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有自知之明,勿錯誤解讀結果!

2015/10/20 — 18:00

【文: 黃偉明(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召集人)】

最近, 有基督教協進會發表了一篇文章, 堅持認為教會「教內從來不關心性騷擾的議題」, 看了他們的論據, 我只有兩個詞語在心中: 「自知之明」及「錯誤解讀」。

為何我有這些詞語在心中? 請看以下我對這文章的逐句評論, 為求不會斷章取義, 我們把原文的全文都順序分段複述, 並逐段表示我們的看法, 讀者可自行檢測,我所說的「自知之明」及「錯誤解讀」, 是否也會在你心中浮起!

廣告

文章的連結, 請看這裡

全文的順序複述, 及我們的意見如下:

廣告

1.文中說,「 (基督教性別文化節按:由於舉辦第二屆基督教性別文化節,香港基督徒學生運動被一些基督徒家長批評。本系列旨在完整地回應一些疑慮。是次爭議其中一個對 SCM的批評是,實踐工作坊可能會引起性騷擾的疑慮。」

意見>>> 我們認為, 這疑慮是合理的。就我們所知, 在工作坊內, 涉及要求到場者二人一組, 互相在對方身體一些敏感部位進行性按摩, 取得性的歡愉, 而且是集體一起進行的, 再者, 若有人不是二人一組報名參加, 單獨的參加者可能會被編與另一人一組(可能是不認識的), 互相進行性按摩, 若說如此的處境, 一定不會引起性騷擾, 我相信, 要對主辦單位及這工作坊, 有超凡的信心, 才可以相信!

2.文中說,「基督教協進會幹事曹曉彤的經歷,反而顯示教內從來不關心性騷擾的議題。)」

意見>>> 且看下面, 他們這結論「顯示教內從來不關心性騷擾的議題」, 是否言之成理?

3.文中說,「自二○一一年,教內醜聞K小姐故事(她被信任的已婚基督徒上司性侵犯,但得不到牧者的幫助,教會刻意隱瞞事件更阻止當事人報警求助,遭受二次創傷後的她身心靈嚴重受創。)以血淚迫使教會正視教內性暴力的問題」

意見>>> 這部份, 沒有意見。

4.文中說, 「過去三年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下稱協進會)總幹事蒲錦昌牧師及性別公義促進小組成員開展一連串教內防治性騷擾的事工。當中包括透過在協進會制定「防治性騷擾政策」,並希望鼓勵各教會及機構各自制訂適合自己處境的政策;於不同宗派舉辦「如何防治性騷擾?──建立性別尊重的教會」的訓練;我們亦出版了一本防治性騷擾牧養小冊子《禁聲的暴力》,羅列了性騷擾的定義和誤解、牧養建議及分享教會建立「零」性騷擾空間的重要。」

意見>>> 這部份沒有意見。

5.文中說, 「最近,協進會為了解香港基督教會內性騷擾及性別意識的情況,於2014年10-12月期間特別進行是次調查了解姊妹弟兄對性騷擾的認識、經驗和對性別意識的看法。我們向全港教會發出邀請,盼望能夠接觸到不同宗派及大小的堂會,得到他們的參與和支持,以取得更基準的數據和具參考價值的資料,並已在本年6月發表調查報告。最後參與問卷調查的只有12所堂會,是次調查有效問卷為 304 份。結果令人失望。報告內容不在此贅(全文可往協進會網頁查詢),但其中一點最想帶出的,是當本小組向全港教會發出邀請參與問卷調查時,得到的回應非常冷淡,反映教會對性與性罪行仍然視為禁忌。」

意見>>> 「回應非常冷淡」? 全港, 大約是1千多間教會, 若有12所堂會回應, 大約都有差不多有百分之一, 雖不能說多, 但以什麼標準, 可說這是太少呢? 以什麼標準, 可說是反映被訪者對此議題的冷淡? 協進會並沒有這方面, 提供任何分析來支持他們的說法。香港人通常很忙, 教會也不例外, 收到要求回應問卷要求, 除非發問卷者有效證明該問卷對被訪者有設身的影響, 及證明訪問者在有關議題的角色及公信力, 一般的教會那有動力去填這些問卷? 關於協進會,及其所謂的性別公義小組, 在教會中有什麼形象? 一句講完, 在一般教會心目中, 尤其是這性別公義小組, 是一個支持同性戀運動的機構, 而在一般教會人士心目中,同性戀運動, 與性解放運動, 是一脈相承的, 甚至是互為表裡的, 試問, 一間信仰純正的教會, 當有一間支持性解放的機構問他們關於「性」的事情, 會不提高警惕嗎? 即使他們原本是關心這議題的, 對著這樣的機構, 也未必會積極回應吧! 可能, 在這方面, 協進會及這個小組真的沒有自知之明了!

意見>>>「反映教會對性與性罪行仍然視為禁忌」? 這是什麼邏輯? 正常來說, 一個問卷的分析, 只應分析所收集到的資料, 鮮有把「不回應」的數據或事實, 作出太多揣測性的解讀的, 除非被訪者明說了不回應的原因。別人不回應你某某議題的問卷, 你就可以把被調查的對象, 算作是對某某議題「視為禁忌」嗎? 首先, 約百分之一的回應是否真的算少, 已經未能確定, 而不回應者, 是否因為「視為禁忌」所以不回應, 其實你也是無從得知! 協進會會不會只是把自己對教會的意見或成見, 就是認為「教會對性與性罪行仍然視為禁忌」, 硬塞進這調查報告中? 如果協進會的這邏輯成立, 我相信, 其實你可以任意抹黑香港教會(或任何群體), 說他們對某一議題「視為禁忌」, 只要你發一份有關議題的問卷, 再計一計回應率, 然後說回應率太低就可以了! 例如, 你不妨設計一份「宣教問卷」, 發給全港各堂會, 看看有多少回應? 我包你可以很快得到「教會對宣教視為禁忌」的結論!如果你想屈教會對禱告也視為禁忌, 你也可以發一「禱告問卷」, 看看他們有多少回應你!

6.文中說, 「我們曾用電話逐間堂會邀請和了解情況時,某教會同工一聽到「性」字已立即聲明他/她們不支持同性戀。這份問卷完全沒有討論性傾向及性別認同的議題,反映有同工過分敏感和恐懼。」

意見>>> 這只是一間教會的情況, 為何把其無限放大, 作為你立論的基礎? 即使對這間教會來說, 這只能反映協進會支持同運的形象, 對這教會來說是印象太深, 這可算是你們的「成功」之處吧! 協進會, 在香港支持同運, 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 而蒲牧師, 更經常站在支持同運一方多次出席有關的論壇及講座, 在支持家庭價值的人士中, 只要是對香港同運有少許知識者, 還會不明白「性別公義」是指支持同運甚至是支持性解放嗎? 我相信, 當他們聽到這個「性」字之前, 協進會的人員必定是先介紹自己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小組」吧? 他們一聽到貴寶號, 當然會立刻聯想到同運, 聯想到同性戀啦! 這有什麼出奇? 相信, 他們是以為你們想遊說他們支持你們的同運立場, 所以立刻就表明立場!

7.文中說, 「亦有教牧同工寄匿名信指責我們策劃是次調查是「破壞神的殿」,反映某些教會仍然覺得神聖的地方是絕不會發生性騷擾的,並且亦因為「家醜不出外傳」的心態而逃避討論。」

意見>>> 你這一點結論真是匪夷所思! 首先, 既說是匿名的信, 你又怎知寄信者是教牧同工, 而不是故意抹黑教會的人? 任何專業及有智慧的調查及研究, 都不會以匿名信下結論的, 任何機構, 對匿名的投訴, 從來不會處理, 更遑論如此發揮極致, 加添自己的想像力, 妄下結論, 認為這就反映「某些教會仍然覺得神聖的地方是絕不會發生性騷擾的,並且亦因為「家醜不出外傳」的心態而逃避討論。」

8.文中說, 「以數字來看,這份報告只能代表百分之一的教會情況,但也真實反映了其餘九成教會仍然漠視教會內性騷擾的問題。」

意見>>> 再一次, 請不要再以不回應來下結論, 因為這除了是邏輯謬誤之外, 也顯得你們沒有自知之明!

9.文中說, 「在過去三年前線的性騷擾訓練中,仍然聽到不少牧者與信徒因對性騷擾不夠認識而產生的謬論。事實上有很多人覺得性騷擾「冇野好講」或「唔需要多講」正因為此:1.「以為自己已經好識」 2.「性騷擾唔關我事」。」

意見>>> 這部份, 我們找不到在報告中的相關調查得來的資料, 是不是只是協進會自己的意見?

10.文中說, 「但其實如此多謬論傳出,其實正因為你的無視和無知。教會/團契為何比其他地方更需要留意性騷擾,是因為這信仰是追求愛和合一,人與人之間就需要連結,若沒有對性騷擾的根本認識,不良份子就會承虛而入。並且,其實我們一直也收到不少教內性暴力的受害人來信。可惜由於幾乎全部來郵都事隔超過十年,確實不能為姊妹平反甚麼,但起碼的是讓她體驗被聆聽、被肯定,而我們能做的就是繼續向教會「硬銷」、提高意識,避免下一次悲劇發生。」」

意見>>> 這部份, 我們沒意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