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所有人/性別都會被性侵」是打破迷思,還是「新強暴迷思」?

2016/4/25 — 10:52

G點電視製圖

G點電視製圖

【文:吳馨恩】

我聽了系列講座「加拿大的性法律之路」的場次一「性侵法律改革作為社會變遷的觸媒: 不同意、強制與不平等」,主要是在論說加拿大在性侵害立法上的一些歷史與進程。當中有講到所謂的「強暴迷思」(rape myth),像是女人被強暴是因為穿太少、晚上在外面亂跑,但現代卻出現了一些新的迷思,講者指出的有「強暴是暴力,不是性」、「為強暴行為的男性都是病態的」等等。

我認為講者所指出的「新強暴迷思」中,讓我反思最久,也最有爭議與討論價值的是「所有人/性別都會被性侵」這句話,講者認為這種說法有可能會導致忽略女人更容易遭到性侵的現實,甚或否定性侵害是一種性別歧視與性別不平等的展現,因為好像反正不分性別都會受害,所以性侵本身與性別因素無關。

廣告

當然,講者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現在在講「所有人/性別都會被性侵」的時候,確實可能刻意或無意地弱化了女性比較可能受到性侵得物質差異,或是被操作來反挫性別平等、女性主義,並且否認性別歧視的存在。可是,這樣的「風險」存在,直接代表這句話/這個概念本身就是迷思嗎?那社政宣導性騷擾、強暴及家暴防治時,不斷強化女性受害的結果,也導致了男性、非傳統性別與兒童的性受害被忽略,那這又是否也是一種強暴迷思呢?

其實,這句話本身也反抗了一種迷思,對象是那些「特定性別群體不可能被性侵」或「(順性別陰柔)女性是最容易被性侵的群體」的老舊氛圍,事實上陽剛女同志、跨性別者、雙性人、性別酷兒與兒童受害的比例,並不亞於順性別陰柔女性。甚至也正對抗當今未顯著減弱的「陰莖不會被性侵」一類迷思。而真正造成新迷思的是「沒意識到特定性別群體平均較容易受性侵」、「認為性侵不是性別歧視問題,只是治安問題」等狀況,而非社會意識到所有性別群體都可能受害,況論關心與協助那些長期被忽視、處境邊緣而更高風險受害、求助困難的男性/非傳統性別/兒童性侵倖存者,絕對稱不上是在「強化迷思」。

廣告

「去脈絡」一直是討論議題時最忌諱的問題,「所有人/性別都會被性侵」從反女性主義者與男性/非傳統性別者/兒童性侵倖存者的口中說出,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狀況,前者女性主義者當然可以回擊說「女性更容易被性侵」,但若是後者的狀況這樣回應,將是相當殘忍、缺罰同理心,並否定他人經驗,嚴重還會造成他們更加噤若寒蟬,成為性別壓迫的共犯!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