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共同的聖戰

2016/6/14 — 18:36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資料圖片,網絡圖片

【文:陳可樂(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執行幹事)】

致我的穆斯林情人︰

還記得那個潮熱的夜晚,蒸發著性愛後的餘溫。你與我分享了一節可蘭經,經文我早已忘記,只記得是有關聖戰與勇氣。我笑說,像你這樣的人,在伊朗大概早被殺清了吧﹖「真正的聖戰,是戰勝自己的懦弱。」他說。你的確是一個強壯的聖戰士,不單止你是我遇過唯一能施展「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的男人,而且你在來自華人世界、伊朗世界與宗教世界的歧視之中,爭鬥著長大。

廣告

和你出街食飯,是一件麻煩的事。我喜歡吃鼓汁鱔煲,你卻不能吃海裡沒有鱗的魚。「這段聖經舊約經文,在基督教界早已沒有人理啦。我們在查經工作坊就常拿這一段來講。」我抗議道。「但在可蘭經仍有效呀。」我最後還是順從,因為畢竟你也已讓了步,帶我去沒有Hala的中式小菜。

我最不滿的,是你把可蘭經中的男女不平等,說成是對女性的保護。「是因為你是男人,才把管制女人說成是一種保護吧﹖」我大學時修讀國際關係課,跟著沈旭暉參觀灣仔清真寺,當時那個長鬍子的長老就是一面正氣地說自己保護女性,所以才規定要戴頭紗。同學之間有印度教徒、基督徒,都在歷史上不同時候要求戴頭紗的,現在都不強制了。哪你自己的性取向,不也是受到長老們的否定嗎﹖「那是我和阿拉中間的事,與他們何干﹖」啊,這時又個人主義起來了。我與你相視而笑。

廣告

哪些想把同志族群的悲傷,導向仇恨穆斯林的人不會得逞。對,我族已太清楚仇恨是怎樣一回事,以及他的極限︰仇恨沒有消滅我族,又憑何消滅杜撰出來的敵人﹖我們嘲笑仇恨,因為他懦弱與劃地自限。日復日,我們還是進行著跨越疆界的體液交流,以自身的持續存在作為最根本的反抗——這是屬於我們共同的聖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