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統媒體全面淪陷,港人還可自救麼?

2016/8/3 — 17:1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三年前,習近平在內部講話中多次提到要向媒體「亮劍」後,內地傳媒生態隨即急促惡化,到最近黨內最後一把代表改革派聲音的炎黃春秋,也成為了「亮劍」的犧牲品。這股殺氣騰騰氣氛,不但籠罩著中國大陸,香港亦難倖免。

亞視赤化,很多電視新聞迷說,無所謂,反正TVB還在,到兩年前,TVB亦正式被中共黨員黎瑞剛收購,香港人仍會說,只要每月付出月費,我們仍有NOW, 我們仍有CABLE。但沒有多少人了解到,在習近平喊出「全面搶佔境內外輿論陣地」後,中央的胃口已不單單是大眾免費傳播媒體,連收費媒介亦不能放過。

至於其他媒體,南華早報、明報相繼全面赤化,信報在驅逐練乙錚後,也都奄奄一息。

廣告

上世紀香港進入後過渡年代,北京利用親中港商、或是在大陸有龐大經濟利益的財團取締文人辦報年代,以間接方法控制主流傳媒,長期以來由本地財團收買和改造一眾由記者出身的新聞部主管,這一批人,在八十年代入行,乘著8964事件冒起,九十年代,他們都打著維護香港新聞自由的口號,順利晉升管理階層,可惜在回歸之後,這一批人逐一變臉,處理新聞時的思維模式,從以往的滿腔熱誠,淪落至處處維護既得利益階層,甚至有人終日攀附權貴,對著建制以外政治團體時,表現得理直氣壯,但面對權貴時,早已退化成唯唯諾諾的動物。

傳媒高層不斷淪落

廣告

除了信報的郭艷明和TVB的袁志偉,同是在八十年代出身的新聞處長梁家榮,可謂是這一批人當中的代表人物,他們訓斥前線人員時,滿口新聞理論道德,但面對上層壓力時,在當權者眼中,這類新聞工作者利用價值最高,因為他們在行內具威望,了解新聞運作,以前輩之名控制前線記者,深明殺人不見血的道理。他們首要任務,早已不是滿足受眾的知情權,而是無時無刻忖測官方的心意,以平衡客觀報道作為掩飾,把所有政治新聞和諧掉。

最近的例子,就是在南海主權爭議、港獨、甚至是對習近平的評論,都直接收到了中聯職的指示,報道角度都不能超越官方的底線。換言之,香港人只能以官方口徑了解事件。

越來越多人說,香港傳統的紙媒、電視,已經進入沒落的深淵,而且正加速墮落

要了解這類曾經擁抱新聞自由的高管,其實不太難,不外乎是為了個人權位、金錢、甚至女色,當然還有部分愛國人士,又或是中共過去廿多年來一直培育的卧底。總之,傳統媒體早已腐爛到無可救藥的境地。

相信再過幾年,被赤化的媒體終將步亞洲電視的後塵,在公信力消耗怠盡,被主流社會拋棄後,在中央心目中利用價值大減,財政支持自然會終止。

香港人自組新聞媒體可行麼?

在十多年前,市民沒有選擇權,失去公信力的媒體仍能維持下去,原因是觀眾沒有選擇權,但到今日,情況已經完全改變,通訊科技進步,新媒體已無處不在,稍有知識和年青一輩,早已視傳統新聞媒體為過時的產物,而主要的原因,就是傳統媒體早已去了權威。

現在新媒體發展進入樽頸,問題在於未能重建傳統媒體往日的公信力,大多只是宣揚主張,未能客觀報道事實,當然,由於不被既有社會體制認可,能接觸的消息面相當有限,因此很多只能發展為小眾媒體,不能跨越社會各階層。

其實,香港人是否想過,既然文人辦報已死,財團經營方式亦已證實失敗,在這樣受政治壓抑的社會環境下,為何不能由香港人自己出資營辦一間具規模的新聞機構。

現在新聞機構相繼淪陷,管理層變質,但下面還有一大批堅守道德底線的新聞工作者,如果公眾能給與他們足夠的資源,或許,香港的新聞自由,還有一點希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