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性解放」成為強求 - 受害者不必為「恐性」感到羞恥,而該驕傲!

2016/3/9 — 13:0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吳馨恩】

看到一篇文章「我不一定要應你約」,作者講述男人對性解放女人的誤解。當中有一段:「某個前男友看見我在讀女性主義的書籍時丟下一句:『性解放都是男人發明出來騙女人上床的』」,這句話雖然是基於大男人不相信女性自主的說詞,但身為反性/別暴力的女性主義者,我認為這句話在異性戀父權的社會中,還真有幾分道理!在此與大家分享我的經驗與觀點。

性解放不等於情慾自主,也未必象徵性別平權

廣告

「性解放」經常會被跟「情慾自主」混淆,被認為是女性主義的最新、最進步的論述。但性解放指的是「性實踐的自由」;情慾自主指的是「(女)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追求想要的性、拒絕不要的性」,前者關注的是「性」與「行為」,而非後者關注的「性別」與「人」。況且情慾自主的工作,更包含了「暴力防治」與「資源提供」,避免(女)人遭到騷擾與強暴,以及基於經濟或安全,不得不從事所謂「強迫的性」(forced sex)與「倖存的性」( survival sex ),而這些並非性解放關注的重點。

除此之外,性解放源自於社會主義當中所謂的「杯水主義」,認為性行為就像喝水一樣單純,後來則被自由主義甚或新自由主義發揚光大,甚至認為一切的性管制(包含性暴力防治)都是不對的,是保守勢力及國家機器對社會的洗腦與控制。我們必須明白無論是社會主義還是自由主義,往往都停留在「男性中心觀點」,不是女人的經驗與感受。在自由但不平等的性中,女人就是「那杯水」,是作為性(as sex)供男人淫樂,而非完整有尊嚴的人及性主體。美國女權作家-Susan Sontag曾說:「性本身對女人而言並不 解放,更多的性也不會讓女人更解放」,若性還是男人定義,象徵男性宰制,那當然再多的性也無法使女人「解放」。 台灣性自主派的女性主義學者-林芳玫也曾質疑性解放在性別不平等社會的可行性,並且批判其將女人的身心靈全都架空,將情慾解放女性的形象卡通化,忽視女性心中的真實感受。

廣告

「性解放」不該成為性騷擾與強暴的藉口

姑且不論學理上的「性解放」到底是什麼,包含我在內,有許多女性有遭到男人「以性解放之名行性騷擾與性暴力之實」的經驗。歐美女性主義者對於五六零年代的新左派及性解放運動有過批判,認為當時的性解放運動強調性愉悅與性自由,但卻在追求性自由的同時,使得女性失去了說「不」的權利,有著認為拒絕性就是不解放的迷思。我也舉個我自己的例子,有一次一名異性戀男子在我的臉書動態貼上自己的裸照,當我表達這讓我不舒服、對我不尊重,並且構成性騷擾的時候,對方開始對我一陣怒罵,說我「保守」、「恐性」、「護家盟邏輯」等等,讓我感到相當瞠目結舌。還有另一個更嚴重的例子,一名樂團圈的女性友人告訴我,有一個尚在探索自己性傾向的女孩,因為不堪男性同儕對她施以「良婦羞辱」(prude shaming)-嘲笑她「古板」、「不解放」,在這樣的壓力下發生了第一次的性行為,而事後她感到相當悲憤、懊悔。甚至在同志團體內部,女同志遭到男同志以「性解放」的名義鬥爭、壓迫的案例,更是屢見不鮮。

社會必須認清,女人不需要也沒有義務被男人以此法「解放」,這不過是假借名義、滿足私慾罷了!我們都應該終止這種「把性/別暴力當培力」的強暴文化(rape culture)。

妳不必為「恐性」感到羞恥,而該驕傲!

如今,許多女人、性暴力受害者與反性暴力工作者,都會遭到某些人貼上「恐性」的標籤,並加以大刀闊斧的批鬥,這實在令我感到相當難過!在這性別不平等、暴力橫行的異性戀父權社會,「性」很多時候不是歡愉、對等、尊重的,而是騷擾與暴力。諸如性騷擾與強暴,甚至凌辱、毆打、奴役、囚禁、人口販賣與謀殺都有可能是「性」!就像「食用女人」(gynophagia)這種性癖好,那種把女人加以烹煮食用的行為,都可能是某些人的淫慾驅使的喪心病狂!由此可知,「恐性」並非女人、受害者們憑空而來的幻想所致,而是基於現實中的暴力問題而來,畢竟某些(暴力的)「性」正是一種「恐怖攻擊」,就像沒有任何人需要對恐怖攻擊感到不痛不癢,女人與受害者們之所以「恐性」,正是在抗拒背後的結構性原因-性別不平等與性暴力的橫行。

如果妳是因為遭到性傷害,而被貼上「恐性」的標籤,那妳不必感到羞恥,羞辱妳的人才該為犯了「譴責被害人」(victim blaming)而感到羞恥!如果妳是因為性別意識的覺醒,而對性騷擾與性暴力進行喝斥與反擊,而被貼上「恐性」的標籤,那妳更該為此感到驕傲!

 

原刊於 g 點電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