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爭取同志平權 周一嶽:我自然安樂

2015/2/19 — 11:41

「我因為現時的工作,有時碰到一些我不認識的市民,特意上前來對我說:『呀,你做的事令到我們很有希望,我已經等了幾十年。』我覺得也有點鼓舞。」從這句話可以聽出,平機會主席周一嶽對他目前的工作充滿自豪和喜悅。

相對於以前當官,周一嶽認為平機會的崗位處理的範疇窄很多,但對社會的影響很大,是很有意義的工作。儘管身為基督徒,但為性小眾爭取平等權益並未為他帶來矛盾和掙扎,他反而形容他工作的心態為自然而安樂,「我做這份工作和我的信念沒有抵觸,和我的信仰也沒抵觸,我好安心做我的工作」。

性小眾平權的工作近年為平機會帶來不少挑戰,保守宗教團體紛紛舉起「逆向歧視」的擋戰牌,又狂轟周一嶽不中立持平而要求他下台。上任平機會主席近兩年的周一嶽,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時,強調老一輩的人可能有些較傳統的、執著的想法,但隨著社會發展的趨勢,應想想下一代是否應活得更好,想想如何能照顧到下一代的需要。他憶述身邊朋友的慘痛經歷:

廣告

「我有個好朋友,由於佢有一個小朋友是......有同性戀傾向,他的教會好婉轉地驅逐了他出教。他本來已是長老級的教會人員,但由於這樣,他很耿耿於懷,亦失去了很多社交圈子,他最終選擇了移民。」

他認為,宗教的宗旨不是引導人去歧視或仇視別人,而且必須承認大家在這個社會一起生活得十分緊密,不能只顧自己的利益或信念,而是要尊重別人。現時很多有基督宗教背景的人士,仍害怕同志婚姻或者事實婚姻等成事後,會影響他們的教義,「有些人覺得會天下大亂,其實他們的憂慮也可理解」。

廣告

不過,周一嶽指出,歐洲一些國家實行同性婚姻10年,對社會的可見影響其實不大,甚至侶伴之間的關係可維持得較穩定,不會有那麼多濫交或者不停改變伴侶的情況。

平機會主席 周一嶽(資料圖片)

平機會主席 周一嶽(資料圖片)

性小眾隱藏身份才能生存  感遺憾

他慨嘆,香港很大部分的性小眾仍要隱藏自己的身份,令人十分遺憾。他認為香港最少應討論「事實婚姻」或者「民事結合」這些議題,讓大家要明白多一點,了解多一點:

「有些教師、社工、教會職員,他們也跟我說,在他的機構中不能告訴別人自己是同性戀者,因為一講就會失掉工作,他們每日都有恐懼,甚至要假扮和異性拍拖...... 好遺憾的,在21世紀的香港都要面對這些問題,我相信是很不值得。」

被問到同志婚姻以外,在香港實行民事結合的可能性,周一嶽表示有憂慮,因為這是有爭議性的題目,若政府提出來討論,一定會有不同的意見,甚至行動,「政府是否願意面對這種爭議性的活動,它就要考慮,但現在政府就盡量避免對立性或爭議性的活動」。

不過,他高興地指,這次平機會就修訂歧視條例的諮詢工作做得「非常成功」,令到很多人有所反映,收到12萬份回應並非少,而且他相信不是一個人複製多份的那種,而是市民真正有參與,以公眾教育來說已是非常成功。

同志議題外,中港矛盾及「族內歧視」等議題亦令周一嶽面對不少高舉維護本土利益旗幟的人士攻擊。談到中港矛盾,周一嶽堅持,鼓吹香港應與內地隔離或事事以港人為先等信念,並不很正確。

水貨問題非中港矛盾 政府有責解決

他又認為,近日激烈的反水貨運動及水貨問題,並非中港矛盾問題,而是純粹的「搵快錢」行為,香港人和內地人都會做,「因為大家都有利益」。他希望政府可以盡快解決這方面的問題,或者「令這方面的活動能有秩序、有規律地做」。

周一嶽又稱,反水貨人士應反省一下,他們的行為是否真的有效。他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不會接受如此對立的行動,特別是影響了無辜的人。

面對旅客不文明的表現,周一嶽稱,多點互相了解、互相教育十分重要,「如果真的跨越了某些水平,我們當然可以評論,甚至可以罵」,但香港作為旅遊城市,很多旅客來自世界各地,不一定是內地人,也可能不習慣。他預言,中港矛盾會持續一段時間,但隨著國內教育水平、經濟水平、內地人外遊經驗愈多,和香港的水平會愈來愈拉近。

有意見認為香港人非常恐懼內地要染紅或赤化香港,才會如此對待大陸旅客,周一嶽表示可以理解這份恐懼,他相信香港人崇尚的自由、法治、公義、互相尊重不同文化和宗教等價值猶在,不應對自己那麼沒信心,別因為這些事件就對自己完全失望。

「你說香港會否受內地影響?我想自然而然是會的,只看影響是正面還是負面,你可看到國家在這十幾年都進步得很快,透明度增加了,問責精神亦加強了......如果國家一路改善 ,對香港嘅影響就係正面。」

「任何事情都是,如果控制得不好,或者十分強硬地施壓,對香港人和內地人都沒有很好的效果,有句好清晰的說法:一個地方,如果感受了自由,感受了一些自己的權利之後,任何政府都收不回。所以要明白,香港已在這個程度上的自由,有這個程度的權利,任何政府都不能取回,問題只在於如何『優化』。」

他又寄語香港人別太自滿,強調任何社會都仍有改進空間。

周一嶽說過,3年任期目標要推動《歧視條例》的修訂和立法。若他做不完又會否連任以完成工作呢?周一嶽稱,無論如何會在3年任期內做好一早承諾了的工作,包括今年尾完成《歧視條例》檢討,及後的就是政府的工作,「他們想全面做、局部做、選擇性做,就很難講」。

他相信日後無論誰擔任主席,平機會的工作都會持續,而他日後無論在會外或會內,都會繼續支持這方面的工作,但他承認平機會是「好有意思的工作」,又指「我工作了四十幾年,社會上好多工作都嘗試過,我覺得都幾大滿足感」 。

「如果你的信念,和平機會的信念和立場有扺觸的話,你會做得不開心;我亦覺得,任何人在這個崗位,也要繼續倡導平等的原則.....如果你本身的信念和社會脫節,你就很難做這份工作。」至於進入平機會最大的得著是甚麼,周一嶽自言之前做過8年高官,看事物只從政府角度出發,但現在卻懂得看深入一點,「可以說在受助人、在小眾方面看」。

他認為在短期內,政府未必能把修例工作放上立法會議程,但長遠而言,相信這些保障法例一定會不斷「優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