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老公是同志

2015/5/8 — 11:00

小德蘭是極少數願意站出來的中國同妻。

小德蘭是極少數願意站出來的中國同妻。

【文:羅恩賜、曾慶宏;圖:香港電台】

在舊有思想與現代文明仍然衝撞不斷的中國社會,近年來浮現出一種女性身份,稱作「同妻」。

「大家知道什麼是同妻嗎?」今年的元宵節,在福建泉州街頭,曾經是同妻的小德蘭,穿上一襲亮眼的旗袍,在鼎沸人聲中聲嘶力竭的叫喊著,引來奇異的目光。

廣告

「你們回去問一下你們的男朋友,他是不是同志?」當路人圍攏著她時,她笑著對當中的女性說。

小德蘭正是《我老公是同志》— 一部關於中國同妻的紀錄片主角。

廣告

獨自在賓館過年的小德蘭。

獨自在賓館過年的小德蘭。

所謂「同妻」,意思是指男同志的妻子,根據內地一份研究同妻群體的報告估計,中國大概有一千四百萬同妻,約等於香港總人口的兩倍。大部份同妻最初都是蒙在鼓裡,不知道每天晚上同床共枕的另一半,原來是個對自己絲毫沒有興趣的男同性戀者,被他們騙進了婚姻。幸運的話,會在婚後不久便真相大白;可是不少同妻,卻會在有了孩子之後才發現對方是同志;甚至有些同妻,到了花甲之年,才驚覺這個駭人的事實。

來自武漢的小德蘭,曾經是一名同妻。 跟很多內地的年輕人一樣,到了二十多歲,父母就開始催促她結婚。在媒人的介紹下,她嫁給了她的前夫,婚後兩個月,她的丈夫終於忍不住跟她說,他一直在騙她,他是個男同性戀者。說來彷彿兒戲,可是事情往往如此突如其來,如此荒謬。在紀錄片中,小德蘭述說著她成為同妻的經驗,如何經歷著這一切,如何痛苦過、憎恨過,並在沉澱過後,重新振作,踏上同妻公益倡導工作之路。

一名同志對小德蘭做的同志工作表示支持。

一名同志對小德蘭做的同志工作表示支持。

後來,小德蘭選擇來到福建泉州開展她的同妻工作,攝製隊緊隨她約一個月的時間,包括了農曆新年期間,紀錄著她如何透過網絡組織同妻,如何在現實中積極進行倡導工作。元宵節當晚,就是她的其中一個倡導行動,為要讓大眾了解同妻這個群體。這一切的工作,都是為了尋找隱藏著的同妻,協助她們走出悲劇,同時阻止社會繼續產生同妻。

小德蘭在 QQ 建立了同妻群。

小德蘭在 QQ 建立了同妻群。

故事發展到這裡,紀錄片所呈現的已不止於小德蘭作為同妻的個人故事,同時開始觸碰到更深層次的問題──到底什麼才是產生同妻的真正原因?若要阻止同妻的產生,要面對什麼困難和阻力?後來攝製隊伴隨著小德蘭來到青島,探訪被稱為「中國同性戀研究之父」的張北川教授。

中國同性戀研究之父張北川教授。

中國同性戀研究之父張北川教授。

張教授曾接收過萬封來自同志和同妻的信,裡面紀錄著形形式式有血有淚的悲慘故事。這些信件在在反映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壓迫,例如為了要迫使兒子結婚,一個母親可以以死相脅。為了滿足父母的期望,大部份男男女女都被迫進入異性婚姻,更不用提同性戀本身並未被社會普遍接納,男同志要不選擇單身,要不選擇找個女跟他結婚。同時,張教授提出了更宏觀的理解,他說中國有三座大山──家長制、男權制、父權制,在這三重大山的壓力下,同妻的聲音就像冰層下的吶喊,很難傳到出來。它獨在中國浮現,只是因為現代化帶來的個人主義、性別平權意識,婦女也開始認識到自己的權利。

一萬封同志及同妻寫給張北川教授的信。

一萬封同志及同妻寫給張北川教授的信。

同妻問題是個身份政治的問題,「身份」這個詞,是相對固定的,甚至會緊隨著人的一生,就像「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但很多時候,「同妻」只是一種短暫的經歷,一段悲慘的遭遇,是同志問題延伸出來的社會問題。所以,如果同志是處於社會的邊緣,同妻就更是邊緣中的邊緣。相對於LGBT性別運動,同妻問題缺乏一種與其群體直接相關的訴求,相反,同妻的遭遇各有不同,她們的需要也不盡相同。因此,同妻問題更難得到資源和關注,這也是從事同妻工作所面對的困難。

然而,愈是站在邊緣的地方,愈可能看到社會的全貌,就好像一塊從一棵朽壞的樹掉下來的枯葉,或許我們能從其葉脈看出整棵樹的健康狀況。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中國故事 2015》第十二集【我老公是同志】將於 5 月 9 日(星期六)晚上 7 時 30 分至 8 時在港台電視 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敬請密切留意。

仍然堅固的傳統婚姻思想。

仍然堅固的傳統婚姻思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