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 Omena 商確性別承認法事宜

2018/1/18 — 13:17

作者認為,對於大部份跨性別朋友來說,尊重是需要的,實際幫助也是需要的,兩者從來沒有不能一齊爭取的可能。 圖為2015年西班牙馬德里同志議題相關遊行(資料圖片l Ted Eyta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作者認為,對於大部份跨性別朋友來說,尊重是需要的,實際幫助也是需要的,兩者從來沒有不能一齊爭取的可能。 圖為2015年西班牙馬德里同志議題相關遊行(資料圖片l Ted Eytan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不妙花生】

這篇回應本花生原本是不想寫,但一再思量下還是決定寫。如有得罪,請多包涵。

閣下(編按:Omena — 《除病化除詮釋同運議程 對跨性別者無太大意義》)的個人意見、第一身經驗當然較其他非當時人來得真實,這點亦輪不到我等(局外人)置疑。所以本花生所針對的部份,只會環繞有關法案制訂以及除病化等的意見。

廣告

有關法案制訂

廣告

簡單問題:法案會否陰溝裡翻船?當然有機會。但我們必須了解一點,就算按DQ前的形勢,要通過「較為進步」版本的性別承認法也並不是甚麼易事。而將希望寄予某些政黨的論點,由於本文並不是討論甚麼政治傾向,也不好評價。在下只想簡單說一句,想太多了。本港性小眾包容政策已成發展方略,各大政黨根本無理由「帶頭推動」任何該等方面極為保守的法案,(不信可以問問李生立場能否代表某黨?答案應該非常有趣)。此舉一來與政府表面立場不一致,二來兵行險著根本就無必要行,無甚著數之餘隨時得不償失,得罪為數不少「自覺開明」的市民。

而針對政府方面的逆向思維(例如通過「反變性承認」),按本花生愚見,只屬過慮。其一、政府做事,一向多做多錯,少做少錯,傾向沿地踏步,以不變應萬變,根本無甚誘因作如此操作,引起性小眾團體的反彈。其二、性小眾權益實受兩公約保障,人權理事會及歐洲議會近年亦積極推動相關法規於各地的落實,香港固然可以大條道理因「未有共識」等理由繼續拖延,但亦未至於有倒行逆施的可能。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仍需保有一定形象與世界接軌以吸引外資,開倒車只是倒米,甚至會受國際讉責。其三、平機會貴為香港的獨立法定機構,其職責包括就法例的改革向政府提供建議。會方雖並不代表政府立場,但所撰寫之報告已參考醫學、學術、法律、國際趨勢,民意等各個方面,政府斷無完全漠視的藉口,更不要說會主動或和應,作出完全相反的立法程序。

本花生唯一同意的,是W案成果不怕(傾向不會)丟失這點。這裡是新的起點、底線,但並不是甚麼進步成果。誠如上兩段所指出,無論是政黨整體及政府,根本沒有理由去逾越這條底線。「自我宣稱」等平機會建議的模式不能通過,那「最多」只是還原基本步是了,談甚麼「保障既有的進步成果,待社會消化」有點莫名其妙,那東西並丕需要怎樣保障。在此也再次感謝閣下潑的冷水,亦希望雙方以至各讀者的政治素養得到提昇,認真思考政府和政黨處理爭議性議題「無為勝有為」的向性。

有關「同運邏輯」

性小眾應守望相助,這點相信不少人會同意。而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更是大部份人所嚮往。今日部份性小眾運動人士推動將「跨性別」除病化,除了是對醫學事實的執著(例子可見ICD-11將有之修改),亦同時是基於對基本人權的尊重,談甚麼「從此同志的人格就得到醫學上的正式的尊重」只是無的放矢,希望閣下能收回言論。

而談及性別取向和性別認同的問題,本花生唯有稍為學術。性別取向(假設閣下說的是性取向)在目前的認知,正如前文(同性性傾向是否「天生」及「不可改變?」所指,是同時受生理及環境因素相互影響而形成且不能改變,而在變只是性傾向認同。

性別認同則較為棘手,他固然可以是「個人的文化、生活方式選擇」,但同時我們並不能否認其有「自然性」的部份。此情況尤其容易見於兒童性別不安的案例,約3至4歲的小朋友,在一般家庭長大,我們可找不到甚麼特別的外在原因如文化以至生活方式,令他們出現性別認同差異的情況。

而同時,我們亦必須摒棄非黑即白的思維。不是病,也不一定是一種選擇。本花生在前文概括Diamond (2015)的說話,雖然講的是性傾向議題,但同時亦可放在性別認同中:會改變(change)並不等同是一種選擇(choice),及自身能掌控(control),她舉例青春期的轉變不是一種選擇或能作出任何操控,又例如踏入老年性慾減弱亦很難說是一種選擇。

有關家長權利

而即使退一萬步說是個人選擇,亦不代表家長有權管制。任何人,包括家長,亦無權危險他人的生存權,使任何人的身心受損。今日對兒童性別不安個案的處理,各學術及專業機構如APA已有清晰建議及指引。只有讓兒童自由探索性別而不作任何方向性的誘導,才是對兒童身心成長最佳的做法。拒絕兒童得到正當的專業協助,甚至「暗中摻藥」,絕不是任何愛護子女的家長應行之事,亦可能觸犯法規(若不足則應從這方面下手)。英澳等地目前已在較完善機制,規定需接受專業人士診斷及達到一定年紀,才可分階段施行不同的醫學程序,如在英國是9歲可用Hormone Blocker,16歲施行Hormone Therapy,18歲方可進行變性手術,以肯定當時人能在青春期過後,性別認同趨向穩定時才作出不可逆轉的改變。

至於以手術作為界線,是閣下的看法,並不代表整體跨性別朋友的聲音。「以為治療是壞事」,與同運是否有關本花生是不太清楚,倒是聆聽到部份跨性別朋友因種種理由認為並不需要,或不願意進行手術或任何治療。得罪講句,即使「改變那帶來痛苦的、讓靈魂受困的身體」這句前設也不一定是正確,例如少部分跨性別朋友樂於接受自己身體生理結構的同時,希望能以認定性別在社會中有尊嚴地生活。在這前提下,為他們進行治療或手術,態度當然是負面的。而要透過這些條件才能取得性別承認,更是令人廢解,請詳見酷刑爭議。

同情但難以理解

對閣下的立場和觀點,本花生是同情但難以理解。同志有想公開,也有想深櫃,正如跨性別亦一樣(亦正如閣下指出,兩者不一定是mutually exclusive),而更多是想在社會中活出自己的認定性別。部份性小眾朋友(並非只有同志),爭取閣下所謂的「upright」,在事實上根本無影響到閣下。閣下不想「公開自己是跨性別,只想被視為一般男女」,那就繼續靜靜生活,「性別承認法」於你何干?多了人成為某性,亦不會折損閣下本身應有的權益。

對於大部份跨性別朋友來說,尊重是需要的,實際幫助也是需要的,兩者從來沒有不能一齊爭取的可能,而「較為進步」的性別承認法可以達成部份目標。閣下其實大可繼續當「男人婆」(按閣下所說),而同時接受其他跨性別朋友在社會中被稱呼他們的認定性別,享受他們原本應有的權益(而閣下選擇放棄?),本花生可看不出甚麼矛盾。

「除病化」,如上段提及,當然是同志作為性小眾一份子,基於互助互愛所關注的議題,但同時亦是部份跨性別朋友的真正訴求,一味砌詞同運怎樣怎樣無助說理。閣下貴為「時評人」,言論受到一定關注,本花生希望閣下不要以自身身份,代表全體發表「除病化除了詮釋同運議程,對跨性別者暫時沒太大意義,還有上述致命的壞處」的奇怪言論,這只會阻礙部份跨性別朋友爭取他們的合理權益,損人亦不利己。

 

作者個人簡介:天地一花生,苦海中載浮載沉,望能以拙劣文筆,為世上諸般不平事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