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pretending that he doesn't see?

2016/6/14 — 11:49

沒有約什麼人,就一條女去了這個悼念活動。有交易廣場跑上去,全身濕透。很高興遇上一些熟悉的面孔,還有,見到一位港大的同學,他從美國來的,大家沒有約定,但很清楚大家為什麼會在石板街這樣相聚。後來,同學還寫了 msg 給我。他說:「今天整天都心神恍惚,一直在擔心自己會這樣被謀殺。很開心見到老師和這麼多香港人 standing in solidarity, 以行動表示關心同志為了生存而要面對的爭戰。」是一個同志生活在一個暴力社會中真真實實的恐懼!

日間我跟好朋友 A 一直在 what's app, 他說到如果半夜兩點,自己在gay bar 遇上這樣的恐怖襲擊,他會向誰求救,會不會像其中一位年輕同志,一直send msg 向媽媽求救。他又想在生死的一剎那間,自己又能否把握機會,說句I love you 呢?(我們看到這兩母子的對話,都十分難過,不期然的代入了他們的臨別依依 ...)。

我和 A 都想到找同一個人,特別是在半夜,能找的人不多,絕對不能嚇親媽媽,所以要找一個能有一種醒目見到求救訊號會馬上行動的人。剝花生的人很多,會行動的人真是少之又少,好彩都有一個。

廣告

非常感謝大愛同盟和各個團體能在短短幾小時內籌備到這樣的一個悼念活動,還找到美國領事、加拿大領事和明白這件事事態多麼嚴重的人出席,希望我們一同站出來能建立到一種solidarity,可以給在恐懼中生活的同志一點安慰。也希望一點燭光能把我們的慰問,由香港送到 Orlando,給所有受到暴力創傷的朋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