的政治議題太重要,變相佔用了同運的討論空間:「單是國家認同這件事情就已經佔據香港人大部份思考及討論的空間。香港人現在面臨的重大問題就是大陸人,很難讓其他議題高於這件事。」

方敏、糖糖二人曾是大學同學,現在已經認識了四年之久。二人走在同運的前線,比其他社運人士面對更大的歧視和偏見,家人的支持極為重要。方敏父母對其性取向還算接受,但糖糖母親仍對女兒的同性伴侶有所不滿。方敏就定期向糖糖母親寫信,希望透過溝通換來了解和接納。

「我都要結婚、生小孩」

親眼見証過不同的家庭模式,方敏、糖糖二人又對未來家庭有何想像?方敏搶著回答:「我這個人比較樂觀,我會覺得我未來一樣都是要結婚、生小孩。」糖糖的回答一模一樣:「結婚、生孩子,可以的話要自己生。」

我告訴方敏、糖糖,很多香港人「眼紅」台灣的民主、同運、文化氣息、綜藝節目、美食、咖啡店……說著說著,其實香港還剩甚麼?我懷最後一丁點兒希望,問方敏:「香港還是台灣的女生比較漂亮?」她遲疑了兩秒鐘,眼尾緊盯著身旁的女友,然後心虛地說:「還是台灣的漂亮。」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