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檯食飯暗中反檯 傳媒的階級矛盾

2016/4/26 — 15:26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撰文多年。本系列文章,作者由安裕被炒一事說起。(《明報》《星期日生活》一角)

姜國元,筆名安裕,在明報撰文多年。本系列文章,作者由安裕被炒一事說起。(《明報》《星期日生活》一角)

作者按:北風刺骨,經濟不景,傳媒行業又陷入寒冬;社會矛盾加劇,對記者的理解、誤解、批評愈來愈多。站在風浪口的前線新聞工作者,愈發覺得無力而孤獨。但在批評責難中,何不花點時間,了解下這個行業這些人?(本文為系列文章之一)

還是由安裕被炒一事說起。

這邊廂,新聞行政人員協會,一眾傳媒高層,和因女兒行李風波一頭煙的梁振英、官司在身的的曾蔭權、官到無求膽自大的林鄭月娥、疑似特首黑馬曾俊華,官蓋雲集把酒言歡樂也融融。

廣告

那邊廂,明報職工協會因執行總編姜國元突然被炒義憤填膺,包圍鍾天祥要求交代,行內一片哀鴻,七個傳媒組織發表聯合聲明聲援,專欄作家「開天窗」抗議,工會甚至要自願「減飯錢」,以換回安裕。

有如平行時空,高層和前線喜憂之間的錯落分明,展露了這行業曠持日久的矛盾:一邊是握有權力的高層,一邊是「收order」做事的記者。

廣告

朋友聽過這個立論後,大都回以:「鬼唔知你阿媽係女人咩,我同屋企人食飯都係咁啦。」

對,有如家人同檯食飯,父執輩一般是「藍絲」,立場保守,追求社會穩定;年輕一輩非「本土」則「左膠」,對現實不公感到憤怒。

我說,雖然「阿媽係女人」,但這種階級矛盾,卻是理解今天香港傳媒種種現象的鎖匙。

(說傳媒高層都比前線保守或親建制,並非「隨口嗡」,過去亦有學者做過相關研究,如李立峰、陳韜文09年,頭盔帶穩,為免趕客,不贅。)

「河蟹」是怎樣煉成的?

說香港傳媒高層「河蟹」,難道他們天生如此??未必。

雖說高層,但其實大部份傳媒管理人員都是「打份工」,而他們幕後的傳媒金主,大都有以下特質:

1.人大或政協(星島何柱國、經濟馮紹波)

2.與內地有重大生意往來(明報張曉卿、TVB)

3.內地資金(南華早報馬雲、未執笠的亞視)

生意人最懂見風使舵,要確保自己旗下的傳媒夠「乖」,免北大人生氣,甚或獲得寵幸,最佳方法是甚麼?

答:讓安心的人出任適當的位置,做適當的事。

例子?從風光明媚的馬來亞遠渡香江的鍾天祥,難道是來香港食蛋撻的嗎?

廣告的賞罰 摸酒杯底的誘惑

單單金主因素,其實不足以說明,還有最少兩個原因值得考量。

其一,傳媒最大經濟命脈:廣告商。很簡單,看看蘋果日報愈來愈薄,中資地產銀行廣告近乎失蹤,某些報章則財源廣進,作為CEO,你要原則還是執笠?

其二,三不五時會有高官大員和你「飯聚」,月旦時事互派高帽,一嘗由一介「打工仔」涉入權力核心(的錯覺),偶爾送「政府消息人士」、「權威消息人士」,甚至安排一些緣份:例如在茫茫人海偶遇剛剛回港的李波,還不識做? 

Carrot and stick,並非高層都是某種人,而是

A. 只有某種人才能成為高層

B. 成為高層就會(被迫也好自願也罷)變成某種人

換個高層 有無咁大影響呀?

有,絕對有。

傳媒機構上下一心,為重大新聞搞盡腦汁,高層、記者擠在新聞室中邊抽煙邊「度橋」,構思如何取材求證,趕在死線前完稿,大家衝往印刷機看頭版…

幻想完畢。

首先,辦公室現已禁煙。

而現實中,有權者和無權者壁壘分明;「有權者」閉門開會、無權者坐等結果。各組組長、採主,和一眾總編階級,每日花大量時間開會閉門造車,如食藥般一日三次,多則五次,然後生產出「菜單」,公布然後大家分頭「做野」。

所謂菜單,包括當日要處理那些新聞,甚麼是頭二三條,以甚麼角度切入等等。

有「有權入房開會人士」透露,會議大致如下:領導點評時事一番,親信隨口附和,循例邀請他人發言,然後由領導一鎚定音,和平散去。

說到底,還是權力最大的人說了算,前輩區某稱為「總編輯自主」。(當然其實可能大部份行業都一樣。)

前線記者的絕望反擊

這種閉門造車的密室會議決策機制,令理應「自己新聞自己寫」的前線記者,只能在決策初段提出「意見」,到有結果時已塵埃落定,近乎無法逆轉。

「Objection!我反對。」

可惜新聞室不是法庭,面對你的反對,開完會的中層,往往會擺出一副「無能為力」的表情。

面對這樣的情況,記者只有兩個選擇:

做/唔做

「唔做」,分為即時「唔做」,和稍後「唔做」。即時「唔做」者,拒絕執行上司命令,輕則收warning、重則即炒;稍後「唔做」者,自行遞信出走。

所以,某些傳媒機構三朝兩日就會爆發「離職潮」,出走者往往都意有所指,欲言又止。

做下去又如何?

改不了版面先後嗎?覺得重要的盡量寫長些;做不了頭條嗎?爭取起條好題、落張靚相;高層似乎要「造」某派人嗎?盡量公道讓其回應,甚至做多兩個訪問溝淡平衡;日常新聞缺乏空間嗎?那就做「自己故」自說自話;政治議題必須站某邊嗎?多做民生新聞同樣能為民發聲。

這種無聲的抗爭,每分每秒上演。

但記者捱打到某個點,也會在沉默中爆發,或聯署或靜坐,也有些人會走得更前,成立工會團結前線和管理層對著幹。

看懂了這,就會明白為何會有鍾天祥、為何會有姜國元,為何有些傳媒的社論和新聞「精神分裂」了嗎?

「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