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同性婚權案,庭外也可幫幫忙

2016/1/3 — 19:29

【文:O_R_】

2015年平安夜,除了聖誕鐘聲在香港大小街道上迴響外,同性婚姻運動亦牽起了新的序幕: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先生申請司法覆核,指政府拒絕承認梁先生與其丈夫於紐西蘭登記的同性婚姻,是歧視並違憲。<註1> 案件將由高院審理,若再上訴到終審庭,歷時都要兩、三年時間。但期間,外界是否只能做觀眾?還是,支持同性婚姻的朋友可以在庭外想想辦法,幫手增加梁先生的勝算呢?

平等與公義的課堂

廣告

要梁先生贏,法庭自然就要同意梁先生的指控並裁定政府歧視。終審庭07年於《丘旭龍》案中曾指出:「平等和歧視是相互對立的概念。」<註2> 但何為平等?如果不把「平等」搞清楚,梁先生就會輸。但平等是個抽象的概念。曾經,男女同工不同酬是王道,種族隔離是平等。時移勢易,雖然歧視依然存在,但這些態度現在都被大部人認為不公平。

去年6月,美國最高法院於《Obergefell》同性婚權案中,對平等就有以下的看法:「不公義事情的本質是,我們不一定能在我們的時代看得清楚。負責撰寫憲法人權法案及第14修正案 [平等權] 的前人,沒有假設他們明白了自由的所有面向,所以他們託付子孫後代一份憲章,讓我們在學習自由的意義時,可以保障每個人享受自由的權利…長久以來把婚姻限制於異性伴侶之間,或是再自然不過和正義的事,但現在,這個限制與婚姻權核心意義抵觸的情況是顯而易見。」<註3> 因此,最高院判處同性婚姻禁令違反平等權,一夜間讓全國所有州份落實同性婚姻。

廣告

美國《Obergefell》案的其中一個重要課堂是,人們對平等和公義的認知是會隨時日而改變,而且法庭和社會都要不停地學習。而這學習過程,不單單只在美國才會發生,香港也是同樣道理。終審庭13年於《W》變性人婚權案中指:「…《基本法》﹙以及透過《香港人權法案》及《基本法》第39條給予憲法效力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是活生生的文件 [living instruments],目的是要滿足社會不斷變化的需求和狀況…以香港2013年的情況,在我們看來,顯然地,社會已經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而之前引入的婚姻概念需要再審視…官方政策以及社會態度經已有所轉變,變性人現在被肯定,他們能以變性後的性別進行一系列不同的活動。」<註4> 因此,終審庭經分析後,決定推翻原訟庭及上訴庭的裁決,判處政府違反婚姻權,允許變性人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婚。所以,只要能說服法庭,社會時代已經轉變,既有的一套不再公允,即使是較保守的香港法庭,也可能有意想不到的裁決。

觀念改變與司法平權

因為法官並非民選擔任,加上三權分立的原則,法庭一般都好反感有人透過司法系統進行政策或法律上的修正,並認為應該由立法會進行改革。但亦同時因為委任制度和三權分立,司法機關負上了保護個人權利的憲制責任,並往往是小眾維護權利的唯一實際途徑。因而,終審庭一貫的態度是:「以缺乏大眾共識為由去拒絕小眾的申訴,原則上是有違基本人權。」<註5> 所以實際上,法庭時刻都在踩鋼線,要同時平衡三權分立和保障小眾這兩個責任。

有了這個理解之後,再加上《W》的案例,支持同性婚姻的朋友便更明白如何在法庭外幫忙:推動社會觀念的改變,並讓法庭知道當中的變化。在這,歐洲人權法院給了我們一個提示。去年7月,當時意大利未有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歐洲人權法院在《Oliari》案中便判處意大利違反《歐洲人權公約》,因為意大利未能提供同性伴侶任何實質的法律認可地位,而對同性伴侶造成的影響,已經超過可接受的程度,並下令意大利作出賠償。歐洲人權法院判決時,法官們引述了官方的一份民調作為其中一個裁決理由。民調顯示,意大利超過六成人認為同性戀者受到歧視,同時有愈六成人支持同性伴侶應獲得異性伴侶同等的權利。<註6> [補充:歐洲人權法院的案例在香港的影響力不小,終審庭在《W》案中,就是以歐洲人權法院的案例推翻香港政府的決定。]

明顯,民調只是反應社會態度的其中一種指標,還有其他的指標會被法庭採納,但最終真正能左右法庭的是社會各界的改變。法庭外的支持者可以想想,如何在案件到達終審庭之前的時間,增加香港對同性婚姻的支持程度,讓法庭明白時代已經不再一樣。2013年,美國的Pew Research Center 就進行了一項民調,當中發現超過四分一的同性婚姻支持者(28%),之前其實都是反對同性婚姻。當問及態度改變的原因時,近三成人表示因為認識身邊的人是同性戀者(32%),而其次的原因是,他們對有關議題有了更多的思考或者自己成長了(25%)。<註7> 當然,筆者並非呼籲同性戀者隨便出櫃,但這兩個數字所反映的是,當同性戀者及相關議題在社會中的曝光和討論增加時,社會亦同時改變。

總括而言,同性婚姻司法覆核案在香港正式揭幕,大家除了只可以在旁祈禱,其實可以把握時間,更積極地想辦法推動社會態度的改變,並讓法官們知道大家都認為現有的標準其實並不公平,去說服法庭採取果斷的行動,唔好等埋發叔。

 

作者facebook專頁

<註1> 蘋果日報 《同性婚姻不被確認 高級入境主任申司法覆核》
http://goo.gl/q4N3U1

<註2> 終審庭判詞《律政司訴丘旭龍》﹙英文﹚
上文為筆者詮譯,原句出自判詞第1段「Equality is the antithesis of discrimination.」
http://goo.gl/hEVItW

<註3> 美國最高法院判詞《Obergefell v Hodges》﹙英文﹚
上文為筆者詮譯,原句出自判詞第11頁「The nature of injustice is that we may not always see it in our own times. The generations that wrote and ratified the Bill of Rights and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did not presume to know the extent of freedom in all of its dimensions, and so they entrusted to future generations a charter protecting the right of all persons to enjoy liberty as we learn its meaning.」以及第17頁「The limitation of marriage to opposite-sex couples may long have seemed natural and just, but its inconsistency with the central meaning of the fundamental right to marry is now manifest.」
http://goo.gl/8QheGA

<註4> 終審庭判詞《W訴婚姻登記官》﹙英文﹚
上文為筆者詮譯,原句出自判詞第84段「the Basic Law (and the ICCPR as given constitutional effect by the Bill of Rights and Article 39 of the Basic Law) are living instruments intended to meet changing needs and circumstances.」和同一段落的「When the position in Hong Kong in 2013 is examined, it is in our view clear that there have been significant changes which call into question the concept of marriage adopted」以及第94段的「official policies and societal attitudes have evolved, with post-operative transsexuals now being recognized as persons of their acquired gender for a whole range of purposes.」

<註5> 原句出自判詞第116段「Reliance on the absence of a majority consensus as a reason for rejecting a minority’s claim is inimical in principle to fundamental rights.」
http://goo.gl/GdxidP

<註6> 歐洲人權法院判詞《Oliari v Italy》﹙英文﹚
請參考判詞第144及181段
http://goo.gl/PxcQym

<註7> Pew Research Center《Growing Support for Gay Marriage》﹙英文﹚
http://goo.gl/tjJP1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