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立村有時 3】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

2015/3/3 — 19:24

當地警察支持 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IET) 運動。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facebook

當地警察支持 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IET) 運動。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facebook

居住在元朗的鄉郊地方,身邊朋友都以為我的屋旁就是農田。其實這裡很多地方都已經建成三層高的房子,賣給外面的人,例如我們這家。

城市人搬回鄉村,一是想找便宜一點的房子,二是為了找回鄉土感覺。有些人就在自己的房子附近,種菜種果樹,面積不大,但足夠自得其樂,收成後就即日自己吃,或分一些給鄰居。有時回家吃晚飯,看到飯桌上有一碟翠緣的生菜,就知道鄰居又好心地贈菜了。即使白烚生菜清淡,但總輕易成為當日晚餐亮點,因為它真的是又爽又甜。

鄰居是利用村路間一幅約七平方米、呈三角形的空地種菜,三邊都是石屎小路。她花了不少心機,拔掉雜草,換上較肥沃的泥土,天天灑水除蟲。每天早上我路過小田,都會看到她戴著草帽,細心看每棵菜,認真料理這塊七平方米的田。

廣告

有天,我發現小田被蓋上一層沙,田中的作物都不翼而飛,感覺是有人搗亂過。後來得知,梁振英上任特首後,要相關官員做嘢,不論空置土地大小,都要將他們紀錄在案,作「非法佔用」處理。結果,地政總署以擅用官方土地的罪名,將滿有生機的小田移除,情願蓋上一層黃沙。故事尚未完結。鄰居見風聲不太緊,死心不息,將黃沙剷走,又再換上肥沃泥土,再次進行耕作。結果,今次地政採取更有霸氣的手法,索性蓋上石屎,並在中間豎立「政府土地」的告示,額外加了十條石屎柱在田外圍。如此勞師動眾去處理一幅七平方米的土地,好像它足夠用來解決香港住屋需要似的。一個政府竟要費煞思量處理有人非法用官地種植一百棵生菜,又怎會有空理會其他問題?

上月的 MaD 年會,來賓之一的是來自英國 Leeds Becket University 城市設計及規劃科高級講師 Dr Lindsay Smales。她跟觀眾分享了一個令城市人羡慕不已的故事。Todmorden 位於英格蘭北部,是約克郡 (Yorkshire) 以及蘭開夏郡 (Lancashire) 之間的一個城鎮。在 19 世紀,她是一個紡織業重鎮,人口曾達 25,000 人。二戰後,鎮裡工業逐漸式微,現時人口縮減至約 17,000 人,鎮裡居民大多是通勤者 (commuter) ,每天乘搭火車,到附近城鎮工作。

廣告

2008 年,英國社區領袖 Pamela Warhurst 跟當地六十位居民舉行了一次關於食物的會議。會上話題離不開自給自足,希望毋須依賴其他城鎮供應食材。他們講得出做得到,就成立了 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IET) 積極推行城市種植。Lindsay也是帶領整個行動的人員之一。他們在城裡尋找每一處可成為農地的角,種捲心菜、紅蘿䓒、香蔥等,希望在種植食材之餘,同時引起公眾注意。所以他們又稱這些農地為「propaganda garden」,希望這意想不到的一舉,會令公眾思考食物議題。這些「propaganda garden」在當地可謂無處不在,車路旁、學校、購物中心、醫癒中心,還有警局門口對出、甚至墳場旁的空地,也可發現它們的蹤影。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這個計劃有幾個原則,其中之一是所有田地,均由當地居民義務料理,希望鼓勵他們身體力行;另外則是居民可免費取走作物。當地警察甚至樂於支持運動,一起參與種植。運動展開,該鎮農作物供應量大幅上升 90% 。有學者在運動展開一年後進行調查,發現 47% 受訪者受運動啟發,也在家中種植。同年,英國皇儲查理斯王子更造訪當地,親身了解運動進行情況,表達支持。現時,IET積極在當地舉行導賞團,帶領訪客參觀各處的「propaganda garden」,至今英國已有約百個地方嚮應這個計劃。

分享會上,有人對在馬路邊種菜嘖嘖稱奇,問 Lindsay 如何確保食物安全。Lindsay 回應說,政府部門與合作伙伴的態度最緊要,只要大家能夠一起尋找最理想的種植地方,就不會出現安全問題。而一直以來,由這運動出產的食物都安全可靠。

其實這類民間發起的城市種植運動,並不是 Todmorden 獨有,在世界不同角落也有不少人正在發起綠色革命。

二次大戰時,美國政府為確保有穩定糧食供應,便在各城市推行 Victory Gardens 計劃,積極鼓勵國民在公園及私人住宅後院種植蔬菜、生果及香料。戰事完結後,不少波士頓居民還保留後院為種植空間。數十年間,不少當地人還自發成立非牟利機構,推動結合城市種植及社會福利的計劃。其中一個成功例子,是 Victory Programs Revision Urban Farm 。1990 年,一班在庇護中心居住的母親,為了讓孩子吃到健康的有機蔬果,自發在中心旁的空地耕作。後來計劃得到當地居民及地方政府支持,規模變得更大,組織人士就陸續購買一些空置的停車場用地,進行城市種植用途。他們更從當地墳場、動物園、警察部門的馬廄以及民居處收集泥土及動物糞便,用來做有機耕作的泥土和肥料;又向社區人士提供培訓課程,讓更多人能在自己的地方進行耕作,想吃什麼就種什麼。出產的食物,組織會以低廉價錢售予其他庇護中心及部份市內食肆,收入用來持續推廣計劃。

在城市種植自己的食物,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叫雅興,對香港政府來說,叫浪費土地資源。一塊土地在香港的價值,除了樓房,還是樓房,我們一直忽略土地可以帶給我們無限的可能性,割裂了跟土地的感情。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圖:Incredible Edible Todmorden Page

同場的另一位講者、來自鄉土學社的朱耀光說,土地是關於分享,跟鳥兒、昆蟲、泥土裡的生物以及身邊的村民,一起分享土地送給大家的禮物。跟土地建立連繫,是關乎對土地感恩。當我們感到餓了,就吃土地給我們的食物果腹;當我們病了,就在土地上找草藥治病。但城市人跟土地太疏離,食物都是進口得來,生病了都吃成藥,我們都誤以為生活是可以跟土地完全分割。朱耀光跟他志同道合的城市人,就在上水華山村設立鄉土學社,讓自己回歸鄉土之餘,積極向城市人推廣鄉土生活。他還特意帶一些蕃茄、粟米等農作物到現場,叫現場人士盡情的吃。大家都不能相信,香港可能種出如此鮮甜的蔬菜。而眾人在分享、傳遞這些來自自己地方的蔬果時,跟身邊人也打破隔膜,距離拉近了。

Dr Lindsay Smales 與朱耀光分享會

Dr Lindsay Smales 與朱耀光分享會

有時在想,城市裡的人感到跟其他人疏離,會不會就是因為自己常立足於石屎地上?讓土地和生活回歸到「種」,會不會是很多城市病的解藥?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