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18/10/24 - 0:01

跳得陰柔而潑辣 — 他用紐約同志舞蹈 打破性別框框

晚上七時,是觀塘街頭最繁忙的時刻,黑壓壓的一群上班族正湧向地鐵站,打算趕回家吃晚飯。

某個十字路口,身穿珠片牛仔褸的劉卓熙(Ken)正在等候過馬路。他沒有讓自己閒著,下垂的右手手腕正在空氣中有節奏地打轉,似在為稍後的舞蹈課做好熱身。

Ken 是一位舞蹈老師。當年輕人都在跳Hip hop,小女孩都在上芭蕾課時,他選擇跳大部分香港人聞所未聞的 — Vogue。

廣告

這種源自 80 年代紐約同志社群的舞蹈,有人覺得「太姣」、「太乸」。Ken 卻懶理閒言閒語,穿起高跟鞋繼續性感。遊走在剛烈與陰柔、自信與潑辣、主流與地下之間,學習跳舞同時也是學習接納自己。

「我更加了解自己是怎樣的人,喜歡妝扮自己,或是令自己更有自信,活得更開心。」Ken 跳了五年 Vogue,這是他最大的得著。

晚上七時,是觀塘街頭最繁忙的時刻,黑壓壓的一群上班族正湧向地鐵站,某個十字路口,身穿珠片牛仔褸的劉卓熙(Ken)正在等候過馬路。

晚上七時,是觀塘街頭最繁忙的時刻,黑壓壓的一群上班族正湧向地鐵站,某個十字路口,身穿珠片牛仔褸的劉卓熙(Ken)正在等候過馬路。

從麥當娜到蔡依林 當小眾文化碰撞主流

這種稱為 Vogue 的舞蹈,就如時裝雜誌《Vogue》的封面模特兒般著重「擺甫士」,有稜角的手部動作就是其「招牌」。現在最盛行的一個分支 Vogue Fem,顧名思義就是以極端女性化(feminine)的舞姿作為賣點。由男舞者搔首弄姿地打破性別二元框框,正是 Vogue Fem 的精髓所在。

這種舞蹈源於 80 年代紐約哈林區的地下同志舞廳(ballroom)。Ballroom 內經常舉辦比賽,除了比試 Vogue 舞技外,同場還有 catwalk、變裝、鬥性感等不同項目,形成獨特的 ballroom 文化。

Vogue 亦成為同性戀社群的共同語言 — 華麗的手部動作,可以在同志酒吧內找得到;變裝皇后的咪嘴表演,經常伴隨一連串高難度摔地動作。對性小眾而言,這舞蹈還是爭取平權的手段。外國同志遊行街頭不時見到尬舞場面,愛滋病關注團體亦會舉辦跳舞活動,為一班被社會忽視的同志及跨性別青年,提供交流、宣洩的平台。

Vogue 進入主流視野,則拜樂壇天后麥當娜所賜。1990 年,麥當娜推出經典名曲《Vogue》,一句琅琅上口的「Come on Vogue」紅遍全球,其黑白MV將這種舞蹈帶發揚光大。

這股風潮在足足 20 年後,才漸漸引入華語世界。2010 年,台灣歌手蔡依林推出一首《美人計》,以近乎違反人體常理的手部扭曲舞姿作賣點,引起粉絲爭相學習、模仿,台灣媒體當時稱之為「折手舞」。

近乎同一時間,美國推出了一部奇葩真人騷《魯保羅變裝皇后秀》(RuPaul's Drag Race),將變裝皇后、連同紐約 ballroom 文化、Vogue 舞蹈帶到電視上。原本口味極小眾的節目愈來愈受歡迎,2016 年更登上艾美獎頒獎台,如今香港觀眾亦可以透過 Netflix 收看。

作為舞蹈老師,Ken 意識到,近年 Vogue 開始在香港流行起來。數年前他剛開始教跳舞只有十多位門生,如今每月學生人數已超過50人。不過他的學生以女性為主,願意學習 Vogue 的男同學只有五人。

「Madonna 的《Vogue》推出,大家都知道這首歌,才知道 Vogue style,我覺得這是轉捩點,台灣興起 Vogue 都可能是蔡依林。我覺得如果有一日香港有人用這類style 出道,也會掀起香港熱潮。」

Vogue三大派別 非皆女性化

今年 24 歲的 Ken 熱愛時尚,剪了一頭現在流行的平頭裝。他說話總帶點溫柔氣質,也特別愛美,很在乎記者的影片拍得是否漂亮,訪問拍攝地點是否夠精緻。

中學畢業後,Ken 離開了香港,走到台灣讀平面設計,心思卻都花在跳舞上。一開始他和同學一樣都在跳 Hip hop,大學二年級機緣巧合觀賞了一場 Vogue 比賽,從此與此結緣,「Vogue 這個字,好像雜誌般,有時尚的意思,舞技好似每一步都是一個 pose」。

「我覺得很新奇、很吸引、很 fashion、很靚,於是開始接觸。」

兩、三年前,他決定回香港生活。他沒選擇當平面設計師,反而一心希望當上跳舞老師。眼見香港似乎沒有甚麼老師教 Vogue,他就租了間舞蹈室,並在網上招收學生。現在,他全職跳舞維生,開班教學以外,還會到主題公園兼職跳舞。

這幾年來,他用「KenKen」的名字行走江湖、開班授課,閒時就穿上華衣美服,與友人在旺角鬧市、馬路中心、工廠大廈……到處大 Vogue 一頓,之後再把影片上載到互聯網,只望為推動這種舞蹈文化出一分力。

Ken 辦的Ballroom活動,中間為 Ken(圖:受訪者提供 / 攝影:LEWImage)

Ken 辦的Ballroom活動,中間為 Ken(圖:受訪者提供 / 攝影:LEWImage)

身材高大的 Ken,跳起 Vogue Fem 上來舉手投足都是女人味,閒言閒語總是難免。他坦言跳這種舞蹈時,不時遭人白眼。有人會覺得他舞姿太「乸型」,沒有男子氣概。但他依然跳得自在,從不忌諱閃縮。

「我不會尷尬,我很自如,我不會怕別人的眼光。」

父母對兒子的跳舞生涯似乎也不以為然,總在擔心跳舞「搵唔到食」,又或是閒時冷嘲兩句「跳來跳去都是扭屎忽」,但倒沒有出手阻止他繼續跳。有一次母親還親身來欣賞兒子的表演,看完就笑著說:「我都識跳啦。」

Ken 強調外界將 Vogue 與女性化劃上等號,這種想法未必準確。三大派別中,其實只有 Vogue Fem 特別強調要表現出女人味。

他解釋 Vogue 主要派別包括:Old way、New way、Vogue Fem。Old way 有點像是石像「擺甫士」,利用手部作出硬梆梆的直線、方塊,麥當娜《Vogue》的 MV 正是一例;New way 著重速度的手部動作,亦加入延伸動作如折手、一字馬等,例如是蔡依林《美人計》的舞蹈;Vogue Fem 則是現在最流行的派別,講求女性化的舞姿。

女性化舞姿被嘲乸型

令 Ken 印象最深的一次不公平對待,並非來自外界的冷言冷語或父母的不理解,反而是跳舞圈子內的打壓。

一次,他和隊友在香港參加跳舞比賽。他們如常穿上火辣性感舞衣: SM 皮帶的造型、透視網紋服裝,再塗滿一口黑唇。主辦方看到後眉頭一皺,怕造型過火得罪高層,勸他們決賽別穿得太暴露。

於是提出改穿美少女戰士的 cosplay 服,但仍然不獲批准。他和隊友覺得不受尊重,最終憤而退賽,「我們舞種的 style 本身就是這樣,那首歌要呈現的感覺就是要這樣穿,但你又要我穿得很保守。首歌明明好 sexy,你就要我穿樽領,完全是兩回事」。

劉卓熙(Ken)走到西環碼頭,進行日常的跳舞練習。

劉卓熙(Ken)走到西環碼頭,進行日常的跳舞練習。

Ballroom的潑辣八婆文化

每年暑假,Ken 都會去紐約習舞,並親身體驗地道的ballroom 文化。

每一次 ball 都有不同項目的比賽。除了 Vogue 之外,參賽者要在「Runway」項目中走貓步;在「Face」項目中比試面部線條;在「Sex Siren」項目中鬥誘惑、鬥性感。

還有一個項目叫「Realness」,要求同志打扮成雄糾糾的異性戀者。Ken 形容這是一個很「有愛」的環節,源於要讓早年受到打壓的同志學會保護自己:「以前在紐約,若給人知道你是同性戀、黑人,就會被歧視,或被趕出家門。這個項目就是要你扮直男……其實這個項目是要令同性戀者學會怎樣保護自己,在社會上免被發現是同性戀者。」

參賽的位位爭妍鬥麗,不滿賽果就失控指罵,再來就是打交收場。Ballroom 亦特別流行這種「互串」、「嘴賤」的八婆文化,圈內將之稱為「Reading」、「shade」,串得最啜核的方能贏得滿堂掌聲。

Ken 試過親眼目睹這類 ballroom 激戰,認為這種獨特的地下文化是如此的有趣,「New York style 就是很隨性,好自由、個人主義,不會怕做自己,這是我學習到的精神」。

「我教學生也只能教動作、如何跳得靚,但如果要認識 Vogue 文化,真是要到紐約走一趟。」

Ken辦的Ballroom活動(圖:受訪者提供 / 攝影:LEWImage)

Ken辦的Ballroom活動(圖:受訪者提供 / 攝影:LEWImage)

不能跳舞的舞池

位於中環雲咸街的 Petticoat Lane,是香港目前最熱門的同志酒吧之一。Petticoat Lane 分為左右兩邊,一邊是吧檯,另一邊是不算大的舞池。所謂的舞池,其實難以跳舞。每逢周末,數十高大猛男足以把舞池擠個水洩不通,人群頂多隨音樂節拍前後「蠕動」。一時興起舉手一揮,隨時拍到旁人後腦勺,又或是掃倒身後的香檳杯。

另一間擁有25年歷史的同志酒吧Propaganda(PP),以偌大舞池作為賣點,曾經是圈中人最愛的聚腳點。不過酒吧在 2016 年不敵加租壓力,正式宣告結業。這間同志酒吧連同其舞池,同步成為歷史。

Vogue 源於紐約 ballroom 文化,一直依賴性小眾社群推廣、推動。同志酒吧,自然是孕育 Vogue 文化不可或缺的地方。然而 Ken 認為,香港同志酒吧過份擠擁,缺乏跳舞空間,實在不適合 Vogue的發展,「場地真的愈來愈細,沒辦法真的跳舞。為何紐約從 club 跳到街上,因為別人的 club 是大的,可以做很多事。但在香港舉起手都會打到人,所以香港的 bar 只是給大家 un 吓,跳不到舞。」

相比之下,台灣酒吧有較大空間,店內跳舞氣氛往往比香港濃烈得多。例如位於台北的 G Star,早已在東亞地區享負盛名。每逢熟悉的音樂響起,夜店客人隨即跳起整齊一致、默契十足的舞步,仿佛是排練已久的女子天團,成為在香港難以找到的一片「奇景」。

舞蹈,成為這些陌路人的共同語言。

「港人太保守」 盼社會學懂接納

近年 Ken 積極嘗試令更多香港人認識 Vogue 文化。現在他每年定期舉辦一、兩次 ballroom 比賽,讓同好一同跳舞作樂。這些活動有時在本地同志酒吧內舉行,有時則在主流酒吧舉辦。

他期望將活動搬出同志場所,令大眾都有機會參與,「我們搞 ballroom,不是只給 LGBT 的人參加。香港未有人知這舞種,都想以推廣的方法令更多人了解此文化,所以場地不一定限於同性戀的地方」。

說到底,要令 Vogue 成為主流舞蹈,社會大眾的接納必不可少。Ken 期望香港社會能夠用更開放、包容的態度接納新事物,這樣已經能大大幫助 Vogue 發展,「香港人實在太保守,對衣著、個人行為都看得很執著,而失去了自己的 style。」

Ken 期望香港社會能夠用更開放、包容的態度接納新事物,這樣已經能大大幫助 Vogue 發展,「香港人實在太保守,對衣著、個人行為都看得很執著,而失去了自己的 style。」

Ken 期望香港社會能夠用更開放、包容的態度接納新事物,這樣已經能大大幫助 Vogue 發展,「香港人實在太保守,對衣著、個人行為都看得很執著,而失去了自己的 style。」

文:廖士鋒
攝:黃奕聰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