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鍾情曾志偉 不愛吳彥祖 — 胖熊同志的美學標準

2016/7/21 — 20:20

小浣熊的新書《熊在飛》,以小說、日記等文體紀錄圈內的歷史與趣事。

小浣熊的新書《熊在飛》,以小說、日記等文體紀錄圈內的歷史與趣事。

「熊」,意指男同性戀社群中,身形龐大而且體毛濃密的一群人。

你或會以為,在肌肉猛男及白淨韓星當道的世代,胖熊在同志圈中根本沒有市場。但事實上,鍾情胖熊的人大有人在。當主流同志傾慕吳彥祖、彭于晏的六嚿腹肌時,熊圈中不少人更為欣賞曾志偉、谷德昭的獨特魅力。

打滾熊圈多年的小浣熊,近日出版了新書《熊在飛》,以小說、新詩、日記等多種文體,紀錄了自己對本地熊族的所思所想,更希望透過文字告訴大眾,胖胖的熊啤啤也有可愛之處。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細談熊族同志的美學、品味及獨特文化。

廣告

小浣熊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詳談熊族文化與品味的獨特之處。

小浣熊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詳談熊族文化與品味的獨特之處。

廣告

誰是「優質熊」?

身形圓潤的小浣熊,留著一面濃密的胡子,鼻樑上架著一副圓框眼鏡。他形容自己的外表,在熊圈當中算是典型。

「請把我拍得胖一點。」小浣熊向攝影師笑道,似乎是對自己肥胖的體態感到既自在又自豪。

怎樣才稱得上是「優質熊」呢?小浣熊稱亞洲熊族的主流品味,主要都是偏愛胖壯型男生,「肥得來帶點壯,但不能太硬,要軟軟的」、「我喜歡肥人,是因為那種很溫暖、很舒服、不會『起槓』的感覺。」他又謂如果面上留有濃密鬍子的話,通常亦較受圈內人歡迎。

當主流同志都鍾情吳彥祖、彭于晏這類肌肉型男,熊族同志又喜歡甚麼類型的天菜偶像?小浣熊笑言:「香港很多人都喜歡麥長青,覺得他好正!我自己就鍾意曾志偉,因為我鍾意矮一點的。」

「喜歡成熟一點的就有秦沛,因為他的樣子很有父親形象,覺得他很daddy,所以有很多人鍾意;谷德昭都多人鍾意,不過他現在減了肥,就不好看了;鍾意年輕而肥胖的人,就喜歡林子聰。」

筆者半信半疑:「如果現在吳彥祖與曾志偉站在你面前……」

「當然係曾志偉啦。你叫我同吳彥祖搞嘢,等於叫我同女人搞嘢,沒甚麼分別。」小浣熊斬釘截鐵答道。

說到底,熊族同志的審美觀雖然偏離了主流,但他們對外表的要求和執著,似乎與主流同志一樣苛刻。小浣熊承認,熊圈內不少人都頗重視外表,某些同志「肥而不壯」,就未必能受到主流熊熊的歡迎,甚至會被形容為「豬」:「追求漂亮是人的天性,只不過大家所追求的有所不同。」

「經營一個肥的身體,其實都要付出很多心血、精力和代價。」小浣熊直言為了要肥得好看,自己亦曾刻意吃增肥奶粉,又要健身做運動。有友人甚至花費十萬元植胡鬚,只為樣子更符合熊族的主流審美觀。

 

別具一格的熊吧與桑拿

出櫃多年的小浣熊,過往十數年來一直活躍於熊圈之內。那些胖熊同志酒吧與桑拿,他留下了不少腳毛,亦因此深切體會到本地熊族文化的獨特性與重要性。

香港多年來一直不乏熊族酒吧,由早年的Rainbow Pub到現在的Boo Bar,都是本地熊啤啤重要的聚腳點。小浣熊憶述,在Boo Bar開幕的時候,店主特別請來了一位大陸胖熊到場大跳脫衣舞,同場又有來自日本的胖熊DJ。這些獨特的風景,在一般的同志酒吧當中,都難以見得到。

九十年代是同志桑拿的全盛時期,當年亦出現了專門為熊而設的桑拿,供志同道合的啤啤尋歡作樂。其中一間熊桑拿是位於佐敦的「Blue Blood」。相對於一般同志桑拿幽暗神祕的風格,「Blue Blood」卻顯得溫馨、自在。小浣熊憶述桑拿老闆每日會為客人準備老火湯,場內更設有粵曲卡拉OK及麻雀檯。

他解釋,可能是因為熊族戀父情結較普遍,亦喜愛家庭的感覺,令「Blue Blood」的風格與其他同志桑拿極為不同。加上熊族年齡較大,粵曲卡拉OK等玩意,就正好滿足了高齡啤啤的需要。

遺失的熊歷史

隨著「Blue Blood」結業,新式的熊桑拿已經改頭換面。當年桑拿老闆親手煲的老火湯,以及房間內傳出在一句句粵曲歌詞,成為一段段無人記載的歷史。

小浣熊自小就有閱讀外國同志文學的習慣,發現有關熊族的文學少之有少;中國大陸及台灣雖有出版過數本熊族小說,但內容卻流於通俗、表面,彷佛只是將少女愛情小說的主角換成兩名胖男,卻未能更深入觸及熊族獨特的文化面向。

至於香港,與胖熊有關的文學作品近乎是「零」。在沒有文字的紀錄之下,這一大片有趣、獨特的香港歷史,恐怕只能無聲消失。

小浣熊寫的小說與日記,某程度上就是為了將熊圈的種種文化、歷史、風貌記錄下來。小說不僅是一個愛情故事,當中亦滲透出熊圈的獨特面向,例如是熊圈的酒吧、桑拿、色情片等,「我書寫的時候,就嘗試去尋找更多的元素,放進書內」。

到近年社交網站及手機交友程式的興起,亦完全顛覆了熊族生態及遊戲規則。但這些微妙的演變過程,同樣欠缺了歷史紀錄。小浣熊未來希望能夠寫作,並且超越個人日記式的記載,以更高的視角將這些熊族故事保存下來。

更重要的是,他希望未來有更多的人願意紀錄這段歷史:「就算有一、兩個人去記載,都是不夠的,因為每人都有自己的角度去寫一件事。我都想除了自己之外,有其他人一起紀錄熊族文化在過去十年的顛覆、變化。」

次文化中的次文化

作為熊族同志,小浣熊形容自己是屬於「次文化中的次文化」。一方面他們因為同志身份而受盡歧視,另一方面因為肥胖的身形而經常遭人白眼。

身形歧視(sizeism)是香港社會一直存在的問題,但卻鮮有人願意探討。小浣熊舉例指,身邊一名胖熊朋友任職設計工作,在某公司服務十年之久,表現一直不俗卻不被老闆重用,多年以來亦沒有外出公幹的機會。上司及後解釋,是因為其外表不符合要求,故不能委派他到海外會見客人。

又例如在數年前,本地知名同志討論區「Gayhk.com」仍然盛行的時候,曾有不少同志圈內人排斥熊族。有人在網上留言,不滿肥人經常到知名同志酒吧消遣,認為他們降低了酒吧的格調,「大家都是同志,都受到世俗眼光的歧視,為何還要為了個人口味而爭執?」

「很多人對肥人抱主觀看法,認為肥人一定是沒有紀律、污糟邋遢、滿身是汗、好臭、經常生病、不能把事情做好……」小浣熊感嘆,不少人都對肥人抱有刻板印象,但事實上這些偏見未必準確。

象徵熊族同志的七色旗幟。(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象徵熊族同志的七色旗幟。(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日本熊族文化發展

在香港,熊族同志似乎仍是極為小眾的文化,大眾對此了解極少。若果是放眼全球,香港就顯得極為落後。例如是美國三藩市的同志遊行,每年都有大批胖熊走上街頭,高舉代表熊族的七色旗幟,讓公眾了解到他們的存在。

曾赴東京留學、熟悉日本文化的小浣熊舉例指,在亞洲地區當中,日本的熊族文化發展就遠比香港蓬勃得多。例如當地傳媒曾報道,日本型男歌手平井堅原來鍾情熊啤啤。這類八卦新聞變相令熊族文化更為入屋,就連一般的大眾都知道同志熊族的存在。

小浣熊又謂,當地亦有專門針對胖熊市場的同志雜誌,例如是《G-men》、《Samson》等,由色情相片、小說,到徵友欄目等,發展已經相當成熟。小浣熊亦曾到過東京淺草一個以胖熊為主題的同人誌,專門售賣熊族的獨立漫畫,吸引了數以百計的胖熊同好現身參與。

*   *   *

《熊在飛》目前已在各大主流書店內發售,另外今年書展1C-E26「紅出版」的攤位,都可以找到《熊在飛》的蹤影。小浣熊直言,曾考慮過只將此書放在同志書店內發售,如今決定面向主流大眾,曾有不少掙扎:「香港表面上是一個國際化都市,但思想上卻極不國際化。我希望透過此書,宣揚多元文化……希望每個人不論甚麼樣子,都可以開得很燦爛。」

《熊在飛》目前已在各大主流書店內發售。

《熊在飛》目前已在各大主流書店內發售。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