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濃妝背後:專訪變裝皇后Coco Pop

2015/2/9 — 19:48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這是我第二次訪問Drag Queen(變裝皇后)Coco Pop。大約在一年前,他在一個私人派對中表演,並和我在後台進行訪問。仍記得當日他身穿一條紅色珠片裙,配一件極搶眼的鮮紅Fur,假髮吹成了很女人味的那種「大波浪」,再畫上深紫色的眼影。老實說,那天他很漂亮、性感。

今次我們約好在長沙灣一間咖啡店見面,在我眼前出現的竟然是一位典型「靚仔」,眉清目秀的他配上乾淨的短髮,甚至還有一點陽剛味,開口一句「Hello」聲線卻又如此溫柔。在長沙灣鬧市中,Coco沒有搶眼的化妝,同時卸下了心防,訪問時比上次見面更率性自然。

廣告

 

Coco的第一次:我著男人底褲

廣告

Drag Queen(變裝皇后)是一種表演者,他們生理上的性別是男人,但又會穿上華麗的女裝表演。表演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最常見的是「咪嘴」唱歌(Lip sync)以及跳舞。在本地同志圈中,Coco算是最有名的Drag Queen(雖然香港也沒有多少個),每年香港同志遊行的舞台上,Coco永遠是壓軸主角。

Coco回想第一次踏上變裝之路,大概是在2000年,當年26歲。他的「第一次」可說是非常「求其」,服飾及化妝都是自己摸索:「就咁一件黑色嘅See Through(透視裝),就連底褲都係男仔嘅,落閃光燈一爆就會睇到我著住一條(男人)底褲。同埋我冇戴Bra(胸圍),第一次Drag我冇乜準備。」

就這樣玩票性質玩了幾年後,轉捩點出現在2003年。Coco在一間名為「House of Siren」的創作室兼職,認識了當時的老闆Greg Derham。來自澳洲的Greg是一個傳奇,在生時是活動統籌、大型服飾設計師,亦是一名Drag Queen,「我從佢身上學識乜嘢係一個真正嘅Drag Queen,嗰份嚴謹、綵排、Accessories(配飾)、化妝⋯⋯我更認真看待Drag呢件事。」Coco說。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街頭被罵「死基佬」

香港人口裡說「開放」,心底歧視小眾的那條根一直存在。成為Drag Queen後,迎面而來是歧視的目光。Coco跟我說過,曾身穿女裝穿梭蘭桂坊,卻換來途人一句「死基佬」問候。Coco又試過致電香港電台節目,打算唱一首歌換取當年音樂頒獎禮總選的門票,「我揀咗唱梅艷芳,但對方唔俾我唱,佢話我男人就應該要唱男人嘅歌」。多年後這些委屈他仍然記得。

尤幸身邊摯親都慢慢接受Coco變裝的身份。交往十多年的外籍男友起初都不大接受,如今卻大讚Coco是「全香港最受歡迎的Drag Queen」。母親看過Coco的表演,亦開始明白兒子的工作,不再反對。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下一步:走出同志圈

在美國等比較開放的國家,大眾對Drag Queen的接受程度較高。部分知名的變裝皇后如RuPaul甚至已走入主流文化,不時在歐美劇集中客串、主持真人騷,甚至是和巨星Lady Gaga同台演出。反觀香港,Drag Queen的活動範圍仍然限於同志酒吧及私人派對,似乎難登大雅之堂。

Coco去年就一身Drag Queen造形出席澳門的成人博覽,算是他第一次在異性戀主流的環境變裝。一向做慣「主角」的他,感受到身處在主流大眾中自己變得渺小,「我哋帶咗好多套衫,諗住同人影相、Social(社交),但在場嘅人主要嚟睇AV女人,反應同我預期差好遠」。

Coco沒有打算放棄,將來仍然會嘗試走入主流文化中,擺脫同志族群的界限:「我唔一定要係Gay Bar(同志酒吧)表演,我嘅舞台可以係More than the Gay Community(超出同志族群)。例如喺台灣Jolin (蔡依林)都有搵Drag Queen拍MV同開演唱會。Drag queen行Fashion Show亦已經唔係新鮮事。」

去年年底,Coco又組成樂隊「Coco and the Beast」,走的是搖滾路線,雖然至今只表演過一次,但外界反應不俗,亦是Coco步出同志圈的一步。(有冇諗過退休?)「我有諗過50歲架,但係我在乎嘅呢係個樣Drag唔Drag到。如果Drag到我會繼續做落去。因為你老咗始終皮膚同埋各樣嘢都唔靈活。」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王祖藍都係一個幾好嘅Drag queen

我們總喜歡將別人分類,在異性戀世界中,你可能是「港女」、「剩女」,又或是「港男」、「宅男」、「毒L」。甚至在同性戀的圈子中,這種性別定型及分類仍然存在:「一仔」(性行為中的插入者)必然好Man,「零仔」(性行為中被插入者)則一定溫柔軟弱。

網絡片段截圖

網絡片段截圖

Coco直言,性別定型在香港同志圈很常見:「每個人都鍾意將啲嘢去定型,方便啲吖嘛。(但)外表唔可靠,我Send自己張相出去,大家都會覺得我係一個好Man嘅『一』,但我點可能會好Man呢?定型只係一個二分法。」

(你如何定義自己?)「我唔會用性別界定自己。外人成日問我係男定女,我會話:『吓?唔洗揀㗎喎!』性別唔能夠規範我哋。」他又謂:「我去做一件事之前,唔會考慮自己係咩性別而去做。我唔會覺得一個40歲嘅男人,就唔可以買天線得得B嘅DVD囉!」

作為Drag Queen,Coco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打破性別規範,並在二元性別的隙縫之中,發掘出無限的可能性:「Drag queen表演嘅format(規格)係無極限嘅,可以話Drag queen冇一個好肯定嘅定義。好似Conchita Wurst,佢有鬍鬚已經打破咗好多做Drag傳統嘅造型。又例如外國有啲Drag queen好大隻,連毛都唔剃。佢哋都係做Drag,都係用女人嘅身份去表演。」

圖:Conchita Wurst facebook

圖:Conchita Wurst facebook

Conchita Wurst被外界形容為「鬍鬚美女」,以一身變裝打扮配上鬍鬚參加歐洲的歌唱大賽,一夜成名。

又例如,原來現實中不只同性戀才會變裝,Drag Queen的性取向亦有無限可能,「你睇吓王祖藍,其實佢都係一個幾好嘅Drag queen,但係佢都唔係Gay。Drag唔一定係Gay做,一個基督徒、異性戀男仔都得。」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談平權  Coco:明光社會落地獄

仍記得一年前的訪問中,Coco對有關同志平權的社會政策「十問九唔應」,明言自己不太留意政策議題,今次訪問中他卻大談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必要性。

一年間有如此轉變,原來反同志組織「明光社」有「功勞」:「以前都唔會諗咁多,因為以前無『明光社』呢啲人。但係而家外面嘅人好多都好愚昧、無知。呢一年我見到好多壞心腸嘅人,佢哋為咗自己宗教嘅教規而反對呢件事(同性戀)。外面太多險惡嘅事,所以我哋要立法保障自己。」

宗教以自由為名反對同志平權,言論中卻盡是惡意中傷和攻擊,「例如今次我哋搞「同讀」(香港同讀文化節),你會見到個(Facebook)Page每登一個Post,下面都有人寫『同運係害人』、『同運要落地獄』,不停散播惡毒嘅語言去扭曲同志嘅形象。」

另外,眼見身邊跨性別朋友面對種種歧視,同樣令他深明立法的重要性:「有啲CD(Cross-dresser,即易服)朋友,佢哋著女仔衫返工同事會唔接受,所以好多工作都做唔長。佢哋有時要逼住著返男仔衫,但係佢哋覺得著女仔衫返工係人生最大嘅願望。佢哋Fit in(融入)唔到自己嘅Position(位置)。」

(最想向明光社說甚麼?)「可能我會落地獄,但你都一定會落。」Coco露出TVB宮廷劇那種典型的奸妃表情,然後失聲大笑。

 

Drag Queen的美學:唔做鄰家女孩

作為一門舞台表演,變裝可以被視為是一門藝術。Coco直言,每次表演中音樂、舞蹈、服飾、化裝,全都都是時間:「講明係Queen,Queen就一定要出名、要Over the Top(浮誇),唔係做一個Girl next door(鄰家女孩)。所以你要Over the Top就需要花好多時間。」

某程度上Drag Queen亦是一位演員,一上台就要代入角色:「要扮一個女歌手你要花好多時間揣摩角色,睇佢嘅Video,佢嘅舉止、化妝。之後就會引伸出自己嘅Character。喺個過程之中,要有好多美學上嘅認知。Drag Queen其實有自己嘅characters(個性),如果你唔能夠Develop一個Character出嚟,咁你只不過係一個Woman Impersonator(女性模仿者)。」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感謝梅艷芳在我生命中出現

浸大電影系的一班學生早前為Coco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皇后先生》,雖然只是大學生的一份「功課」,卻讓人有機會用另一種方式了解這位Drag Queen的心路歷程。除了Coco變裝表演的心得之外,影片紀錄了Coco對偶像梅艷芳的感覺與體會。

一談到已逝世12年的梅姐,Coco語氣中仍難掩一絲感概:「(紀錄片)有一啲我對梅艷芳嘅感覺,可以話梅艷芳係一個啟發咗我嘅人。我好感謝有一個咁好嘅偶像喺我生命出現過。」他解釋:「有時我遇到一啲我做唔到嘅嘢,我會諗如果係梅艷芳,佢會喺表演上面點樣做?咁樣無形中推動我做得更好。」

梅艷芳的影響力不限於舞台表演,她亦是Coco的人生導師:「梅艷芳有好多朋友,都係我想學習嘅地方」,「有時我想傾訴但搵唔到同輩同我傾。我會好羨慕梅姐有Leslie(張國榮),但係我無呢啲人。」

由女同學社主辦的首屆《香港同讀文化節》,將於2月13至15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JCCAC)舉行。活動除了會出售與性別議題相關的書刊外,亦將舉行多場座談會及工作坊等。Coco將會出席14日的分享會,同場首度播放出《皇后先生》影片。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