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具說服力的論點探討同性戀婚姻

2015/1/22 — 12:09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文:Billy 比理】

2015年第一個參加的活動,就是去了由明光社主辦的(『關心 • 認識同性戀』計劃講座系列 (講座4)之『同性戀婚姻的爭議』)。

明光社請來六位重量級嘉賓就同性婚姻議題分享觀點。本來還想讓其他參加朋友提問,自己靜靜聽完就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新的論述。只不過,我還是我,有點說話總是不吐不快。

廣告

關啟文博士在論壇開始時大方地說:「我很樂意和大家理論,只是要給我富說服性的arguments」。這點我倒同意,我一直認為既然每個人都有一張嘴,大可以用理性的討論和common sense來說服大家。可能因為黃某爸爸未有發言,六位嘉賓都能和平地提出他/她們要表達的,沒有針鋒相對的場面。

關博士提出現沒有法例禁止同性戀人士相愛或同居,但是否應該就此等同於社會或政府應對該人等的關係作嘉許呢?他又指如果只要兩人同意的關係就等於沒有問題的話,那與12歲小朋友又可以嗎?關博士似乎忘記了現在談的是有關兩個「成年人」,在雙方願意的情況下的關係。法例亦清楚禁止與未成年人士的發展關係。這婉轉地一再將同性戀與戀童掛鈎實在有點過時了吧?

廣告

另外,關博士又在講座前派發的講義中提出「與心愛的Hello Kitty、電腦、機械人或古董結婚,為何不可?」。當然,某人與一件物件天盟海誓,上帝、觀音、真神甚至維園阿伯也阻不了你。若要談婚論嫁,我老不信Hello Kitty能在婚姻註冊官面前說一聲「I do」吧?雖然小弟沒有什麼哲學學位,也沒有讀過法律,但也知道要結婚的雙方最基本也要是法律上指的natural person,即「人」也。即管是來自22世紀的機械貓叮噹(與我一起長大的是叮噹,不是多啦A夢),也要得到法例認可為一個人,才會有與人一樣的權利和義務。說到這點,應該不用再談古董,甚至寵物了吧?

然後,有自稱為「少數中的少數」代表,「香港天主教關顧同性吸引人士牧民小組」主席陳培佳先生的分享。陳主席主要引述聖經,分析聖經作者對經文在一世紀寫下時的初衷。小弟對經文博學尚淺,雖然家人大多是基督徒,我也只學會「愛人如己」和「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實不敢與陳主席在聖經研究上拼搏。爭鋒相對。可是陳主席說要「接納同性戀,要明白和體諒同性戀者的inclination和attraction,但萬不能接受同性戀行為」,這一點實在令我莫名其妙。

作為一名同性戀者,究竟什麼是陳主席所指的同性戀行為呢?

會不會是(A)聖誕節時我和家人吃餐叫的「同性戀餐」,(B)我和舊同事很「同性戀地」去了佔中、鳩嗚,(C)和朋友打了一個很「基」的網球,還是(D)以上全部都是?假如陳主席所說的同性戀行為是指性行為,而我跟陳主席說過去六個月我也未有發生任何那萬萬不能接受的「行為」,陳主席今晚上床睡覺時會否睡得甜一點呢?就算說天主教認為婚前性行為是罪+同性戀者不能結婚=永無止境的infinite loop,我的罪究竟怎樣影響到陳主席呢?

最後分享環節還有束健銘大律師。束律師在回應之前彩虹行動的Tommy仔有關同性伴侶因不能夠獲得法律承認而面對多種困難,例如:不能合併報稅,繼而比異性伴侶交更多稅;另外,因伴侶身份不被承認,所以不能一同申請公屋、合葬等。束律師指自己過去18年擔任平機會主任時,曾接獲已婚人士投訴以伴侶身份合併報稅,因手續比單身人士報稅手續繁複,表示不公;又說女士希望與亡夫一同合葬同樣面對種種問題,暗示不公處處是,不是同性戀人士獨有的問題。

已婚男女若認為合併報稅手續麻煩,大可以以個人名義分開報稅,畢竟已婚男女還有得選擇。還多打別一個比喻:假若某君認為其僱主在合約完成後,未有就合約條款作出適當安排,他有權到勞工處,甚至法庭追討他認為他所應得的款項;但如果他認為手續繁複,亦可以本著「東家唔打打西家」的態度放棄追討,另謀高就;但追討與否是他的權利,也是他的選擇。和會否註冊結婚、合併報稅等一樣,都是已婚男女享有的權利和選擇。

現在香港的情況是,即使同性戀伴侶遠赴海外註冊共諧連理,他們的關係在香港亦不獲承認。莫說不能經歷合併交稅的「麻煩」,合併申請公屋、甚至連探病(如病方家人拒絕)、承繼遺產的權利亦因而被剝奪。

小弟一樣很樂意用富說服性的理據理論,可是這些arguments,我實在不能「袋住先」。

 

 

作者簡介:年過30。對政治、文化、新聞事事冇樣精。凡事加以濾鏡觀察分析,濾鏡多為彩色,希望看都的事物都美好的。你可認為小弟常常發白日夢,但發夢的人不只我一個。只希望有一日可與你一同做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