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拗直同志 (下) 一個真實個案:沒改變性取向 卻得了抑鬱症

2016/5/12 — 17:36

康貴華醫生呼籲支持〈真愛同行牧養約章〉片段截圖

康貴華醫生呼籲支持〈真愛同行牧養約章〉片段截圖

31歲的Andy(化名)是一名男同志,父母都是基督徒。自小在基督教的環境下成長,他深明同性戀是一件「錯事」。

做錯了,就必須改過。於是他在9年前走進「新造的人協會」的大門,接受超過一年的輔導,期間他不但禁絕一切同性色情影片,甚至連一次自慰也沒有。

半年下來,壓力爆煲,Andy患上情緒病。

廣告

如果說「拗直」治療會對身心造成傷害,Andy或許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接受了《立場新聞》的專訪,憶述九年前這段黑暗的時光。

「我壓抑的性慾,卻在夢中出現」

廣告

Andy年輕的時候曾和女生談過一場懵懂的戀愛,卻發現自己沒有心動的感覺。直至入大學後,卻喜歡上身邊一名男性朋友,惟對方是一名異性戀基督徒,戀情當然未能開花結果。

這位男性朋友未有接納Andy的愛慕,卻向他介紹了「新造的人協會」,鼓勵他向機構求助。

於是大約在9年前,Andy鼓起勇氣走進「新造的人協會」的大門,開始接受個人輔導。當時的輔導員向Andy提出了多項意見,其中一項就是要求他遠離「不聖潔」的淫念,希望他能夠進行「禁慾」。

Andy憶述所謂的「禁慾」,除了不能與同性發生性關係外,亦不能觀看色情影像,甚至不能夠自慰。一心希望改變性取向的Andy謹遵教誨,整整一年多遠離淫念,甚至在電視看到跳水比賽都要急急「轉台」,「但我壓抑了的性慾與需要,卻在夢中出現。記得有一次夢見一位裸露的男子,我在夢中好掙扎,求神清淨我的思想,醒來了心不停在跳,滿身是汗」。

另外輔導員又要求Andy嘗試「尋回男性的自尊」,簡言之就是要建立更男性化的形象,「小時候已自覺和一般男生不同,一般男生會踢波,但我沒有這回事,令我和別人格格不入。因此我當時特意找了一位體育系的同房,教我打籃球,做些事去建立自我價值、男性形象」。

患情緒病 曾萌生自殺念頭

協會又要求Andy建立「健康的男性關係」,一方面要與自己喜歡的男孩子保持友誼,另一方面卻不能超越界線。當時的輔導員解釋,Andy要先在同性情感方面獲得滿足,才能進一步發展異性戀關係。

「我和喜歡的對象,要維持朋友的關係,要stay close、要滿足,但又不能太親近,過了界線。我覺得這部分很難做,喜歡上一個人,又不能走太近,又不能離太遠,好矛盾、好掙扎。」

經過半年輔導後,Andy在性慾、情感上都飽受掙扎,逐漸演變成情緒病,後來得知自己原來患上了焦慮症及抑鬱症。當時正值大學三年級的他,考試完全不能集中精神,就連畢業的小組研習報告都無法做好,最後只能勉強合格過關。

焦慮症令Andy終日思緒繁雜,無法集中精神,出汗、心律不正等情況陸續浮現,「抑鬱則令我全身乏力,好似老人家般走兩步都要坐下來休息。有時睡得很多,有時卻睡不著。」在情緒病的困擾之下,他甚至出現自殺的念頭。

獲轉介精神科 醫生為協會創辦人康貴華

輔導員之後將Andy轉介至精神科醫生作治療。不過該名精神科醫生其實正正是「新造的人協會」的創辦人康貴華。Andy曾經追問康貴華能用甚麼方法治療其情緒病,對方答道「是用基督的方法、神的方法(治療)」。

康貴華曾向Andy表示,同性戀根本沒有真愛,通常都會暪著對方在外亂搞。不過Andy並不認同此說法,認為身邊不少同性戀伴侶,都能夠發展長期的關係,而且生活甚為幸福快樂,情況和異性戀無異。

除了「神的方法」之外,康貴華亦有為Andy的情緒病處方藥物,但Andy認為康貴華所作的一切治療,根本對自己的病情沒有任何幫忙。而在受到情緒病困擾期間,Andy仍然繼續接受協會的輔導。

他自言是因為之後獲得其他組織的社工、心理學家協助,加上自己開始養寵物,情緒病才有好轉。後來母親亦發現Andy出現抑鬱症等問題,不忍兒子繼續受苦,漸漸打開心扉接納其性取向。解開心結之後,Andy的情緒病漸得已痊癒。

能否「拗直」取態不定 Andy批輔導期望欠清晰

Andy透露在接受個人輔導時,輔導員打從一開始就已表明能幫助他改變,最終能夠成為一名異性戀者。但在一年後的一次小組活動中,協會卻有另一說法,稱參與者「其實不是要改變成異性戀者,而是由同性戀改變成基督徒」。該已婚的輔導員又透露,其實自己仍面對同性誘惑。

Andy對此大為不解,質疑協會根本沒有說清楚輔導的期望,「他們開始reframe,形容改變是一生的過程,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改變得到。這和我想象中很不同,我以為幾年就改變到,我只能說沒有制定好期望」。

Andy開始質疑這種輔導根本不適合自己,終於停止了在「新造的人協會」作輔導。超過一年的輔導過後,Andy承認自己的性取向根本沒有任何改變。

「如果不准你想著黃色香蕉,你會想到甚麼?」

Andy如今已是一名有身心靈治療背景的輔導員,對輔導工作有一定認識。他認為「新造的人協會」當年的輔導,其實極為危險,「現在回想,他們的建議是危險的。因為當一個人不接受自己,帶著強迫自己的能量去任何事,都可以導致情況更壞」。

他又質疑,協會一直試圖壓制同志的思想與情慾,做法根本不可行,甚至會弄巧反拙,他舉例問記者:「如果現在不准你想著一隻黃色的香蕉,你會想到甚麼?(就是一隻香蕉。)沒錯,你愈壓抑就愈不行,反而接納才應該是第一步。」

他又認為該輔導員未能處理他矛盾的情緒,「我集中不到,思想不斷湧出,但他就只叫我把門關上,不要多想。我自己讀輔導,就知道這樣的方法根本不可行」。

Andy又透露在數月前接到該名輔導員來電,對方特意為九年前的輔導經歷而道歉,承諾現時在「新造的人協會」的輔導手法已有改善,不再執意要求同性戀者作改變,「他承認在八、九年前仍是個新手,但如今情況已經不同。若有同性戀找他輔導,他會覺得這是自由的選擇。」

「新造的人協會」在拗直同志嗎?

同志團體多年以來,一直批評「新造的人協會」是推行「拗直治療」,不過協會一方卻連番否認指控。Andy作為服務使用者,如何定性協會的輔導工作?所謂的「拗直」是無理指控,還是實際地存在?

Andy解釋,當年協會已強調不會提供「拗直治療」的服務,但就能夠「透過神的力量」助人作出改變。Andy認為,若「新造的人協會」是明言要將「同性戀者改變成異性戀」,這明顯就是「拗直治療」的一種。

到近年協會改口稱,只是幫助同志減輕同性吸引,Andy認為此說法仍然有「拗直」成份:「要減淡(同性)吸引,已經是『拗直』。(即使)不算是『拗直』,也是拗到你唔攣。」

在大約五年前,有律師朋友鼓勵Andy站出來,控告「新造的人協會」的輔導對他造成傷害。Andy自言雖然感到憤怒,但無意捲入鬥爭中,「當我責怪他們,其實代表自己的憤恨未能放下。我後來選擇了放下、原諒,用同理心明白整件事、明白對方」。

「新造的人協會」的輔導工作,尚有存在的價值嗎?Andy如此答道:「有沒有價值,視乎它的治療是否有害?它是否能真真正正接納到,不同人有不同的生命階段?這是否確實有治療性?是否真的有愛?抑或這只是一種操控,希望別人轉變?」

康貴華拒評論個別個案

《立場新聞》記者,致電康貴華查詢九年前的個案是否屬實。不過作為協會創辦人的康貴華,稱在4年前已非該會會長,因此拒絕作出回應。記者質疑康貴華目前仍然是協會的顧問,而且在9年前事發當年仍是會長,理應最清楚事情始末,但康貴華又稱要保障受助人的私穩,拒絕透露詳情。

被問及在康貴華任會長期間,協會中有多少名受助人患上情緒病,他拒絕回應。記者追問當時他作為會長,理應了解學員的情況,康貴華再稱自己現在已非協會會長,故不能回應。

康貴華又稱目前在協會擔任顧問,「例如有些個案、小組,他們有些困難,有些精神有問題,就會問一下我」。記者追問這是否暗示,協會至今仍有輔導個案出現精神問題,康貴華拒絕作回應,要求記者向協會查詢。

康貴華強調離開同性戀生活方式,不等於改變性傾向,因為大部分受助人的同性吸引依然存在,又否認有「攣拗直」的可能性。不過記者質疑,協會不論是在九年前還是至今,都曾在輔導期間表明能夠幫助「改變性傾向」,康貴華即表示拒絕評論個別個案。

對於在小組聚會上,有簡報表明同志經過輔導之後,可以建立異性婚姻關係,康貴華沒有直接回應,這是否屬於「拗直」,但強調建立異性婚姻關係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主要目標是追求個人成長,以及尋回他覺得最適合、最開心的生活方式」。

另外記者向「新造的人協會」發電郵,追問該會現任會長陳家良牧師,是否曾有學員接受輔導後不堪壓力患上情緒病,以及協會有否刻意迴避「拗直」等字眼,實際上卻進行改變性傾向的工作。協會方面暫未作出回覆。

*   *   *

另外《立場新聞》記者亦以「放蛇」形式,親身參與「新造的人協會」的導向小組活動。詳見上篇報道

*   *   *

每年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IDAHOT),旨在引起公眾對性小眾(LGBTI)所受暴力及歧視的關注。今年IDAHOT的主題為「愛自己,做自己」,重點關注性小眾的精神健康及生活質素。

團體將在5月15日舉行「認清自己 接納真我」分享會,並邀請嘉賓講述自我認同和克服困難的經驗,並在17日舉行街頭展覽。有興趣參與活動的人士,可留意IDAHOT的Facebook專頁,了解更多詳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