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曉東:不是報道新聞 而是發掘新聞

2015/9/7 — 17:10

吳曉東。攝:朝雲

吳曉東。攝:朝雲

【文:朝雲】

5/9 香港國際攝影節論壇

吳曉東以他的孩子為話頭。他和太太一直不讓孩子吃糖,吃雪糕。但到孩子滿三歲,在婚宴上吃到賓客送贈的糖,從此知道糖的是什麼。

廣告

現在孩子每逢逛街,每往超市,開始會嚷「爸爸要買糖!」

他說這粒糖就像即時新聞。自它出現以後,食緊飯,搭緊車,大家都渴望看最新消息。推動媒體鬥快趕即時新聞,以滿足消費者。

廣告

他回思自己八十年代入行,從前的新聞是在告訴讀書,他們需要知道什麼,記者才須報道。但即時新聞貫穿全日24小時,在無限的訊息競賽中,不是什麼都同等重要。

他說傳統的old school journalist,強調提供資訊,乃資公眾從中決擇,每天要做的新聞有限。但現在資訊爆棚,無論有事沒事,為了應時都要拍幾張相update。究竟梁振英扑咪的照片是否一定重要?究竟讀者是否需要即時看到梁的扑咪相?其實讀者並不需要。

但新聞界遭商業蠶食得非常嚴重,為點擊率而生存,不斷更新,追求利潤。他形容與毒癮無異,面對時代的選擇,大家都身陷其中別無選擇,迎合時代。

他引述2012年的統計,一張圖片在社交網絡,點擊率平均比文字高兩倍;幾年後再發現,一段短片在社交網絡,點擊率平均比圖片、文字高十二倍。所以蘋果率先搞動新聞轉型。

當新聞流於一盤生意,新聞工作者必須犧牲從前快樂的日子,擁抱即時新聞,不斷更新。

他說記者在新聞現場,都應自問如何自處。無論在香港,還是在伊拉克,他都會問自己:我點解嚟依度?

除了是採訪主任叫自己過來,還要自問,為何須要自己身在現場報道?時有投訴謂公民記者妨礙正職記者工作,可能不少公民記者未受專業訓練,僅憑滿腔熱誠,站到前線記錄,卻未曾思考自己真正的使命。

他說自己去過佔領現場,詫異於攝影人數實在太多,多到做不到事。正職記者不僅要應付新聞,還須應付現場太多相機,現在要拍一張沒有相機在前的乾淨相,已經幾無可能,一定會影到識或不識的行家,這是記者前所未有的挑戰。

現在雖已有機械人記者,通過大數據分析,取代真人撰寫財經分析,然而攝記的工作,機械人萬難取代。但公民記者的冒起,正取締部分正職記者。

所以他成立Factwire,專注於調查報道。將延攬一批精英記者,回歸記者在學院讀書,所推崇的使命:不是報道新聞,而是發掘新聞。

現時已經有太多記者從事記錄,但發掘新聞的工作,暫無法被公民記者取代。新成立的Factwire將通過眾籌,突破商業枷鎖,花時間針對議題,挖掘深度報道。

「記者最重要是一個誠實的人」

在討論環節,筆者問到,過去新聞攝影的操守十分嚴格,裁邊已屬大逆不道;但現在PS十分方便,大家都忍不住較光、修葺照片;而且拍片當道,剪片更無可避免,記者兼任導演,應該如何取捨?

另一問題,就是當媒體轉投網絡,輿論時或大加追捧,時或大興問罪,報道與群眾愈益密切,亦愈易受輿情左右,應該如何自處?

攝影記者協會主席劉國權回應,修圖的問題,國際一直在爭論。在今年的新聞攝影比賽,大半評審都同意,處理過頭的相片,無論多優秀都不予入選。

劉承認如何處理才算過當,國際莫衷一是,沒有明確的界線。主持孫樹坤說,何謂過火,需要討論,但也一定要有底線。朋輩和同行壓力,也能構成監督,但公民記者不受編輯制肘,似乎正面對此問題。

吳曉東說,記者最基本的要求,除了應有的專業判斷,最重要是一個誠實的人。

他播放在大學教導後進的影片,初見一女士大叫救命,追趕一男子。不同的拍攝者,拍下這一幕,放到網上,或會得出不判斷,也許是劫案,或者是家庭糾紛等等。

但當我們不必趕即時新聞,留待下文,見到前面原來有BB車。之前的誤判已不復再,原來男士在幫太太。

所以吳說他從來不buy「有圖有真相」。為了求即時,趕新聞,我們也許錯過很多事實。

若我們懷抱立場,不忠於自己,不忠於公眾利益,影相拍片時,刻意裁走不欲見人的事,就不夠誠實。

吳說影像的力量好大,可以改變世界,誠實是記者必備的品質。但記者不同醫生律師,沒有工會或委員會,懲處失信的同業。新聞工作誠為專業,卻缺乏制裁的制度,唯有依賴自律。

主持孫樹坤總結說:「過得自己良心,過得自己客觀尺度,你就係記者。」

***

專訪

問:Factwire(傳真社)強調,不是去問新聞,而是要發掘新聞,是否徹底不扑咪?不少嚴肅媒體在網絡,也不免要放些萌貓相,萌犬片「呃like」,難道傳真社完全不做?其他國際通訊社,也會有分析評論,傳真社會否兼顧?

吳曉東:絕對唔會。除非有一個議題,已經發掘到新聞,須要找當事人對質,而他剛巧會出席一個扑咪的場合,我們才會去質詢。

我們不會做引述的新聞。這些新聞只是意見,例如問梁愛詩,對梁振英出席閱兵有何感想,她說的不過是意見,不是事實。

公眾對社會議題,需賴以事實作出判斷,而非意見。意見從來不是新聞,而事實需要記者發掘。除非對方良心發現,否則你永遠問不出事實,就算問到事實,也須要求證,意見才能成為事實。

我地(傳真社)能夠「呃like」的只有事實。或者說,事實是我們唯一俾人like的東西,而非裝飾新聞。

只要事實為公眾所需要,自然有人會like。我們別無旁騖,不會搞評論,專注一件事,就是發掘事實的報道。

問:傳真社的理想編制是幾多人?

答:十個人。現在正請人直到月尾。下個月就開始面試。

除了大多數人屬調查組,還有一兩人屬新聞組。後者也會跑新聞,去立會,特首記者會等等。新聞組是調查組的耳目,與外界保持溝通,收料作為通訊社的橋樑,使埋頭苦幹的調查部不至成為孤島,為他們尋找線索和題材。

新聞組當然也會有報道出街,但不會求快,會逗留更久,做更深入的採訪,發不同於一般報館的採訪稿。

問:會否派駐外記者?

答:會。但礙於資金和人手,眾籌的錢要用得其所。第一年只會在最重要的海外新聞,例如天津爆炸,泰國爆炸等情況下,派駐記者。

但我們派遣記者亦非純粹報道。例如泰國爆炸,許多人都取得一手報道。我們則會去探究爆炸的起因,疑犯的背景動機等等。而非去報道爆炸情況,多少人死傷等等,太多人做,用不著我們。我們派記者還是要去掌握事實。

問:傳真社幾時正式開張?

答:請好記者,公司註冊等手續完成,預計明年首季能夠正式開工,到季尾開始有報道。因為新記者正式離職,轉投傳真社,依然需要點時日等待。

問:新成立的端傳媒,和快將創刊的香港01,似乎都走深度路線。最近新報成報方歷挫折,蘋果正逢困頓,會不會擔心香港市場太小,出現惡性競爭?

答:不會出現競爭。我們是一個通訊社,它們都是客戶,將來大有機會買我們的稿。它們愈多愈好,重視調查報道的話仲好。調查報道各有各做,不會重覆,我們從事的工作,正適合它們採用。

發表意見