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What is my battle?」

2016/1/15 — 10:25

今天接受了港台的訪問,談到李波被失蹤事件,這幾天我一直在問自己,我怎會變成會 comment on 這些事的一個人?Is this my battle? 完全覺得唔 ready, 但也只好頂硬上,這件事,一定要岀聲。

沒有想到原來 comment on 毛記電視分獎禮,也是一件這麼 sensitive 的事,我要不要也談談在現場看過這場 show 的感受?本來不說也可以,事情發展下來,還是不吐不快。

見到李國章出場,他的說話非常乞人憎,「政治干預」被它扭曲到死唔眼閉,我又怎能不繼續抗命?

廣告

還有一事,一直耿耿於懷。「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的工作報告在除夕悄悄地上載至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的網頁上。結論竟然是不支持性小眾反歧視立法, 只有慢必自己一個人在 say No!在各種令人不安的消息面前,很少人會去看這報告,根本沒有人會留意到這件事,死未?

這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花了兩年半時間開會,我和 Policy 21 花了很多時間做了一個全港最大型的 qualitative study, 訪問了二百多個 LGBTQ 朋友在實際生活上經歷過的歧視,和他們對立法的意見,結果,大多數受訪者都認為為政府應該立法,但最終小组報告並没有「建議立法」,令人十分沮喪。有小組委員竟然贊成那條「袋住先」的死橋:先不要再逼香港政府立法,不如做好教育,搞個約章……這種言論令人想死。除了梁美芬、關啟文,還有其他人支持袋住先,實在非常失望!政府竟然可以借這個小組過橋,把我們做的研究變成廢料,把立法保障性小眾的事一拖再拖,在一個不再講公義的社會,這件事是否太過微不足道?

廣告

星期日下午,我和大愛同盟希望邀請各界人士把這件事情說清楚。不過,明天的香港,有可能有另一單或更多單駭人聽聞的新聞,令到我們連說出一些關於性小眾的 well being 事情的空間都會被消滅?

今時今日,處處是戰場,好難頂!如果這個星期日下午不需要再上街遊行的話,可否請你 4:30 pm 來祐寧堂的 KUC Space 一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