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拗直同志(上) 親身經歷「新造的人協會」的「導向」

2016/5/12 — 16:12

「新造的人協會」出版的刊物,稱有個案能成功進入異性婚姻。圖右方的男子為羅文麒牧師,負責帶領協會的「導向」小組。

「新造的人協會」出版的刊物,稱有個案能成功進入異性婚姻。圖右方的男子為羅文麒牧師,負責帶領協會的「導向」小組。

(5月14日9:15,在文末附新造的人協會回應全文。)

「拗直」治療(conversion therapy),即是試圖將同性戀者改變成異性戀者的一種療法,在過往數十年以來一直富爭議性。

美國精神醫學協會早於1973年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的診斷列表中除名,意味同性戀者不應再被視為疾病。世界衛生組織的泛美衛生組織(PAHO)於2012年發表聲明,清楚指明「拗直」治療影響人類的健康和福祉,甚至對生命構成了嚴重威脅。

廣告

在香港,香港精神科醫學院在2011年發表了聲明,同樣表明同性戀非疾病。該聲明強調,醫學界未有發現任何可靠的科學及臨床證據支持,嘗試改變個人性傾向會帶來好處。

全球「拗直」運動未歇息

廣告

然而全球各地「拗直」治療卻未有隨之消失。「走出埃及全球聯盟」(Exodus Global Alliance)是有基督教背景的國際組織,專門提供改變性取向的服務,在加拿大、美國、澳洲、巴西等地均設辦公室。

在台灣有「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其網站稱專門幫助同性戀走上「不放棄甦醒蛻變並得著自由之路」。去年亦有外國媒體揭發,中國部分醫院仍以電擊等方式「拗直」同性戀者。

香港有沒有「拗直」治療?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本地同志組織曾多番指責,由精神科醫生康貴華創立的「新造的人協會」,一直在推行「拗直」治療。另一方面,康貴華卻向傳媒否認指控,強調協會只是「輔導」希望消除同性戀傾向的人士,表明組織根本不提供「拗直」服務。

由「放蛇」了解輔導本質

是「輔導」還是「拗直」?這似乎是一個沒有答案的爭論。《立場新聞》記者以「放蛇」的形式,親身參與了協會的「導向」小組活動,三節活動合共約長六小時。

小組中有過來人分享自己脫離同性戀生活後,自稱心靈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平靜。另一方面,我們亦訪問了一位在9年前接受過協會輔導的男同性戀者,從中了解到他在接受輔導的過程中,種種精神掙扎引發出情緒病。

透過親身參與活動,以及進行人物訪問,我們希望擺脫「輔導」、「拗直」等字面上的爭論,從本質上去了解「新造的人協會」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從這些真實個案中窺探輔導帶來的正面及負面後果。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訪問的真實個案,已經是在9年前接受協會輔導。在這9年間,「新造的人協會」或許已在各種問題上作出了不少改善,但亦可能在其他範圍內固步自封,更或是透過修飾言辭掩蓋「拗直」治療的本質。而我們今年進行的「放蛇」行動,正好可以對比這9年間該機構的改變(或不變)。

「新造的人協會」曾要求所有輔導活動的內容需要保密。惟今次「放蛇」報道難免觸及學員與牧師之間的對話,藉此反映協會的輔導方式及立場。本報道不會透露參加者的名字及身份背景等,以保障他們的私隱。

第一次「導向」:有想過多做運動嗎?

《立場新聞》記者以父母不接受自己的性取向而感困擾的理由,致電「新造的人協會」求助。經過多次電話查詢及報名後,記者來到了位於九龍市區的服務中心,首次參與其「導向小組」活動。

一進門,負責帶領小組的羅文麒牧師上前歡迎,態度親切。除了記者外,同場另有三名男同性戀者參與,另有兩名較資深,並已長期參與活動的男女,則以類似「過來人」的身份協助帶領。羅牧師在活動開始時就表明,參加者之間不能交換電話,以免互生情愫。

羅文麒簡介稱,此「導向小組」為期四個月,每月一堂。在完成後,組員可以進一步參加為期一年半的「更新小組」,期間學員會進行閱讀、分享等活動,並立約不能發展同性戀關係,之後部分人會嘗試探索與異性相處的可能性。

小組成員先自我介紹及唱聖詩,隨後羅牧播放一段片段,當中一名台灣女子厲真妮講述自己因為身形龐大,自小被當成了「男人婆」,同時要擔起保護別人的角色,漸漸發展成中性形象,並進入了女同性戀的圈子。及後她讀到聖經中羅馬書第一章指「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認為女同性戀同樣不被神接納,故決心作出改變,擺脫「男人婆」的形象,而影片亦多次提及「改變同性戀」的字眼。

影片中的厲真妮女士,其實正是「台灣走出埃及輔導協會」秘書長,該會多年以來在台灣推動改變性取向的輔導工作,遭受當地同志團體的質疑及抨擊。

播放影片之後,組員互相分享自己對性別方面的看法,期間有學員表示正積極做運動,希望能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仔」。有人透露自己因為性格較為女性化,有時會被當成了「乸型」,羅牧師及同場的參加者即追問學員有沒有做運動的習慣,以及被嘲「乸型」後有沒有想過多做運動,從而「變man一點」。

第二次「導向」:看咸片會內疚嗎?

記者出席第二次的活動,聚會主題為「上帝點睇『同性相戀』?」。開始眾人先唱詩歌,之後進行了小遊戲,探討基督教如果看待各種「罪行」,如偷竊、參與教會活動時遲到等,但未有刻意觸及同性戀議題。

之後聚會播放了另一影片,片中一名牧師講道,談及基督徒擺脫「罪」時面臨的掙扎,並指出在神的眼中,人本身就帶有「原罪」,因此難免犯罪。單憑自己的力量遠離「罪」並不可行,只要稍欲放棄就會重回「有罪」的路上。講道最後帶出神的愛能接納一眾「罪人」。

羅文麒牧師之後帶領組員進行討論,開首已將同性戀定性為「罪」。學員各自分享自己的「罪孽」,有人表示曾經嘗試禁慾(停止自慰)但未能成功。有資深組員即追問他,有沒有嘗試改為觀看異性戀的色情影片。有學員形容同性戀色情影片是「洗腦」、「荼毒心靈」。

有資深組員又詢問各參加者,在看色情片、自慰、結織其他同性戀、又或是去同志桑拿後,有沒有感到罪疚。不少學員紛紛分享自身經驗,稱進行各類同性戀行為時,都有感到內疚,因此認同要與神立約,以脫離同性生活。

羅牧師特別警告學員,不少同性戀者年紀漸長,慢慢失去了外在條件,自覺沒有能力尋找伴侶,自然會淡出同性戀圈子。部分有錢人仍可以「包養」年輕同志,但部分人會醒覺,並決定離開同性戀生活。

被問及是否需要以禁慾擺脫同性戀生活,羅牧師解釋協會並沒有十足把握,可以幫助參加者脫離同性戀,部分人會選擇獨身,仍不時面對同性的試探。羅牧師強調這不是外界所稱的「孿變直」,亦不是所有人最後都會走進異性戀婚姻。

不過羅牧師又稱,的確有部分成員離開了同性戀生活,嘗試發展異性戀關係,並最終走進了婚姻。羅牧師一方面否認是進行「拗直」,一方面卻指有學員發展異性戀關係並結婚,內容顯得前後矛盾。

羅牧師又強調,協會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即使參加者之後希望走回同性戀的路,協會都不會出手阻攔。

第三次「導向」:gay life一定唔開心

一個月後,記者再參與第三次小組聚會。第三次聚會沒有了唱聖詩等熱身環節,一開始就由另一名已脫離同性戀生活的男子向學員分享經歷。他形容同性戀圈子的關係錯綜複雜,自己曾發展性伴侶、第三者等關係。他警告各學員在同性戀的世界中,忠誠、一對一的關係極罕見,「連1%都沒有」,大部分同性關係都是「偷食」告終。

他聲稱,自己認識的大部分同性戀者,都不感到快樂滿足。他又認為同志圈子患上抑鬱症的比例極高,「所以gay life是一定不會開心。這是很諷刺的,因為我們成長上有缺失」。

該男子又談及,身邊有同性戀者紛紛「出事」,被「無得醫」的愛滋病毒感染。(編按:就「愛滋病無得醫」一說,關懷愛滋的資料稱,現時雖然仍未有藥物能根治愛滋病病毒,但本港採用的療法,已大大將感染者壽命延長。)

他自言為了脫離同性戀生活,加入了「新造的人協會」,並漸漸獲得心靈上的平靜。他坦言對同性戀吸引慢慢淡化了,但至今仍然存在:「同性吸引不會立即消失,我亦不敢說你可以完全沒有(同性吸引)」。他亦明白「改變性傾向」並不容易,但認為年輕組員及早向協會求助是好事,以免繼續行「冤枉路」。

他自言仍未開始與女性發展關係,但認為這只是過程的一部分,不排除未來會與女性結婚。他鼓勵學員若有女性對自己感興趣,可以先進一步了解對方,而無需急於向對方表明同志身份。

羅牧師及後向學員播放簡報,其中一張簡報稱,由協會的經驗可見,透過適當輔道,學員「受同性吸引的程度能減低至不受困擾的程度」、「部分能與異性建立長期而滿足的戀愛婚姻關係」。

羅牧師重申,同性戀試探不會完全消失,但可以透過管理慾念改善情況,但他之後又稱改變性取向「其實唔係完全唔得」,但需要有同路人互相扶持。到底協會能否助人改變性傾向,羅牧師似乎未有明確的答案。

羅牧師播放的一頁簡報,表明經過輔道後,部分人能走進異性婚姻。

羅牧師播放的一頁簡報,表明經過輔道後,部分人能走進異性婚姻。

網站發表成功個案 同志與妻結婚

「新造的人協會」的聚會氣氛融洽,牧師主動關心參與者近況,的確令人感到備受尊重。另一方面,牧師、過來人多次抹黑同性戀者,將同志與愛滋病、濫交相提並論;形容同性戀者無忠誠、不可能快樂等,言論極為偏頗,並對參加者構成一定的心理壓力。

協會有否「拗直同志」,一直是同志組織多年來的質疑。羅牧師表明不作「拗直」行為,未必能改變參加者的性取向,卻多次透露有個案成功踏進異性戀婚姻,言論前後矛盾。

《立場新聞》記者昨天(5月11日)及今天,以記者身份,通過電話及短訊向羅文麒牧師查詢,協會有否一方面否認提供「拗直治療」,一方面卻提供類似服務。羅牧師以短訊回覆稱,需要待了解事件後才能作答覆。

翻查「新造的人協會」的網站簡介可見,協會的服務宗旨明顯刻意地避開了「拗直」、「改變性取向」等有爭議性的字眼,只含糊表示能協助同性戀者「在關愛中經歷生命轉化與更新,接納和欣賞原有的性別身分,共同活出自由豐盛的生命」。

該會創辦人康貴華一方面否認機構有「拗直」,另一方面卻在協會網站發表多個改變性傾向的「成功例子」。其中一個案中,化名為「Yes先生」的前男同志稱已與妻子結婚,並感激「主對我同性戀傾向的醫治」。其說法明顯與康貴華向外宣稱「不會拗直」的立場互相矛盾。

*   *   *

我們亦訪問了一位曾接受「新造的人協會」輔導的男同志,他在輔導期間一度不堪壓力而患上情緒病。下篇再續。

———————————

新造的人協會在5月13日發出聲明回應本報道,全文如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