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統媒體的冬天,新媒體的春天?

2015/9/10 — 20:16

同樣道理,為何大家看新聞時不能像看合約一樣,check仔細點,多問幾句為什么呢?多問幾句,真正客觀的事實就會浮現。被某些媒體呃過幾次,以后就不會再信它。 ( 圖片來源: VIKTOR HANACEK )

同樣道理,為何大家看新聞時不能像看合約一樣,check仔細點,多問幾句為什么呢?多問幾句,真正客觀的事實就會浮現。被某些媒體呃過幾次,以后就不會再信它。 ( 圖片來源: VIKTOR HANACEK )

7月的《光明頂》節目里,陶傑連續幾日做了一個『媒體冬天』的專題,最近也看了不少探討媒體的未來的文章,例如端傳媒的《香港媒體戰》,還有一些英文觀點,大致都是說新的時代需要新的媒體傳統媒體已死。這些文章都很長,但不及陶傑的三言兩語,陶傑不愧是BBC浸過8年的傳媒老鳥,難怪很多機構請他顧問,他的確是有料到的。

陶傑大致意思是:傳統紙媒在及時性上是追不到新媒體了。它的長處在於深度,然後隨口舉了幾個例子:外資大量離開中國;非洲排華;美國去年驅逐800個中國留學生懷疑他們學歷造假。這些新聞在及時滾動新聞里不算突出。紙媒應該跟進做深度,讀者需要這些新聞的深度信息。就會花7文買份報紙。

廣告

紙媒如何選題,如何報道,視野比資訊重要

陶傑此番說話的背後,有個關於傳媒恒久不變的理論支撐:媒體不僅提供知識,資訊,媒體還應該開闊人的視野。媒體不僅僅要報道身邊事,更要報道遙遠的地方發生了什麼。身邊的事,是給讀者資訊,而遙遠的事則是開拓讀者視野。尤其是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和平年代,視野比資訊更重要。非即時性的深度新聞,輔以專業分析,的確可令人眼界大開,長期耳濡目染,讀者智慧就會成長。這就是所謂的媒體自由開啟民智,提高全民質素。

廣告

陶傑是經歷過香港媒體輝煌時代的人,也可說是最後一代經歷過這個輝煌時期的文人。他回憶說以前報館會養一批老報人。專做評論分析。而如今這些人都因應成本縮減而退休(裁掉了),特約評論員制度固然可以縮減成本,但這和所有的outsource工作一樣,質素是無法保證的。這些已經不再外出采訪的老人其實是報紙的核心價值。靈魂。裁掉這些老人,是紙媒死亡的開始。

紙媒深度報道現狀:

事實粗疏,情緒先行。選題小器,貽笑大方。

事實的確如此,今天的平面媒體(報紙雜志)的深度報道,事實報道做的粗糙簡陋,情緒行先,對基本事實不求甚解。讀者又怎會愿意出7文買一些可以免費看到的資訊?文匯報寫黃之峰的報道,竟然寫到面相,固然令人發笑(此乃他們一貫質素)。蘋果日報的報道也有不少罔顧事實的特寫令人不敢恭維(例如把參與俄羅斯閱兵的劉霞報道稱劉曉波夫人劉霞,例如臺灣反修改教科書運動報道時,沒有一篇報道涉及具體修改了哪些內容)。以內容扎實穩健著稱的《明報》竟然對年輕人坐地鐵是否讓座這樣既無聊又無用的選題大做文章,實在是令人驚詫香港的媒體質素跌到這樣的水平。這些選題,屬於常識之列,根本沒有任何報道價值,不能提供新資訊,更談不上開拓視野。實在是無話找話說。香港目前為止,都是個言論自由的地區。有諸多中國內地媒體想做而不能做的選題,不去挖掘,居然寫出這樣的報道。應該反省。這樣下去,報紙死亡,實屬正常。

新媒體的崛起:

文本質素專業,選題優良。

反而在新媒體看到了符合上述論述的深度報道,遠如端傳媒做的天津瑞海倉附近因爆炸而頓失家園的所謂中產一夜之間變訪民的故事。身邊如立場新聞做的『最後的防線』系列深度報道。這些報道文本質素非常專業。故事性強增加了可讀性。選擇的角度宏大(不是地鐵是否讓座這種雞毛蒜皮,而是事關司法獨立的大是大非),所提供的資訊,展現的視野,是當下香港傳統媒體缺失的。

對讀者的要求:

廣泛吸收,獨立思考。

回到最古老的起點,當你花錢時,一定會check 仔細張單,想一想,你簽手機plan,電視合約時,會不會情緒行先,因為你趕住看球賽,不看細則就簽了約?也許會,但被騙一次下次就會小心。

同樣道理,為何大家看新聞時不能像看合約一樣,check仔細點,多問幾句為什麼呢?多問幾句,真正客觀的事實就會浮現。被某些媒體呃過幾次,以後就不會再信它。這本是常識。讓事實自己說話,是非、立場自然顯現。情緒會偏激,會出錯,預設立場的媒體因為想達成某種Agenda會有諸多疏漏,而只要你掌握最樸素簡單的蘇格拉底盤問法,多問一問,多想一想。多獲取一些事實,事實永遠不會騙你。

社會紛爭,源自基本事實不清晰

許多社會紛爭,其實都是源自事實不清,情緒行先。我做過統計調查,佔中時,很多反佔中的人,都經不起我關於事實的盤問,我只是問問他們對佔中的基本事實究竟了解多少(誰發起,起因?,目的?,具體影響?),他們已經答不上來。而他們憑空而來的反佔中情緒,則來自他們經常會訪問的媒體---在我看來,這樣不經思考的吸收資訊,比被電訊公司騙簽合約嚴重的多。合約最多騙你幾千文,而不負責任的媒體則把人變成傻瓜。同樣的話題,如反水貨行動和維持經濟穩定派,退聯不退聯。我很少見到傳統媒體能夠扎實穩健的把這些議題涉及的基本事實寫清楚。它們的慣常做法時找一個支持的一個反對的,各自說幾句話當作觀點平衡,交差了事。

以上議題中的基本事實,我是從新媒體獲得的。新媒體不僅提供了高度及時的信息,深度報道也做的不錯,而且真正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讀者對資訊與視野的需求永遠存在。只是會付錢給提供這些服務的媒體。所以我會把以前買報紙雜志的錢,捐助給新媒體。

香港媒體的輝煌時代

回到陶傑的青少年時代,香港有十幾份報紙,共產黨辦報,國民黨辦報,文人辦報,黑道辦報。雜志也不少。高雅文藝的,色情通俗的,原創的小說,譯介的詩歌,可謂包羅萬有。那是個全社會都欣欣向榮的時代,媒體沒有天天強調正能量而正能量滿溢的時代,在這樣的大時代里,陶傑從小學開始投稿,從認字開始看報,看漫畫,寫詩,了解外面的世界,在青年時代,做出人生選擇。如今他也經常在廣播節目(商台:陶言無忌,光明頂,陶傑評天下)中引述一些擴闊視野的新聞或者評論。陶傑跨多界都有得撈。因為真有料到。

如今香港的『世界仔』越來越少。主流價值觀漸漸變得狹隘自閉,失去了應有的自信坦然。和這些年媒體質素的下降有必然關系。希望現在勃興的這一大波新媒體,能夠再次创造出一個媒体繁榮的大時代。

 

注:

端傳媒:不堪一擊中產夢 爆炸把業主變成訪民

香港媒體戰(

立場新聞:最後的防線 3 大奇蹟日不是奇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