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洲草原上的婚禮 — 已婚同志在香港煩惱甚麼?

2015/7/16 — 19:56

DC(左)及Charles Johnson(右)接受《立場新聞》專訪。

DC(左)及Charles Johnson(右)接受《立場新聞》專訪。

今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作出一項歷史性的裁決,裁定全美所有州份均允許同性婚姻。我們身處香港,一方面為裁決感到高興,同時腦袋閃出一個疑問:「幾時輪到香港?」

現時香港不認可同性婚姻,即使二人在外地結婚,回到香港後其婚姻關係亦不會被承認。同性婚姻遙遙無期,對本地同志而言,生活上有何實質的影響?《立場新聞》訪問了一對在外地結婚並在香港定居的男同志伴侶Charles Johnson及鍾東辰(DC),看看已婚同志伴侶在香港面對的種種不公義。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廣告

非洲草原上的婚禮

廣告

39歲的Charles Johnson來自美國,現在是一家香港廉航公司的高層。Charles言談得體又風趣,有典型美國人的一份自信。坐在Charles身旁的,是32歲的鍾東辰(DC)。DC來自新加坡,「手瓜起𦟌」的他相當健碩,過去曾在澳洲任會計工作。

2012年二人在澳洲相遇、相戀。經過兩年時間已認定對方,在2014年跑到美國紐約註冊結婚。

至上月,Charles和DC來到了南非的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NationalPark),在一片非洲大草原上舉辦婚禮。到場觀禮的除了是親友外,還有野生大象、斑馬和長頸鹿。

大草原上的婚禮,一切從簡,亦沒有俗套地將「同志元素」加到婚禮中。原野中沒有Drag Queen的變裝表演,沒有麥當娜的強勁音樂,沒有巨型彩虹旗幟隨風飄揚。二人穿上西裝外套,領帶也不打,兩雙黑皮鞋從吉普車走下,踏在草地之上,向對方說出誓詞。

如此獨特的婚禮,如今回想,二人仍難掩幸福的神情。Charles解釋,到南非舉行婚禮,是二人的共識:「我們二人都愛動物,希望有一個獨特的婚禮。我們不願隨便找個地方,例如是峇里或香港結婚了事。我們希望有個獨特、美好的回憶。」DC亦直言,不喜歡太大型的婚禮,南非的大草原正合二人心意。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Charles:香港法律上諸多阻攔 考慮離開

幸福的婚禮背後,二人的婚姻在香港卻不被承認。

Charles在2013年來港,為一家本地廉航工作。DC及後亦放棄了澳洲的會計工作,與丈夫來港展開新生活。不過二人卻發現即使已在美國註冊結婚,但回到香港其關係卻不被認可,在各方面都面臨不公義的情況。Charles表示:「香港社會層面上,(對同性戀)抱著歡迎的態度,但在法律層面上,卻對我們諸多阻攔。亦正因為這個問題,我們一直考慮移居到其他地方。」

他們最大的煩惱,是本地簽證的問題。一般而言,如果外國人士赴港定居工作,他的配偶、子女或年逾60歲的父母,都可以申請「受養人簽證」來港定居。DC和Charles在2014年結婚後,理應可以用「配偶」的身份,向入境處申請「受養人簽證」。

不過入境處卻因為二人的同性婚姻不被承認,拒絕了DC的申請。Charles憶述:「入境處當時致電回覆,告訴我們不符合任何申請資格。(對方有否解釋原因?)當然有,就是因為DC不是女人,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原因。」

現時DC只能用旅遊簽證入境,每九十日就要離境一次。簽證的問題,亦令DC無法在香港找到任何工作。根據入境處規定,以訪客身份來港的人士,不得接受有薪或無薪的僱傭工作,亦不得開辦或參與任何業務。有CPA會計師資格的DC來港兩年以來,申請過多份工作,亦參加幾場面試,但最後通通沒有回音。

Charles和DC的簽證問題,其實是本地不少同志伴侶的共同煩惱。今年5月,就有女同性戀者入稟法庭,挑戰入境處在「受養人簽證」上的做法

同性伴侶欠醫療保障

Charles是航空公司高層,較為幸運的是,該公司表明平等對待同性戀員工,「公司在法律容許的範圍內,一直支持同志。他(DC)可以出席公司的社交活動,亦可以配偶身份享用航空公司的機票優惠。另外,我亦可以申請結婚休假。」

但談到公司提供的醫療保險,則是另一大問題。不論航空公司如何支持性小眾,醫療保險保障範圍卻是由保險公司方面制定。醫療保險的保障範圍,原本包括了員工及其配偶,但由於二人婚姻不被保險公司承認,令DC不受保障。他現時完全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的保障,DC如此形容:「航空公司善待同志員工,但當事情延伸到公司以外,問題就開始顯現。」

此外,婚姻不被認可,令到二人遇到意外受傷或身患危疾,都不能為對方作出醫療決定。Charles直言,如果有一日被巴士撞倒,醫院只會通知遠在美國的父母,而非身在香港的另一半。DC亦擔心丈夫不能為自己簽手術同意書:「我希望由Charles為我作決定,他清楚知道我需要甚麼。我的父母反而未必清楚了解。正是這些事情上,性小眾配偶的身份就顯得更為重要。」

(編按:立法會本月13日三讀通過《電子健康紀錄互通系統條例草案》。草案接納了工黨議員何秀蘭的建議,擴大條例中涵蓋的「家人定義」,意味同居同性伴侶,將來亦有權為對方作出醫療決定。)

談領養問題 Charles:同性戀可成小孩榜樣

談到同性婚姻,很難避免觸及同性伴侶領養小孩的問題。在香港而言,同性伴侶不可能領養小孩。根據社會福利署的領養服務簡介中,申請人要求上已清楚列明,「夫婦」結婚不少於3年才有資格領養小孩。香港方面一直對同性伴侶領養小孩的問題欠缺討論。當我們連反性傾向歧視的立法都久久未見成果,領養問題似乎更加遙不可及。

Charles和DC一直在了解領養小孩的可能性,笑稱目前正處於「收集小冊子」的階段。Charles表示,「同性伴侶只有兩個選擇:領養或代孕。但在香港,兩個選擇都不可行。這意味著我們要到其他地方做這件事,這亦是令我們考慮離開香港的一大原因。」他們考慮到美國領養小孩,但二人就要先在當地定居,才有資格領養。Charles估計,整個申請過程可能長達兩年。

同性伴侶的領養問題,難免具爭議性,有不少意見都擔心同性伴侶會否對小孩帶來負面影響。面對這類反對聲音,Charles如此回應:「成為良好的家長,和性取向無關。同性戀者亦可以為小孩提供安穩的家,同樣可以成為小孩的良好榜樣。」DC的回應更為實在,認為不論性取向,養育孩子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和不少住在附近的母親相處,發現即使她們是女人,都不知道孩子下一步會發生甚麼事情。對這些母親來說,每一步都是一個學習過程。」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圖片來源:Charles Johnson's Facebook

FB上的同性家庭互助群組

本地的同性伴侶家庭雖然面對以上各問題,但社區上卻欠缺支援。面對簽證、結婚、領養等種種問題,亦不見有組織提供相應的協助。一班在港定居的同性伴侶,就在Facebook發起了一個私人群組「Rainbow Families of Hong Kong」,現時有逾百名成員。他們平日會舉辦社交活動,又會互相交流領養等各方面的資訊。

Charles在數個月前,從一份新聞報道中得知這個私人群組的存在。他表示和美國相比,香港極缺乏對同性伴侶家庭的支援,「很高興可以看到香港有這樣一個群組。我希望可以從中了解其他同性伴侶領養小孩的情況,對我們將來作決定很有幫助」。

結語

相信不少人也嚮往Charles和DC的生活:一位是航空公司的高層,有穩定的收入;另一人有會計的專業背景,曾在多國生活,有國際視野;二人閒時會出國度假,婚禮也選在南非的大草原上進行。

然而本地的同志社群中,更多人活在基層之中,對婚姻同樣嚮往。但他們沒有經濟能力,不能走到地球的另一邊舉辦婚禮,更遑論在外地結婚後,回港投訴婚姻不被承認而產生的種種不公。

立法承認同性婚姻,不單是為了幫助Charles和DC這些已婚伴侶,在香港可以獲得公平的對待,同時是為了讓本地同志社群有機會,在自己土生土長的大城市內,在熟悉的人的見證下,與另一半許下承諾。

平機會主席周一嶽上月亦表明,香港不能避談同性婚姻,相信香港遲早就此立法。但究竟同性婚姻「幾時輪到香港?」,看來誰也說不定。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