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雙性戀,現在覺得很困擾 ... 」

2016/11/11 — 11:05

「律師,我是一個國立大學碩士班的學生,我從小就知道我是雙性戀,我曾經交過一個女友,但是後來我們分手了。現在的男友,跟我很穩定,我們彼此相愛,也準備要結婚(雖然我不知道台灣的同志婚姻合法化什麼時候會過),但是我現在覺得很困擾。

我生長在一個很愛我的家庭。爸媽雖然賺錢很辛苦,但是也把我跟哥哥帶大。哥哥很傑出,他現在已經是上市公司的經理,有個交往很久的女友,預料應該很快就會結婚。我的父母對我很好,經常會想要介紹女生給我,也以我為榮,常常跟親友炫耀。可是我怎麼都覺得,比不上我哥,而且壓力很大。再者,我怎麼都很難說出口,告訴他們,其實我愛的是男人。但是,他們經常不經意的說,「同性戀很噁心、同性戀會遭天譴、生不出小孩」等等的話,讓我本來想要說的話又吞了進去。

我曾經想過放棄我男友,但我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哪,我不想要違背我自己的心,跟我男朋友分手去找一個女生結婚,我們彼此相愛,為什麼要這麼殘忍?革命!難道真的要革命嗎?我一定要走到這一步嗎?我每天晚上想這個都睡不著。我目前想到最蠢的方法就是,演一輩子的戲,找一個女雙性戀者,跟我有一樣的困擾,可以跟男生結婚,並且接受這種開放式關係。天哪!這也太蠢了吧,難道是在演偶像劇嗎?

我願意匯款給你諮詢,請你告訴我,也可以告訴跟我有一樣困擾的人,到底我應該怎麼做?」

*   *   *

孩子,看來你有兩個困擾,一個是兄弟的比較,一個是愛情的選擇。讓我來提供意見,你可以聽聽做參考。

廣告

我,基本上跟我的大哥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孩子。他是個善良溫柔的男生,但是不喜歡唸書,除了職業軍人以外,他會的工作就是電焊,他退伍以後就是做這個,收入一般、個性一般、職業一般。我,因為很多的運氣、很多的資源都在我身上,所以我僥倖的變成一個優勢者,看起來我樣樣都比他好。

不過,他有二件事比我強,我這輩子都比不上他。第一,他很孝順。因為我平常很忙,所以他幫我照顧爸媽。第二,他什麼東西都會修,我則是一塌糊塗。換句話說,我是生活白癡,但是如果陰屍路的時代來臨,他肯定是倖存者,我應該會是喪屍。

廣告

爸爸很明顯,對我比較偏心。哥哥不在意,但是我很在意。因為我不喜歡一個人以外在條件去判斷另一個人的價值。我們都不是神,無法論斷別人的一切,所以我討厭比較。我哥哥過世以後,其實我最難過的事情,大概就是沒能讓他知道,其實我一點也不在意他學歷、地位等等比我差,我很感謝他對爸媽的照顧,我很愛他。

你知道嗎?或許你的哥哥,一點也不在意這些事情,在意的只是你。我希望你不要被爸媽的眼光影響,你過得好,那就是好。你的許多優點,是哥哥比不上的,你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這些話聽來容易,但是需要一點時間去建立自己的自信心。所以容我以我的例子告訴你,其實每個人都會有他的優點,神安排我們任何一個人出現在這個家裡,都是有意義的。

要不他會給你教導,要不他會給你教訓。你總是可以從家人身上,學到一些東西。

其次,如果家人真的討厭同志,不需要跟他們辯論,你唯一需要的是勇氣與行動。所謂的行動,就是經常的帶男生回家,陪爸媽吃飯。他們問你什麼,你就笑而不答。他們畢竟是愛你的家人,不需要跟他們決裂,你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時機,讓民法修正以後,安心的去登記結婚。這件事情,在未來四年有很高的機會通過,你還年輕,不要急。川普都當選總統了,這世界有什麼不可能的?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為了父母或社會的壓力,跟一個異性戀結婚,這是欺騙,愛情不能是如此,會傷害別人。而你所提出來的建議更爛,因為縱然你跟另外一個女雙性戀者談好,兩個人願意這麼做,你們也忽略了婚姻的本質。結婚,不是為了給任何人交代,而是因為愛,你們決定攜手在一起走下去。這樣的關係不是偶像劇,而是悲劇。請你耐心等待,革命終將會成功。

最後,不用給我任何的諮詢費,我從來沒收過這種東西。只要記得,在有能力的時候,給予其他人同等的愛,這樣就夠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