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性工作者走入中大 他們對同學說了甚麼?

2016/9/28 — 18:42

一班中大學生正在校園內舉辦第一屆「性別文化節」的活動。為期兩周的「性別文化節」,包括了邀請性工作者到校園內分享,並且以展覽方式解紹他們的工作場所。

活動內容曝光後即引來宗教人士不滿,有宗教facebook專頁批評主辦方「公然召男妓和妓女到學校鼓吹性解放」,呼籲網民向中大投訴。主辦活動的中大學生及後向《立場新聞》透露,曾在深夜收到約二十通電話滋擾,被人用粗口辱罵「無道德」。他們之後亦接到校方通知,稱活動收到大量投訴電話。

廣告

《東方日報》9月19日就特別報道了今次的性別文化節,以「中大生搞性展覽 基督徒批誤導」為題,稱活動引來基督徒團體不滿。建制網媒《HKG報》翌日亦有跟進報道,大字標題寫道「中大生召妓入校搞邊科?」,整篇報道批評意味甚濃。

將性工作者帶進中大校園,無疑是挑動了保守派的神經。但面對「公然召妓」、「荼毒下一代」等指控,有多少是真實有理,又有多少是無的放矢?《立場新聞》記者昨日獲主辦方容許親身參與活動。性工作者走進大學校園,究竟想對同學說甚麼?

廣告

中大性別研究課程系會「性世」主席李志成(左)、中大性/別關注組成員Roland(右)有份舉辦今次性別文化節。

中大性別研究課程系會「性世」主席李志成(左)、中大性/別關注組成員Roland(右)有份舉辦今次性別文化節。

活動保衛森嚴 限中大生參與

今次的性別文化節包含了一系列的活動,當中最爭議的,就是邀請性工作者到校園分享的「真人圖書館」。根據其簡介,活動上除了有男、女性工作者之外,亦有主張性解放的基督徒及一名女同性戀者到場分享。

面對外界激發起一片爭議聲音,今次活動顯得保衛森嚴,明顯是擔心有外人「踩場搗亂」。課室門外圍了一列長檯,防止外人隨便進出。同學參加活動前都要出示中大學生證,有人聲稱忘了攜帶,即被要求登入學校內聯網以證明學生身份。

John(化名)正是出席今次活動的男性性工作者。當日晚上六時許,同學們在中大一間課室安頓下來,大門隨即緊緊關上。John將口罩除下,對著在場數十位中大學生,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

John先談自己的入行經歷,憶述是因為經濟困難在四年前決定入行。初時他難免要突破心理關口,自覺難以面對身邊人。原本只是抱著嘗試一下的心態,豈料「試吓試吓就做咗四年」。

作為同性戀者,John只接待男客人,深水埗一間劏房就是他每天工作的地方。客人來到,他會先為對方作一輪按摩、推油,到最後為客人來一次「Happy Ending(即打手槍)」。如果要「1069(即肛交、口交)」等進一步的服務,當然要額外收費。

性別文化節遭到投訴後,主辦方在場外貼出告示,要求學生「自行衡量」是否參與。

性別文化節遭到投訴後,主辦方在場外貼出告示,要求學生「自行衡量」是否參與。

曾為殘疾人士服務 John:我們不應歧視

John坦言初入行時難免感自卑、委屈,但說到底,性工作亦只是一份職業而已,即使是一般的上班族,被上司責罵時亦是同樣委屈。另一方面,這工作亦給他更多的自由時間,令他能在閒時培養個人興趣。未來有否打算轉行?John如是說:「呢一行做到我死為止,都會繼續做。」

他試過為殘疾人士提供服務,幫助對方滿足性需要,「我們不應該歧視,應該要尊重佢」;試過有客人來,不求「出火」只求談心,一邊訴苦一邊嚎哭;試過有客人試圖不戴安全套,終被趕出門口;試過客人正好是John的「那杯茶」,過程自然是特別享受……一位性工作者四年的經歷,比我們能夠想像的還要豐富。

席間參加活動的同學們不時發問,不少人追問性工作者的生活細節:「每月賺幾多?」、「初一是否開工?」、「如何瞞住家人?」有同學則是問及一些基本的性知識,例如是「口交是否需要戴套」等,John均耐心解釋,還不忘提醒同學口交前勿刷牙,免造成傷口增加風險。

對談亦涉及有關性工作的法律議題,性工作者之間的支援網絡等。總括而言分享主要聚焦John自身經歷,沒有直接、正面地鼓勵同學嘗試召妓或從事性工作行業。

主辦方:性工作是專業 盼消除負面想像

中大羅同學是其中一名活動參加者。他認為活動只是純粹分享經驗,並無鼓吹同學使用性服務。他又指,今次出席分享的男性性工作者,同時亦是同性戀者,屬於被社會雙重邊緣化的一群人,活動令他更明白這些人的心路歷程及情況。

活動由中大性/別關注組及性別研究課程系會「性世」主辦。「性世」主席李志成在活動結束後向記者解釋今次活動的理念,他認為社會對性工作者有不少負面想像,或是認為他們很污穢,「但其實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生命經驗、經歷」。

他又指出本地學生在香港的性教育之下,或對性工作帶有負面印象。今次活動旨在讓同學明白,性工作不一定是負面,「他們都是在幫人,在養活自己」。他強調性工作者都是一種專業,「他們當中牽涉的知識,起碼是我們不懂的。他們雖然被稱為性工作者,但需要的不單止是性知識,還有待人接物等,我想很多都市人都要學」。

今次活動的支持機構、女性性工作者互助組織「姐姐仔會」早前亦有撰文,解釋今次出席活動搭建性工作者與學生直接溝通的橋樑,消除誤解與歧視。組織強調性工作是一門專業工作,是以自己的身體和技巧去工作,不應貶低性工作者的專業性及其社會價值。

有份幫忙籌辦活動的中大同學們。

有份幫忙籌辦活動的中大同學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