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6/19 - 19:04

來自一名前線記者的呼籲

於 6.12 警民衝突中採訪的記者(Peter Wong 攝)

於 6.12 警民衝突中採訪的記者(Peter Wong 攝)

趁上一波群眾運動暫告一段落,下一波運動即將再起之際,希望提出幾點呼籲。

一、不要扮記者

不要扮記者、不要扮記者、不要扮記者,這點最重要,必須不斷重覆強調。

廣告

警方在今次行動中,已經多次以有人假扮記者、發現假的記者證為由,對持證記者截查、搜身,目前無法證實警方說法真偽,但已經有足夠理由讓警方行動。

必須指出,即使持有真的記者證,不代表會通行無阻,看看過去幾天一眾行家的遭遇,當知此言非虛;而即使持證記者,一旦參與示威活動,同樣會被控,過去已有案例,簡言之,記者證絕對不是護身符;反過來說,一旦有人行使假的記者證,唯一的後果是被加控行使虛假文書,更會予人口實針對真記者,所以,千萬不要扮記者。

二、不要趕記者、擋鏡頭

已經不此一次,有前線記者在集會現場被阻鏡頭以至驅趕,無必要搬出「前線無辜」這類說法,簡單的理據是,在衝突現場,鏡頭愈多愈好。

雖然無法控制經剪輯的片段會如何,亦不敢否定是否有個別傳媒會在剪輯片段時帶有特定 agenda,但到 2019 年,在衝突現場絕大部份片段都會「直播」出街,這點非常重要,直播鏡頭多、時間長,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片段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例如拍到有人掟磚是 NOW TV 的直播、影到示威者頭部中彈的是 TVB,理應可以說明,針對特定傳媒的阻撓其實並無意義,這一點對抗爭者和警方皆然。

而且當今科技發達,一旦播出的片段根本無法消去,愈多鏡頭和記者在場,愈能以更多角度紀錄現場實況,對還原真相愈有幫助,亦能更有效監測公權力的運用,所以請不要趕記者、擋鏡頭。

三、不要隨便指控傳媒故意點相

經常有抗爭者要求記者,「唔好影樣」。

當然,任何人都有權要求不被拍攝,在可行狀況下,記者都樂於配合,但有一點必須注意,就是在兵荒馬亂之際,要求記者不拍攝面貌,其實是強人所難,在衝突場面攝影師通常會長 roll,那時候攝影機的 view finder 等同他們的眼晴,要他們在人頭湧湧的混亂場面,又要拍攝重點又要避開所有人面,其實不可能。

還記得雨傘運動那張登上時代週刊的照片嗎?抗爭者在催淚煙中手持雨傘,試想如這張照片避開了事主的面部,會變成甚麼樣子?

這裡要先澄清一點,在一般情況下,記者不會故意拍攝在場人士大頭:因為無需要。所謂記者幫當局「點相」,絕對是無奚之談(這裡指的是真正的專業記者)。知道一定會有人反駁,經常有記者站得很近拍攝,建議各位看看最終播出的版本,有多少是大特寫鏡頭,專門捕捉在場人士的樣子,應該絕無僅有;更重要的是,以現時的器材水平,如果有意要拍攝特定人士的大頭以「點相」,反而應該站得遠一點再 zoom,或用長鏡遠吊,會故意站在面前拍攝,讓對方提高警覺,恐怕只有那些挑機的大媽才會做;更重要的一點是,現時警方拍攝隊、閉路電視以至警員的隨身鏡頭,數量遠超所有傳媒的總和,警方並無需要記者「幫忙」,記者亦不會幫忙。

當然,這些「誤會」(也可能有部份不是誤會),根源於傳媒和公眾缺乏信任,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化解得了,要建立信任亦不容易,但希望無論持任何立場的人士,都可以思考這幾點呼籲,讓記者能在不受干擾下完成工作。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