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可樂:信仰不是搭飛船上天堂

2015/11/9 — 11:58

陳可樂於週六(7日)的同志遊行。攝:朝雲

陳可樂於週六(7日)的同志遊行。攝:朝雲

【文:朝雲】

8/11 序言書室 

問:在同志遊行,你著得好放,是不是第一次解放?

廣告

阿樂:。。。其實不是第一次。。。

問:你怎樣看有主教舉例說,「吸毒不對,但對吸毒的人,我們仍然是愛的」?

廣告

答:佢只係湯漢嘅手下,湯漢講咩佢當然要跟。

對於湯漢的言論,我的回應是偽善。

佢話家庭緊要--日日番十幾粒鐘點照顧家庭?依一個月死左八個工人。最高工時,勞工保障,先關乎家庭甚至人命,而唔係同性戀。但佢選擇關心啲咩?這就是偽善,口裡說愛,恨卻出來。

問:基督徒參與政治運動,我等外人不時抱著矛盾。如胡振中、陳日君,乃至巴西、東歐的教會領導,以身作則,呼召信眾反抗專制,吾人樂觀其成,感到欣慰;但當另一些教會領袖,又以教義為名,擁護建制,我們就轉而不齒。你是如何自處?

答:首先要說,那班人根本沒代表性。

佢地唔係上帝。沒人能夠代你聯繫上帝,信徒必須自己同上帝建立關係。信仰作為過程,須要自己去 build up。

也許教會裡有些人強調:聖經已經寫得明明白白,但事實不然,聖經內充滿矛盾和不義。

無論天主教抑或新教,基督徒的 struggle,都應該是愛,愛身邊的人。但為何一些教牧卻鼓吹另一套,從制度上壓迫性少眾,而非掃除這些壓迫?

這時候便要反思,信仰的核心是什麼?是對貞潔的態度,還是普世的公義?

根據大公教派的傳統,天國代表公義。公義要臨在人間,如行在天上。而非求私德無虧,就可以搭飛船上天堂。

***

(來序言本擬探望未未,卻偶遇可樂。未未因病而剃去的毛,現已長回,但還是病懨懨的,祝牠安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