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才子談政治正確

2018/7/13 — 19:45

陶傑(朝雲攝)

陶傑(朝雲攝)

【文:不妙花生】

眾所周知,某香江才子寫文,從來是得過且過。無論是陳年舊事還是新聞,經他轉述,真假也成疑問。究竟是某人記憶不可靠,懶得考證,還是以意為之?對萬千擁躉從來是不大重要,他寫道理,讀者受落,僅此而已。看才子文章,在細節裡認真是犯傻。

但魔鬼卻隱藏在細節中,有寫的只能寫歪。黑寫成白讀者不難察覺,寫成灰就要考眼力。而沒有寫的,往往更是事情關鍵。近日才子又發高論,借性別認同(醫生被裁)及同性平權(蛋糕案)兩事大談政治正確之「霸道」。讓我們看看原句:「英國一名基督徒醫生,因為堅持信仰,主張性別是天註定,而非自己認同所能決定,最終遭政府解僱。這名醫生在公立醫院系統的急症室任勞任怨二十六年,只因為不認同今天當道的政治正確的自我性別認同潮流,即如觸犯天條,罪無可恕。」

廣告

才子以「任勞任怨、觸犯天條、罪無可恕」等詞挑起大眾情緒,此為策略,無可口非。至於寫到 (1) Dr. David Mackereth 堅持性別是天註定而非自我認同所決定,(2) 醫生在急症室(部門)26 年,這兩點均是事實。但 (2) 與本次事件關連不大,事情原委是怎樣?該醫生在急症室 26 年後轉工,在國民保健署轄下另一部門就業及退休保障部(Department for Work and Pensions)覓得殘疾評估員(Disability Assessor)一職,主要職務為就申請傷殘福利及津貼人士撰寫評估報告。他在 5 月起接受培訓,並被告知在工作中,需依照病人的自我認同性別稱呼對方。否則在 2010 年所修之平等法(Equality Act)下,有機會構成騷擾。醫生基於自身信念未能履行此安排,因此被解除僱傭合約。

簡單來說,該醫生是將信念凌駕專業,甚至不惜違法達「自己的義」(而非公義)而陷工作部門於不義。主流醫學與學術界對心理性別(認同)的支持和論證,本花生過往已寫過不少,分歧點只是落在需何等程度的佐證,不贅。今日才子一句「政治正確」帶過,除顯示自己在相關領域的無知,別無解釋。

廣告

而將與現今醫學認知相違的信念或信仰搬到工作環境,若不起正面作用,甚至有機會令病人難堪,本身已違反醫者 beneficence 及 nonmaleficence 的宗旨。試想想,當病人自我認同為女士,醫者/評估者不斷稱呼她為先生,這除了「自 high」彰顯所謂「良心自由」,只會讓病人感到不尊重而抗拒合作,對評估進程有百害而無一利。

蛋糕案,才子總結為「有一名基督教蛋糕店店主,也因為自己的信仰而拒絕一對同性戀伴侶的定單,最高法院判決店主勝訴,其實說穿了,拒絕一個人不等於仇恨,如此簡單而已」亦是有失偏頗。男性沙文主義者因自身信念拒絕為女性提供服務,這種不合理差別待遇叫歧視,受法律規管,「政治正確」並不是逃生門。同是信念,宗教何以能倖免於難本來就是大哉問。

才子唯一說對的,是「拒絕一個人不等於仇恨」,但「不等於仇恨」亦不代表能合理化歧視。今日有人以蛋糕案作例,似乎不知這渾水有多難趟。是次最高法院裁決,正如諸多分析指出,並不能成為案例。當中有太多棘手問題並未處理,例如裁決純粹指出民權委員會判決並不公道及對店東表示敵意,而未有提及店東之差別待遇有否構成歧視;(2) 法院亦未有交代在甚麼情況下,民眾才能以信仰或信念作為提供差別待遇之合理理由。不提供現成貨品當屬歧視,例如已製成之蛋糕,但訂製蛋糕又如何?若設計蛋糕屬「表達性行為」,當中蛋糕表達的是誰人意念,又能否以信仰或創造自由作為抗辯理由?此等理由若成立,又該如何劃線?定製之實物尚且難以判斷,若牽涉到服務就更加複雜。

至於政治正確能否容下異見,本花生是管不著也理不清。但上述兩事,已超出政治正確範圍,對不同群體構成實質影響。才子說他人貼仇恨標籤,似乎毫不察覺自己才是最愛貼標籤的人。有蛋糕吃不成,有花買不了,申請津貼時也得不到應有尊重。不平等,不公道,事情就是這麼簡單,誰跟你計較仇不仇恨?

 

作者自我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歡迎讀者到文庫收看其他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