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拒絕簽署和否決「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是最適當的決定

2016/1/25 — 13:16

被消失的同志 — 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記者會

被消失的同志 — 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記者會

【文:岑子杰】

看這次政府「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可以總結為:「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商『再次研究』;為『檢討』改善對性小眾的社福的服務『開始審研』」這不是拖延時間是什麼?

廣告

且看「全民退休保障」的經驗,政府本身無意立法,於是就不斷做研究,最終連幫政府做研究的周永新教授都對政府失望,認為被政府「借過橋」和「buy time」。而「全民退休保障」的諮詢亦引起所有支持「退保」的團體不滿。「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商『再次研究』」根本就是「全民退休保障」的翻版。

另外,「為『檢討』改善對性小眾的社福服務『開始審研』」就更加荒謬,檢討就是檢討,就是「找出不足的地方」,為什麼要為未來的「檢討」去「審研」呢?說穿了,就是政府根本不想去檢討,因為檢討以後,就會看見現有對性小眾的社福服務一片空白,不得不改善。為了拖延,就是在「檢討」之前加設「審研」的步驟。

廣告

過去我們看見,為性小眾提供的社福服務嚴重不足,跨性別人士因任何原因無家可歸,只有「芷若園」可以提供庇護服務,而「芷若園」卻長期爆滿。香港彩虹就因為要填補這服務的空缺,義務提供臨時住處給有需要的跨性別朋友。同志面對任何困境,往往同樣求助無門,不少求助的個案都指,曾被社工歧視,認為求助同志應該「檢討」自己的性傾向。香港彩虹過去亦接獲不少由主流社福機構轉介過來的同志朋友,因為主流社福機構也坦承不懂如何處理同志的個案。面對這樣的社福服務嚴重不足,不是應該立即檢討和改善嗎?為什麼還要為「檢討」而去「審研」如何去檢討?

同志需要有力度的措施

此前,港大已就「性傾向歧視立法」進行多次的民調,2012年和2013年的民調結果均顯示超過六成受訪市民贊成性傾向歧視立法。現在餘下的問題,只是性傾向歧視條例的具體內容應該怎樣寫?保障和豁免應該如何平衡,這只是拿出諮詢草案才可以理性討論,而不是要繼續虛無飄渺的研究。

面對被歧視和求助無門的同志,我們這些同志團體難道還有空間跟政府和宗教團體一起「嘆慢板」嗎?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為同志提供庇護中心、服務中心,這是刻不容緩的事情。如果要我們「袋住先」,底線一定不是「研究」和「審研」,而是就《性傾向歧視條例》進行公眾諮詢和立即檢討現有社福服務的不足。

「『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真有可取的地方嗎?聽起來,「不歧視性小眾約章」好像是一個進步,然而,這只不過是軟弱無力的工作,就是讓本身接受同志的機構繼續接受同志,歧視同志的機構繼續歧視同志。且看過去政府推出的「消除性傾向歧視僱傭實務守則」,真的有改善到普遍同志在職場被歧視的情況嗎?如果真的有成效,為何仍然有那麼多的同志因為性身份而被解僱?

同志團體應釋出多大的善意?

在爭取性傾向歧視立法的過程當中,不願意釋出善意的是宗教團體,明光社、天主教等至今仍拒絕討論豁免條款,因為他們認為歧視同志沒有錯,談豁免就是承認歧視同志是錯誤的行為。而天主教湯漢主教在去年的區議會選舉當中,甚至形容同志是吸毒者,希望透過向支持同志平權的政黨拖壓,阻礙任何保障同志獲得平等權利的機會。請問,拒絕釋出善意的是宗教團體還是同志團體?

身為同志,我們應該釋出多大的善意?不討論立法?不出櫃?自願退出公眾視角當中?「永遠的忍耐,永遠不出來,世界將依然不變改」,釋出善意是有底線的,一退再退,只會讓歧視者繼續自以為是。如果說釋出善意,同志社群的底線不是任由政府和宗教團體合謀拖延《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而是進入豁免條文的討論,拿出具體的草案,展開公眾諮詢和立即審視現有同志社福服務不足之處,並推出切合同志需要的服務中心。

為何要退出「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

當我們看到「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的工作報告,根本欠缺任何有力度的建議措施,對於訂立《性傾向歧視條例》、為同志提供庇護中心、服務中心只採取「拖得幾耐得幾耐」的策略,而且拒絕提供任何時間表。拒絕簽署和否決「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是我們唯一可做的事情。不然,政府就可以藉著這份工作報告,認為是同志團體接受「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商『再次研究』;為『檢討』改善對性小眾的社福的服務『開始審研』」的這種處理方法。

《性傾向歧視條例》同志社群已等了超過二十年,自2010年《家暴條例》通過修訂至今,政府沒有改善同志的社福服務,同志還等多少個五年?同志還要等多少個二十年?

梁振英政府只餘下約一年的任期,「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已幫梁振英政府拖延了四年的時間。我們不知道下任特首將會是誰,但同志團體不能為下屆政府再提供任何繼續拖延的理由。拒絕簽署和否決「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斷絕政府一切拖延的後路,一眾同志和支持同志平權的團體,已團結一致地作出了最佳的選擇。
 

作者簡介:  彩虹行動成員 

 彩虹行動成員Jimmy「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聯合聲明」如下:

今午大愛同盟召集十多個同志團體舉行聯合記招,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和譴責施政報告,以下是聯合聲明。

被 消 失 的 同 志

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聯合聲明

上年度除夕日,在沒有得到全體委員會成員的同意下,政府靜悄悄於網上上載和公佈「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而報告的結論竟是又一次的老調重彈,就諮詢和立法與否,要作進一步的研究!

政府於2013年6月10日宣佈成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諮詢小組),很可惜,兩年半以來主席和政府沒有好好珍惜這個平台,反而不斷拖延,使會議沒有機會討論議題的核心,例如性傾向歧視立法的「保障範疇」和「豁免範圍」,即使多位同志與會者多次提出要求,政府仍拒絕容讓成員討論。到委任期臨完結才急就章,提出以一個「無目標」、「無限期」、「不清楚由誰執行」、「零監察」的所謂「進一步研究」,打算敷衍了事。諮詢小組不但沒有積極尋求與會不同持分者的共識,討論更完全向「反立法」的意見傾斜,同志成員的意見大部份都不獲採納。而報告最後提出的五點方案,沒有時間表,沒有路線圖,沒有任何實在開展計劃,政府不但白白浪費了兩年半時間和納稅人的金錢,更令人質疑政府只打算以拖字訣,繼續漠視性小眾的訴求,同志就此被消失!

上星期特首推出最新一份任內施政報告中,隻字不提同志權益,而只在施政綱領中以一百字不到的篇幅提及「人權」,而就性小眾權益方面,當中美其名目以「推動社會建立多元、包容及互相尊重的文化」為前提,卻只寥寥隻字提到會「就諮詢小組報告提出的建議、策略和措施,與各方持份者溝通,研究合適的跟進工作」,企圖以一份根本沒有認受性的諮詢小組工作報告作為擋箭牌,含混過去,原地踏步,回到三年前第一份施政報告的起點,繼續以沒有社會共識為藉口,阻延立法!
對此,同志社群表示極度遺憾和憤慨,多個同志團體決議以聯署行動表態,否決「消除性小眾歧視諮詢小組工作報告」,和譴責施政報告對性小眾權益又一次的漠視和進一步的踐踏,拒絕袋住先,拒絕被消失!

記招上,三位諮詢小組委員(大愛同盟成員/立會議員陳志全、香港女同盟會楊煒煒及彩虹行動陳諾爾)亦即場表示從小組工作報告中除名,以行動否定工作報告的認受性。曾為諮詢小組提交性傾向歧視調查和意見的首席研究學者何式凝博士同時披露,參與調查的受訪者其實大部份贊成立法,所以很質疑諮詢小組工作報告為何得出現時的立論。

聯署代表亦借此向政府施壓,強烈提出以下幾點訴求:

1. 要求諮詢小組主席張妙清教授,就領導小組無方和嚴重失職作出交待
2. 就報告中提出的方案,提供實質的路線圖,以及明確的目標和執行時間表
3. 立即啟動性傾向歧視立法程序


大愛同盟總幹事

梁兆輝
2016-01-21


----------
聯署組織:
大專同志行動 Action Q
大愛同盟 BigLove Alliance
香港女同盟會 Women Coalition of HKSAR
彩虹行動 Rainbow Action
酷兒團契
彩虹之約 Covenant of the Rainbow:
九龍佑寧堂 Kowloon Union Church
同情 Compassion
姐姐仔會 JJJ Association
性神學社 Queer Theology Academy
哪噠香膏教會 Alabaster box of ointment Church
基恩之家 Blessed Minority Christian Fellowship
基督徒學會 HK Christian Institute
基督眾樂教會 One Body In Christ Church
藩籬以外 Beyond the Boundary-Knowing and concerns Intersex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